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转弯——台北捷运 – 台湾游归来的8挂

在台湾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旅游车上的,只有晚饭后去逛夜市才有机会自由活动,用的交通方式基本上都是TAXI。

台湾的TAXI价格很统一,都是100块新台币起步,不过单价我忘记看了。囧。还好我们没有在台北打过TAXI,并且在各地住的酒店离夜市还不算太远,基本上打车没有超过200块新台币的。

最后一天在台北自由活动时就没再考虑TAXI了,一定要体验一下传说中的台北捷运。其实所谓的捷运就是台北的轨道交通系统。

我们第一次搭捷运的路线就很复杂:是从南京东路站去剑潭站——中间要换两次线。

这是进站闸机,远一点的墙边是自动售票机。

自动售票机的操作很简单,跟上海地铁的自动售票机差不多。售出的单程票是这样的硬币式车票,与上海地铁的卡片式车票不一样。但使用方法上又是一样的:进站时在感应区刷一下,出站时投入闸机回收。

捷运的车票是20块钱新台币起,5块一档随路程增加,跟TAXI相比算是非常便宜了。但是换算成人民币与上海地铁比,还是略贵了一点点——上海地铁是3块钱人民币起,折算为新台币大约是13块。但是贵得值(见下文说明),而且按台湾的消费水平来算,应该还是便宜。

这就是经过南京东路站的木栅线列车,是高架轨道交通线路,从运量上估计应该算是轻轨。

在忠孝复兴站换板南线,这是板南线的站厅。

注意到候车区的白线没?在列车快进站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自觉地沿白线排队,秩序井然,地铁站里的工作人员很少,也没见有人专职维持秩序,但是没有人插队。

再注意看自动扶梯,所有的人自觉地形成两列,不赶时间的人都站在右侧,赶时间的人则可以沿左侧跑动。我去年说过,北京地铁也已经形成了这样的风气,但是上海地铁站里的扶梯上,至今仍是挤成一团。

当然这也许与台湾人口比较少有关系。木栅线的车厢比上海地铁的车厢要小,而且只是四节,但就是上下班高峰时间也没见有多挤。板南线的人多一些,上下班高峰时间差不多可以站满站厅,但是列车间隔时间很短,乘客可以很快上车走掉,所以仍然并不显拥挤。

虽然说上海地铁的客流量比台北大得有数倍之多,按营业收入计算,应该远高于台北捷运,但是上海地铁系统还经常嚷嚷说不盈利什么的,不肯增加运力,要是上海地铁能像日本地铁那样几十秒一班,再多客流也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还不用那么夸张,我觉得高峰期能做到1分半到2分钟一班,情况就会好很多。唉,国企啊国企。

在两个换乘站(忠孝复兴和台北车站)的换乘通道里,都可以很方便地找到免费的化妆间(台湾都是这么称呼WC的,以至于我们在台湾期间都戏称上厕所为“去化妆”)。

台北捷运的换乘是很方便的,虽然要走的路程并不算很近,跟上海大部分站内换乘通道的长度差不多,但是整个通道都很宽敞,不像上海的一些换乘通道(比如中山公园二号线换三、四号线,或是上体馆一号线换四号线)那么狭窄而且压抑。举例来说,刚才说的上海那个换乘通道不论有没有自动扶梯(中山公园无,上体馆有),都是分成两三段转来转去的,加上本来就不宽敞,走在里面的感觉很不好。台北捷运站在这点上就很好,换乘通道的扶梯就算是很长,也是一通到底,并且上下行的扶梯是并排的,通道就很宽敞舒服。

关于换乘还有一点,上海的地铁在换乘线路的规划上也是一团乱麻,即使经过多次调整,仍然会在很多换乘站看到来回的人流挤成一团的现象,归根到底在于规划的人都是不乘地铁的,没有亲自在高峰时段去感受一下。最典型的几个问题就是:虽然在进出站厅的地方规划了进出的方向和路线,但是因为进出站厅有多个通道,并且是相互错开,一旦这些通道出来的人流到了公共区域就必然会撞在一起。台北捷运的换乘设计就很好,不论有多少个进出通道,始终确保进站的通道和出站的通道分开,各自集中,所以整个换乘通道上也只会有一来一回两股人流,只要分开这两股人流就不会有什么混乱。

在捷运列车里,让座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甚至很多人宁愿站着也不会去坐为老幼孕残准备的爱心专座。

车上的报站系统也很准确和方便,除了四种语言(国语,台语,客家话,英语)的语音报站以外,在每个门口上方有一个滚动字幕显示路线站名,同时显示当前站和下一站(停站时)或动态显示当前运行的区间(运行时)。

