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简单说两句

(5-29,纪念19周年,放假一天,继续发旧文)

这回是猪头简的两篇文章。

一篇是《莎朗斯通的言论已经超越了人类的底线,无法宽容》。

猪头简说:

(莎朗大妈)认为地震很“有趣”(interesting),是“报应”(karma),俨然触犯了人道底线。

这个我很赞同。

有人拿她后面的话来圆前面这几句,并且认为这一事件是媒体在断章取义炒作。我倒觉得说话的家伙可以省省,又不是只有他看过完整的视频,莎大妈在采访中的态度是很明显的,用不着这种SB来擦PG。

坦白说,这次的地震让中国的伪自由主义者们彻底灰头土脸——这种人的特征就是眼里只有自由,甚至只有自己的自由。

另一篇是《看看四川教育部门如何开脱责任》。

这一点很重要。

当人民向某个政府部门问责的时候,不是要问你们“应该是哪个部门来负责”或者是“你们是不是要负全部的责任”,而是要问“你们在其中需要负哪部分的责任”。

我们知道,是有很多部门都要为此负责,但是“没有哪个部门能负全部的责任”并不表示“哪个部门都没有责任”。

还请官僚们用严谨的法律语言来回答这个问题——请问你们需要为此负哪些责任?

《再简单说两句》有一个想法

  1. 偶尔经过~ 算纪念一下这个日子。
    不必为波大无脑的女人动气,听原文interesting我觉得真的可以不必作这种解释,后面的报应说是肯定很成问题,姑且当这大嘴婆娘是满嘴粪就行了,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年老色衰老老想引人注意。
    我跟基层的公务员打过许多交道,作为政府部门工作第一条就是要考虑责任问题——就是说把责任说清楚、推卸掉,基于这种制度下发生这些事情是再正常不过了,从华南虎到汶川地震,以后还会一直继续。
    然而,我认同我们大部分的人被一次又一次地成功转移了注意力,这是别人的高明之处,也算给蚁民一种发泄途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