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说不”的往事

(4-22)

说实话,要不是前一阵讨论连岳曾经愤青的事情,我都快忘记我曾经看过《中国可以说不》这本书并且因此成为一个狂热的愤青。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所有人都是从年轻时候走过来的。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那本书所剩下的记忆就是其中有一个作者叫古清生。

而我知道古清生却不是因为这本书,而是因为他的一个中篇小说《流浪京都》。我至今还记得他在小说里用到了一个形容词“浑圆温软”和一个量词“只”。

谁还记得《中国可以说不》里说了些什么呢?

所以说,时间面前没有永恒(by 老郑)。

当下的情绪激动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自嘲的原料了。

正如十九年前的事情在新一代的心目中,或者已经不复存在,或者成为他们幻想的一种寄托。

至于四十二年前开始的事情,在有些人的心目,甚至已经开始美好起来。

还是前核心说得对: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关于“说不”的往事》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