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媒体的意见

(5-16)

冉云飞在《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里说道:

……
但其中有一段话应该特别摘出,让那些对官方管制此次传媒比较乐观的人,看一看与你们所说的不同的一面:“这是我第一次违反我的新闻职业原则,把还没有使用
于本单位的采访资料公布在博客上,因为我所供职的杂志是周刊,不能及时报道,而且也是最关键的,现在关于地震的报道管理非常严格,本集团所有有关稿件必须
经过宣传部审,稍微让人有点不安的稿子都不能发。”

但我不觉得“稍微让人有点不安的稿子都不能发”有什么不对,当下还是应该以稳定为主,抢救受灾的生命为主,让人不安对救灾工作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如令狐所说——新闻审查依然是存在的,而且更严。只不过标准可能变了
我同意新闻审查仍然存在的说法,但是乐观并没有错,不论是审查更宽松还是标准的改变,至少现在看来是向好的方向转变。我一向支持这种渐进的改变,而反对任
何企图一步到位的激进做法。从某种意义上说,审查标准比审查本身更重要——这个标准应该是代表大众的意志,是公序良俗的表现,而不能是为少数人或小团体服
务的。

事实上我对当前的报道内容是有一点意见的——现在的报道相当缺乏对 的尊重,特别是死者。很多死者的照片太惨了,有些还有拍到脸,我觉得这种情况应该打适当的马赛克。包括电视上的画面,救出伤者的情况也不很合适,有些人衣衫不整的。这些也应该打马赛克。就如TR所说:这是一种人道

当然,令狐说的也有道理——媒体还没有习惯报道灾难本身,还没有学会怎样做出好的报道。如果以后所有的报道都是现在这样,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好转。但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支持TR的观点——这个当然可以归结到一种习惯的缺乏。但是,我更愿意称为一种“常识”吧。我觉得这些媒体工作者没有设身处地地为这些人想想,如果他们是死伤者的家人,看到自己的家人在这种情况下被曝露在大众的视线中会是什么感觉。只是想到他们想要的新闻效果。在
这种情况下我觉得需要有一定的机制去约束(比如新闻审查)。当然可能事后回想起来,他们会发现问题。现在也只能希望他们以后能够有所改进。

TR对我的观点的意见是——这些当然是对的。当然,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但是,至少是暴露出问题。这是一种来自国家新闻机构的传统的对人性的冷漠。我想问题在于不是止是新闻机构,整个政府机构都是如此——缺乏对每一个独立个体的的关注。但我还是愿意看到的是:至少现在有进步。——作为一个悲观的古典犬儒主义者,我似乎不应该持这样的看法。囧

令狐还提出一个问题:

我倒觉得,这次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新闻源太少。所以我今天阅读feed的时候看到一条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重灾区,所有的力量也投入到重
灾区,那些次灾区的人反而得不到救助。如果有大量新闻源,有人就会意识到这一点,就会去曝光,问题就会好得多。这次饭否上的直播,主要依据还是官方媒体,但掺杂了很多网友投递都很有价值,给我们很多官媒之外的资料和声音,我觉得就很好。


个当然好,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新闻源太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方面能报道的人进不去,另一方面里面的人又断了信息传播条件。更何况如去年BT年会上争论
过的话题——什么是真相?显然没有新闻审查也不能保证得到真相——这样的事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当然,没有审查总比有审查好。

TR在《Malicious News》支持对“好”消息的报道,这一点我也非常赞同,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希望,而不是绝望。

至于那则假捐款的新闻,背景信息如下:


友指出昨晚(指5月14日)7:00的《新闻联播》播出了一段福建火炬手令人作呕的捐款的镜头,世人真不敢相信天下还有这样的丑闻发生,重复看了好几遍视
频,果然几个男女火炬手都是排着队,用空手在募捐箱上作了个比划放钱的手势虚晃了一下!在全国全世界都在瞩目抗震救灾的关头,CCTV居然仍然一如既往的
造假,还能堂而皇之的播出,不怕天下人耻笑

虽然现在已经道歉了,但是就如连岳所说: 善事一假,破坏力比恶还大


使不是因为事关福建的关系,我也倾向于TR的观点,我反对恶意的猜测并且相信他们都会真的捐款的,因为我不敢相信需要怎样的铁石心肠才会对现在的状况无动
于衷。基于同样的理由,我相信那个传说中的“广东惠州三中事件”(视频已经在所有国内网站被删除)应该也有他们表演的理由——不过遗憾的是,据说拍摄那段视频的学生被开除了据说果然是有原因的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真的是到了指望非官方媒体的时候了。灾情还远未结束,官方媒体已经开始恢复大唱赞歌的嘴脸了……

再说点关于捐款的事情。

我说过关于慈善机构的信任度问题,比如这里说的:《看看什邡的畜牲政府官员在做什么》(仅供参考)。善款使用的不透明的确是中国慈善事业目前最大的问题。当然,据说有一定比例是作为机构运作成本的,这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国外据说是6.5%,国内就是10%(也有说是20%,甚至如这里所说,是70%)。但这还是让人觉得不舒服,特别是对于有青基会前科的中国慈善机构来说,谁知道这个比例会不是会80%甚至更多。可是在眼下的情况下,如《捐款》所说:

假设100块里有20块能用到人家身上,那就算我捐的80块全都蒸发掉,也能让别人捐的 20块发挥下作用。

就是这样。

其实关键还是在于前几天与TR讨论时说到的——中国没有NGO。现在在中国运作的NGO——比如红十字会——实际上还是GO,而那些真正的中国NGO却是在一种灰色地带中运作——与国外的同行相比,他们其实很艰难。

最后说一点关于去灾区的事情:拜托,别去,至少不是现在

《对媒体的意见》有4个想法

  1. 猛禽总结的很到位了。
    特别感动……尤其是发现TR的言论被引用了那么多次之后…………
    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