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搞笑”兄的留言

因为“搞笑”兄在《值得》一文后回复了很长的一段来反对我的意见,这种事几句话说不清楚,就发一篇吧。不过顺序逐条批驳容易陷入无意义的细节纠缠,所以我想重新整理一下我的观点,并作一定的修正,并不试图说服“搞笑”兄。

首先,对于范跑跑的问题,我不认为他发表言论有什么问题——虽然我不同意他发表的言论,但他有言论自由。我所反对的是他的行为,在关键时刻丢下学生独自跑路——请注意他对当时情况说明:他当时是告诉学生说没事,当大家安定下来,然后才意识到地震,二话不说地跑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他的行为跟“让领导先走”没有区别——对于学生们来说,他就是领导。孩子都是一样的孩子,行为是一样的行为,所以我认为对他们的态度应该是一样的。如果说这使我不同于“自由主义者”,那我很高兴,因为我本来就不是,我一向自我标榜为古典犬儒主义者。

其次,对于范跑跑的行为涉及的法律问题,我有必要修正一下。如我在《[一周八卦]2008-06-22》中对收录的两篇“词不达意”的文章的评论所说,学校是第一责任人,按目前的法律规定,学校是最主要的违法主体。范跑跑作为个人,现在的情况的确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这只是因为他运气好,没有发生学生人身伤害事故,否则间接伤害的法律责任是逃不掉的。

BTW:提醒“搞笑”兄一点——“违法”不等于“犯罪”更不等于“蹲监狱”。

关于人道底线的问题,至少猪头简和我的一帮朋友都是支持这一点的,在我们看来,尊重每一个人的生命是最基本的人道底线,当然有人不同意,是他们的自由。他们有他们的自由,我们也剥夺不了,只能说点反对意见了。第一修正案我也知道,所以我只说“莎大妈会有什么下场”,并没有说她违法。反同性恋组织和极端组织虽然在美国是合法组织,但是显然并不是得到大众认可的小众组织,其影响力与莎大妈这样的公众人物显然是不同的。换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或组织来说莎大妈这样的话,估计也没有人会理睬。

至于说标准的问题,我承认,我有自己的评判标准,难道别人不是么?可悲只是那些不动脑子,直接拿别人标准的人。但我绝对不敢说拿我自己的评判标准去取代GCD的标准,更没有能力去强迫别人也遵循我的标准——这种事只有拥有最强大武力的组织能够做到,我想你们知道我在说谁。

最后说一下法律的问题。

“搞笑”兄说:

法律怎么来的,如果不是经由代议制民主产生的,那就是统治者的规矩而不是现代社会的法律。

这个我同意。但我想并不能因为是恶法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违法——违法就是违法。不管是不是恶法,至少要有守法的意识。比如因为有信产部的33号令在,所以我的BLOG原来放在国内的时候,还是去备了案,虽然我很不愿意。当然最终还是搬到了国外。我的这个做法就代表了我的观点:

要么守法,要么选择愿意守的法。法的优劣不能作为违法的理由。

除了上面的两个选择,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另立新法。我也希望能有代议制民主来产生法律,但是到达这一目标的过程却是我所憎恶的,以致于我不愿意讨论这个话题。而在我看来,想要立新规矩的人,恰恰是所谓的“自由主义者”们,需要武器和暴力的也正是他们。而我所担心的是:掌握了武器和暴力的人很可能只是重新立一个统治规矩而已(见旧文《专制的诱惑》)。

BTW:有能力和实际去做是两回事,所以我不会在我的BLOG上删除反对的留言。目前的删除标准只有两个:广告和纯粹人身攻击的内容。

《回复“搞笑”兄的留言》有7个想法

  1. 猛老师?
    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对你的观点提出过不同意见
    不过“猛老师”此次的观点
    我非常非常的赞同
    另外对 违法和犯罪的区别也很准确
    还很赞同一句话:不管是不是恶法,至少要有守法的意识。

  2. 很久没来看你的博客,今天看到了,也回一下。
    关于范跑跑的事件,抛开事实部分。我认为大部分批评范跑跑的人是在指责他没有对学生负责,而非楼主所言的那种有骗取逃生机会的嫌疑,我不同意的正是负责这一点。教师如果需要为学生的生命负责,那教师自然拥有处置学生的权利。说的夸张点,在非常时刻,教师就可以决定学生的生死了。教师不是消防员他们不应该有这样的义务,也不能有这样的权利。
    任何人都应该学会首先要对自己负责,这个社会有很多问题,就是因为太多的人需要别人对他负责;又有很多的人通过各种手段代表别人,主动去为别人负责。这一方面是有现实的政治因素,另外一方面也和文化传统有关。集体主义的迷思不破除,极权主义的现实就永远存在。这个社会就永远有人需要青天大老爷来拯救他,永远有人会自己给自己戴三块表。
    真正的自由人,才能真正的承担责任和义务,因为这种权利和义务是源自他们自身的需要。有了这种权利义务为基础,社会结构才是稳定和健康的。每个人首先从思想上成为自由人,再从行动上朝自由人的方向努力。这个社会不需要革命,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BTW:有一些自由主义者是准备登上大位的革命家。更多人则是民兵——他们需要的是维护自身的利益而不是抢夺他人,当然他们也没有打算为别人的利益而作伟大的牺牲。

  3. 嗯。基本上都同意。
    不过个人认为:对于未成年来说,成年人还是应该尽到更多的帮助义务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