另外,捷运列车上及车站里的商业广告明显比上海地铁少,在上海地铁里,基本上目力所及的地方都被商业广告所占领。捷运里只有少量的广告位,而且其中还有相当部分用于公益广告。

这是列车上的广告:

如果要说台北捷运有什么不足之处,我能找到的就是这个:

这是站内的路线指示牌,位于轨道后面的墙上——上海地铁这个位置都是放广告的。虽然很清楚醒目,但是有个问题:如果刚好列车来了,就挡住了,不熟悉路线的乘客就不知道是否应该上车,要等车开走了才能看到路线图,然后等下一列车了。

《台风·转弯——台北捷运 – 台湾游归来的8挂》有11个想法

  1. 在两个换乘站(忠孝复兴和台北车站)的换乘通道里,都可以很方便地找到免费的化妆间(台湾都是这么称呼WC的,以至于我们在台湾期间都戏称上厕所为“去化妆”)。
    —————
    这一点我觉得是上海地铁做得最不好的,偌大一个站台居然连一个厕所都找不到。
    注意到候车区的白线没?在列车快进站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自觉地沿白线排队,秩序井然,地铁站里的工作人员很少,也没见有人专职维持秩序,但是没有人插队。
    再注意看自动扶梯,所有的人自觉地形成两列,不赶时间的人都站在右侧,赶时间的人则可以沿左侧跑动。我去年说过,北京地铁也已经形成了这样的风气,但是上海地铁站里的扶梯上,至今仍是挤成一团。
    —————
    上海地铁这一点一直做不好,我觉得跟人多有很大的关系。很多时候你不挤的话根本就上不去车。在非高峰期,其实排队这一点好多站都还是做的可以的。
    在捷运列车里,让座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甚至很多人宁愿站着也不会去坐为老幼孕残准备的爱心专座。
    —————
    我也一直觉得爱心专座普通人是不应该坐的,否则爱心专座根本没有意义,坐普通位子的人难道就不用让座了?
    车上的报站系统也很准确和方便,除了四种语言(国语,台语,客家话,英语)的语音报站以外,在每个门口上方有一个滚动字幕显示路线站名,同时显示当前站和下一站(停站时)或动态显示当前运行的区间(运行时)。
    —————
    上海新运营的车好像也有这些(当然四种语言只有两种)。
    虽然说上海地铁的客流量比台北大得有数倍之多,按营业收入计算,应该远高于台北捷运,但是上海地铁系统还经常嚷嚷说不盈利什么的,不肯增加运力,要是上海地铁能像日本地铁那样几十秒一班,再多客流也不是什么问题。更何况还不用那么夸张,我觉得高峰期能做到1分半到2分钟一班,情况就会好很多。唉,国企啊国企。
    —————
    究其原因是因为上海地铁仍然不是完全企业化的。有些事情上它们考虑的根本就不是盈利的问题。

  2. 发现深圳的地铁和台北捷运挺像的哈~
    1.圆票
    2.沿指定的线排队。。但是深圳始终都没有人多到像上海地铁里那般 所以也不存在插队
    3.很容易找到免费“化妆间”
    4.站台还有各种造型的椅子,但是发车的间隔时间很短 实际上坐不了多久
    5.让座是很自然的事情,无论在公交车还是地铁
    6.车上的报站系统也很准确和方便,除了三种语言(国语,粤语,英语)的语音报站以外,在每个门口上方有一个滚动字幕显示路线站名,同时显示当前站和下一站(停站时)或动态显示当前运行的区间(运行时)。
    7.广告可能相对比较少..我没注意过=____=
    不像的地方:
    1. 站内的路线指示牌在隔离墙上方,看起来方便。
    2. 候车时间的显示屏方向是垂直于行车方向的。。这样等车时不用像台北捷运那样走到显示屏前面才能看到相关信息。

  3. 1. 站内的路线指示牌在隔离墙上方,看起来方便。
    2. 候车时间的显示屏方向是垂直于行车方向的。。这样等车时不用像台北捷运那样走到显示屏前面才能看到相关信息。
    这两点上海地铁也是这样的,不过显示屏跟台北那个差不多大,还是要走到面前才能看到相关信息。

  4. 關於您文章的最後一張相片(捷運路線圖)
    在站內以及月台上都會有好幾張路線圖
    並非只有在廣告牆的地方才有
    廣告牆通常都會刊登廣告 也會有路線圖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