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来这许多民族主义

(4-24)

人渣在《经济民族主义》一文中的肉菜比喻我觉得很不妥当。哪来这许多民族主义,要反对就拿出点经济学的靠谱论据来,给别人戴上一顶民族主义的大帽子再痛打一顿实在没什么意思。

比如这一段:

引进外资是有肉有菜的,肉是别人愿意把钱投在中国,菜是人家是要在中国的市场里赚钱的;引进国外技术也是有肉有菜,肉是别人让你能造原来造不出来的东西,菜是人家的技术不是免费的;出口也是有肉有菜的,肉是你能到人家的市场里去赚钱,菜是人家给你的钱未必能保证不贬值。

亏他还算是个经济学家,居然也说出这种话来。


自由平等的环境下,经济往来之所以能达成,唯一的理由就是互惠互利。引进的外资如果不能在中国市场赚到钱,它们早就撤了,何况之前还有各种的超国民待遇的
优惠;引进的技术本来就不是免费的,而且我们还常常干一些花了钱却没能引到技术的事情;至于贬值事情就更好说了,你有权贬值,我也有权寻找更加保值的方
式,何况出口也不是他们施舍的福利——难道人渣没学过国际贸易理论么,还是故意忽略?

坦白说,自从《货币战争》热开始,我就非常非常的反感
所谓阴谋论的提法。为什么不能从学术的角度上有理有据地来讨论呢?非要拿出这种上纲上线的说法出来。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的态度,你们是系统地学过
经济学,知道得多,但这样的说法却只会让看你们文章的一帮不读书的蠢货们愤起来。

没意义。

=====

为胶济铁路上的T195/5034次车上的人们祈福吧。
还有阜阳的孩子们——他们太可怜了,大头娃娃的事情才过去多久啊。
雪灾时,刘志军没有下台,这次也许也还不会下台吧;大头娃娃事件时的阜阳官僚们大概也都还在位吧;
我们要如何才能让这样的事情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

《哪来这许多民族主义》有一个想法

  1. 阴谋论不是空穴来风吧。至少,如果你不能制订游戏规则,你怎么去和裁判同场竞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