网志年会之后

火炬说《这个演讲让我后悔没有去广州》,但是我却庆幸没有去参加这届网志年会——当然与杨恒均的演讲无关,他讲得很不错。只是我觉得这些年来,网志年会已经越来越变味了。其理由于火炬差不多:


实潜台词是,不管是博客还是网志,如果又变的被和XX,王XX什么的变成了主流,那和CCAV,人民X报还有个什么鸟区别。如果去中心化去出来了新的中
心,而且这个中心如果成天就写点能逗人乐乐的尖酸文章,没点实际作用,如果大部分人们都放弃思考的权利,变成某些无聊人的粉丝,那么就让网志也和CCAV
一起见鬼去好了。

但我不认为和某人或王某人会是什么中心,逗乐的尖酸文章也没有什么不好,王小波说过,这个世界最需要的就是有趣,然而这很难。至于说把和某人王某人换成莫之许连岳等牛博诸牛人(包括安替之类非牛博之牛人,以及北风、ZOLA等亚牛人),我以为没有什么不同。


就是我为什么对此届年会不感冒的主要原因:

牛人满天飞,到处都是商业计划,就连门户网站们也没有放过这届年会。

如果说和菜头、连岳、安替等人就是网志圈子
的三个代表,那么我只能说这个圈子与我无关。因为这样的网志与方兴东的博客有什么不同?与新浪的博客又有什么不同?无非是换了一批主角。

谁还记得2006年底《时代周刊》的那个年度人物——“YOU”呢?

距离第一届网志年会已经过去四年了,我很怀念它。

《网志年会之后》有7个想法

  1.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你不喜欢它,所以不参加,而正是你不参加,所以它更加缺乏多样性。
    或者说,你先规划了一个先验的主流/非主流,所以你根据自己的先验框架而选择,导致这个框架明显出现,最后你认为你验证了你的论点。
    我认为这是不能成立的,我参加了,很多孩子也都参加了,在我们心里,年会是多样化的。

  2. 第一届看上去比较纯洁,可也是,想找投资的来找投资,小圈子的搞小圈子,外媒来找不与政府合作者(可惜Zola那时候还没有因为某些事情而更加出名)。
    总的感觉就是Blogger们在一起欢度节日,但某种程度上被某些人利用了。

  3. 其实我更愿意看到一个blogger们在一起欢度节日的大会。
    网志年会是要自己出钱去的,如果这样一个会变成商业会议,那么还是很遗憾的。我也很怀念第一届。
    不过,也许是我们老了,第一代的blogger们都自己忙活自己的,也没人管其他的了。你,我,也都是如此。
    那么,现在的时代是他们的了,所以不去也就不去了。
    我说后悔,是能在一个公众场合看到这种演讲,很惊人。广州毕竟还是和北京不同的。

  4. @Aether
    我的看法并不是单就这一届而言,而是这四届以来的一种趋势。至少之前两届我是计划参加的,只是因为时间冲突而未能成行。当然,你也可能是对了,只是因为我之前有两届没有参加,所以脱节了。现在的年会也许有它新的特点,只是我仍然怀念第一届。
    @virushuo
    杨恒均的演讲应该说并没有超出他以往BLOG内容的特别之处。当然,你说和北京不同这点我很同意,中国的其它地方应该都和北京不同。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5. 那样恒均是个异数,他什么话都敢说,你去看看他的博客就知道了,他其实好像已经成为当今最猛的博客里。他每一篇文章都直接对体制。

  6. 别的是博主和朋友的私事,不说。
    只说一点不同看法——和菜头并不“总”是写逗人乐乐的尖酸文章,随便举两个例子——“关于最好金龟换酒同学”http://www.hecaitou.net/?p=2795或者“怎么好意思对人民开口”http://www.hecaitou.net/?p=3828,这样的文章说明他对身边的人和事,也有严肃的思考。
    BTW: 非常同意——这个世界最需要的就是有趣,尽管(and尤其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无趣的变态社会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