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说服

(6-3)

首先给标题注个音:说服,读作“shui4fu2”而不是“shuo1fu2”。

刚看到和菜头这篇《你真是个消费者?》我就仿佛看到如《英雄》里那样的漫天板砖向和胖子飞去,结果果然不出所料

其实和菜头不过是表达了一下他对宜家的看法而已,我不同意,但是不予理睬,他说服不了我,我也不会去想说服他。但是显然很多人被说服了,而后心里却又不服,于是试图反过来说服和胖子——其实是为了说服自己。

但是他们显然找错对象。

那天下午,我一边在群里讨论器材,一边在解魔铃提出的一道数学题时,还在饭否上做了一件说服的事情——有人在感慨那些在豆瓣上“生生不息”的纪念8X8的活动(包括使用《V字仇杀队》的头像等)不断地被站方处理掉,而我则认为这种活动本质上是一种 zhuangbility 的行为。

具体的讨论内容就不细说了,就说说这个电影吧。

虽然我对王怡的很多观点一向是持反对态度的,但是他对这本电影的这篇评论《一个腰部以下的叛逆》,我觉得是恰当的(仅限于文中对电影的评价部分,不包括他的引申观点)。

这本电影我很早就看了,个人认为相当不怎么样。基本上我觉得那些看过电影就觉得大彻大悟的人头脑发热搞一些8X8相关的活动完全没有什么意义。这种搞法跟奥运火炬之类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所以我之前就说过:多读书,少上网。把《通往奴役之路》《1984》《黄祸》什么的都看看,这比看电影强。虽然“电影这种表现形式有直接的冲击力”,但是电影也不可避免地趋于肤浅(为了便于观众理解)和极端(所谓的冲击力),如果只看电影而没有去更深入地了解,结果未必会比不看好。

其实今年以来,我常常觉得我不应该再干这种试图说服别人的事情,但是又经常忍不住想要争论一番。

不想说服的理由无非是几个:首先,我不能保证自己的观点一定是正确的(事实上很可能根本没有什么观点是正确的);其次,说服这种行为本身也与那些灌输意识形态大F的行为有相似之处;最后就是,我觉得也许年轻人都需要经过这样一个阶段,才能悟得更加深刻。

但还是忍不住啊忍不住,按捺不住内心汹涌而起的 zhuangbility。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