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与中国式资本主义

前几天汇源被并购了,然后就有一些人在大谈民族品牌的问题。其实这没什么好谈的,汇源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前车之鉴的小护士和大宝并不是很远的事情。

朱新礼为什么会选择放弃一手创建的汇源?其中原因肯定是很多的。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忽然想到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里谈到的所谓“资本主义精神”。好吧,我坦白,这书我没有看完,就看到“资本主义精神”这一章。

我认为,当下的中国就是处于一种具备了资本主义的“形”却空无资本主义的“神”的一种状态下。

关于韦伯所说的“资本主义精神”,我的理解就是把“通过自身努力不断赚取更多的财富”看作是一种正当的道德伦理观点,是值得被鼓励的。正是这种精神造就并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伯的观点是认为这种精神来自于新教,这个宗教的问题我就没有研究了,不提。不过谈到信仰的问题,很早以前我就意识到,中国的情况近于一种信仰真空的状态
——文革把中华传统信仰粉碎得一干二净,改革开放又把老毛建立起来的毛氏共产主义信仰(其实就是对毛本人的信仰)粉碎得差不多了,中国人处于一种几乎没有
信仰的状态(个人认为这是某邪教之所以能够崛起的基本原因,丫就是占了这么个便宜罢了)。

有一种说法是这么说的:人一旦没有了信仰就无所畏惧,而人一旦无所畏惧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于是,这种有形无神的中国式资本主义现状浮现出来。

回到汇源的话题上。

我不认为朱新礼当初创办汇源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以一个好价钱卖给可口可乐。现在之所以要卖显然是因为已经做不下去了,这跟民族品牌什么的没有太大的关系。

而做不下去的原因也不完全在于汇源内部,我更倾向于批判外部的这个中国式资本主义环境。

单从资本主义精神来说,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为什么在中国就不存在呢?我想这并不完全是因为宗教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体制环境对这种精神有毁灭作用。

资本主义精神的核心在于一种持续不断的发展,表现为努力使财富不断增长。但是中国并不提供这样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环境——特别是对中小型和/或民营企业。

很久以前,政府说过要抓大放小,搞得大家以为中小企业真的自由了——不就是自生自灭嘛,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生出来就不怕灭。然而现在大家应该都悟了抓大是肯定的,放小其实只是放了一半:

经济环境好的时候放任你们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去折腾,一旦经济环境不行了,就千方百计保住大型国企,把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作为牺牲品——放养你们就是为了用在这样的时候。

最近的宏观调控又倒下了一大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而且这样的事情在这三十年来也不是第一次上演。

那么在中国创业要怎么做?

要想活下来,就要在最短的时间里,不顾一切地尽可能做大——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企业总喜欢搞大的原因,因为不搞大就要死。而且搞大的过程中最好想办法与政府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比如获取尽可能多的银行贷款。贷款十万的是孙子,贷款十亿的就是大爷了。

汇源的现状就是这样:朱新礼当然可以选择继续搞下去,但是现在的经济环境已经这么糟糕,能不能挺过去是个问题。而可口可乐出的又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价格——三倍啊!!!NND,丫真TMD有钱。

与其死在中国式资本主义的不可持续发展漩涡里换一个“民族英雄”的虚名,不如卖给可口可乐换点现钱养老来得实际。而且即使汇源的品牌消失了,但至少汇源的员工及其它有形资产还是可以因为可口可乐这个美国公司而少受中国式资本主义环境的影响。

中国如果不能给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一个可以让企业家作出至少几十年的长期规划保障的环境,谈什么民族品牌、国际企业全是扯淡。这样的环境的作用最多就是造就一批“中”字头的怪胎。

《汇源与中国式资本主义》有一个想法

  1. MQ讲的有道理,虽然从情理上来讲,一个熟悉的品牌被卖掉,确实比较心痛,但是市场就是市场,如果不涉及到国家安全,我觉得没有必要却阻止它,顺其自然,大家各有所获,就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