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就是艺术

萧沉此文《一個例證–略談藝術與非藝術的本質區別–》显然还是在为今年平遥展上莫毅的那床大红被子辩护,但是我仍然还是要继续B4那床被子。

就拿萧沉自己的比喻来说好了,他说:


如某人用毛筆隨便在一張紙上寫幾行字,無論寫的好壞,如果他很不在意地將這張紙隨手塞在一大摞習字草稿堆裏,那這張紙就不會成為使人重視的書法作品,就是
既很生活也很隨意化的一張習字筆跡,沒太多價值,也不具藝術作品的特性。反之,一旦將這張紙有意挑選出來,並抱著非常虔敬的態度精心裝裱後掛在客廳或書房
的牆壁上時,這張紙的性質就變了,字的主題就被放大突出出來,觀看者也就意識到書寫者對這張紙的態度很虔敬很重視,也就會以同樣虔敬的心態來欣賞與思考這
張紙所傳遞出的內容或消息

但是如果这个人只是一个贩夫走卒,即使他有意挑选了自己写的字,精心装裱后挂在家里客厅上,也最多只能被他的熟人恭维几句,无法成为大众认可的艺术作品。而反之,一个功成名就的书法名家,即便是平时练字后丢在废纸篓里的字纸也可能被人捡去当作艺术品供起来。

如果如萧沉所说的这样就算是艺术,那我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不过萧沉这篇《其實攝影就是根儿葱!》我同意,但是……呵呵,就那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