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谬误”的往事

(6-17)

在《关于“说不”的往事》中晾了一把自己当年“极左”时的往事,现在来晾一下我“极右”时的往事吧。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跟我一样,是看了樊弓的《戏侃马克思主义及其谬误》开始入自由主义的门的?应该说这个系列文章写得很好,也很有煽动力,基本上是完全可以达到“听君一席话白读十年书”的功效。

而且很巧的是,那阵子我正好开始接触一些西方经济学的东西,看了一点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加上樊弓的文章一忽悠,立马觉得自己找到方向,仿佛一下子就悟了——原来自由主义才是王道。

再后来就是按樊弓的推荐,上网找了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电子版来看,于是又悟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那时离58事件已经过去差不多两年,我作为左愤的热情早已经退去。而且那时还没有BLOG,所以除了常向别人推荐樊弓的文章和哈耶克的书以外,倒也没有太多的狂热举动——跟现在的后来者们的情况相比而言。

又过了几年,开始写BLOG了,那时看的书也已经比较多了,慢慢意识到樊弓的文章还是有很多问题的。

按樊氏自由主义观点认为——只要人人都自私地维护自己的利益就一定能够保证全社会效益的最大化。简单地说:

共产主义就是——人人都大公无私,天堂自然实现。
自由主义就是——人人都大私无公(在共同接受的法律框架内),天堂自然实现。

显然后者更加现实和可行。

但是后来我意识到,这也是一种理想状况,或者说同样不可能完美实现的。人类永远也无法达到所谓的天堂,永远也只能是夹在天堂与地狱之间而已。于是理想主义的热情渐渐退去,从愤青褪变成了一个犬儒主义中年大叔。


而最近两年以来,我看到自由主义者的队伍正在扩大,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因为共产主义者的队伍也很壮大,于是双方的矛盾将二者之间的距离越推越远,共同
走向了各自的极端——为什么他们会各自走向极端而不是反过来走向融合呢?显然是因为背后有一双(或两双)看得见的手在拉偏架。

这样的结果让我对未来更加悲观。就如王晓明在《鲁迅传·第九章》里所说的那样,看来我也快要成了一个工人绥惠略夫式的人物了。

《关于“谬误”的往事》有6个想法

  1. 我是10年前看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三部曲而成为倾向自由主义的,那时网络上的左只是“大学六年级”(自创名词:刚出校门2年,一路顺风顺水,所以只会为执政者维护)
    伊拉克战争时开始反思国内的自由主义
    911前夕就感觉非“奇迹”无法救小布什蛮干之下被以色列快压垮的巴勒斯坦
    伊拉克战争开始就觉得这种外来的MZ救助大旗下的石油怪兽能让阿拉伯人安然受治?
    刚上网(95年?)还支持薛的经济学普及,但是很快(微软垄断案)就觉得他是拿高中物理来解释实际现象了——如果不是为了挣眼球,那就是拿错悼文还怪对方死错人的小道士!

  2. “只要人人都自私地维护自己的利益就一定能够保证全社会效益的最大化”
    这个是我上大学时一次同学间有组织的自由辩论的题目。当时我们的班长比较右,他持这种观点。而我反对这个观点。
    其实,反对者拿出来的理论武器,也是些老掉牙的东西。比如,公地悲剧。
    后来读了《微观动机与宏观行为》,感觉分析的还是满清楚的。

  3. 公地悲剧是有科斯定律可以解决。
    我的观点在于:由于人生而不平等,即使是在维护自己利益的能力上也是如此。

  4. 现实中不可忽视的还有 决策成本,计算成本,交易成本等等。这都是在追求利益最大化中不可避免的。
    何况利益最大化,还跟时间长短有关。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最大化策略显然是不一样的。
    “人人都大公无私”就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成本。比如:如果人人的和睦相处,没有盗窃,我们就不需要花钱防盗。这个不太现实,那么说个现实一点的:
    我们办公室内供应了很多饮料,购买这些饮料需要成本。所以我们就集体从商店采购,然后在饮料柜上立上白板,人人可自由取之,并划上正字,月底再一起
    清算。如此,我们就省去了饮料的管理成本(不需要设立专门的投币购物机,节省社会成本),也不需要每个人单独购买,可以集体采购(节省了交易成本,运输成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