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与实质

Twitter上有人问道:

为什么16号的新闻:秘鲁宣布“全国哀悼日”为中国地震遇难者致哀,在各大新闻网站都被删除?缓存还在,难道政府降国旗是被秘鲁人逼出来的了。

这年头,都是被B的啊被B的(参见胡戈的《007大战黑衣人》)——当然,网上的东西总是不容易删除干净的,只要愿意找,还是能找到。

当然,我们要承认,所谓的哀悼日、降半旗、全国默哀等,不过是一个形式。这对于逝者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与此类似的还有之前的MSN红心活动和现在的MSN彩虹活动以及昨天的IM灰头像活动等。

前几天有人在质问那些前一阵挂红心的人:你们为灾区做了什么没有?但我觉得这种质问是没必要的,因为我相信人性中的善,大多数人都应该知道应当怎么做,这与挂不挂红心没有关系。

有人在Twitter上对MSN彩虹活动提出异议——因为我想他只是对Twitter好友说,故隐其名:

如果msn给彩虹付2角钱,那么如果你去掉,我捐3角。

我相信他只是对这种形式主义的活动有所不满而说的牢骚话,否则如果这话真的可以被实质性地执行而270万(至发本文时止)挂彩虹的人都响应的话,他至少需要捐出81万元。何况这些人还不到MSN中国用户的20%——只是红心活动的一半多一点。

即便是默哀的时候,也仍然有很多人不以为然——不要只看CCAV报道。当然,这也没什么可批评的,没有默哀的人未必没有爱心,也许他们只是反对这样的
形式,亦或者是因为这在中国只是第一次,他们还不习惯。关键是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行——那三分钟并不是做给逝者看的,更多的是为了我们自己这些暂时还活着
的人。

之所说这只是形式,是因为在默哀的三分钟后,大部分人还是很快地恢复到日常的生活状态。我相信,三天的哀悼日之后,会有更多的人恢复往日的生活。这没有错,无论发生什么事,生活依然还是要继续。

李浔阳说:

每个人的悲伤只有他自己心里了解,它不能也不应该被组织。通过发通知强制组织的方式,去展现一个国家国民的团结,去表达一个民族的爱心,是十分荒唐的事。它是对人和人性赤裸裸的无视和侮辱。

我同意这个观点。

但我不认为现在的哀悼活动可以说成是“被组织”的,更不能说成是“强制组织”——因为强制的背后必然伴随着对不服从者的处罚。甚至三分钟的默哀也不
是强制的,对于不默哀者也不存在来自官方的强制力。所以在很多地方也可以看到有人没有默哀的,但我同样看到很多人谈到,当时他们是自己在家里,一听到外面
的笛声,仍然自觉地起立默哀。难道能说这也是被组织的?

而且我相信几乎所有的群众性哀悼活动都是自发的,而不是被组织的。比如19日晚上的人民广场活动,虽然我没有参加,但看到这些现场照片(春卷版蚂蚁版),我相信他们都不可能是被组织的——因为我认识拍照片的人,我也愿意相信他们。

当然,我也相信会有一些人对这种形式主义不满,他们不愿意“被迫”与别人保持一致。但我要说,这种“被迫”并不是来自于他人,而是来自于他们自己的内心……

形式主义固然应该被B4,但是我们也应该深入考虑一下——如果去掉这些形式主义的东西,我们还剩下些什么?——也许只是Nothing。

但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这样的形式。所以从红心活动到彩虹活动,我都是持支持的态度——从Nothing到有形式,至少是一个进步,只要不断地有进步,就能够相信我们总有一天会有实质性的突破。

至于对此持反对态度的人,当然也不能强求,他们有反对的自由。我只是希望——把形式批判掉的同时,还是需要有一些实质的东西来替代。

《形式与实质》有2个想法

  1. 一切仪式都为了表现参与者的心情和立场,都是做给活人看的,但是确实是有现实意义的。否则,这次地震难民的牺牲将毫无疑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