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置身事外

坦白说,对眼下的讨论我已经有点审丑疲劳了。看过了太多貌似义正辞严,抢站在道德至高点上对所谓民族主义或狭隘爱国主义大加批判,仿佛自己就是那正义的化身,动感超人或是咸蛋奥特曼。

作为中国人自然有中国人的立场,这里的原因可能与文化有关、与传统有关、当然也可能与政治有关、与利益有关。作为西方人自然也有他们的立场,同样可能与文化传统或政治利益有关。但如果有人试图超然度外,那我无话可说。

我是真的无话可说。

他们冷冷地站在一旁,然后砸出种种“普适”概念——民族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仿佛一切与他们无关。他们拥有一切正义和理性,但在他们的眼里,唯独没有中国人民。他们不愿意知道中国是怎样的,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似乎也不是中国人,中国人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概念,甚至于都不是“别”。

其实就拿人权问题来说,在包括藏人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人权得到根本的改善之前,我不认为局部地区或人群会有可能置身事外得到优先的解决。

所以我反对莫之许的争论观,坚持认为启蒙才是正确的做法,就是因为无益的争论只会耗尽年轻人的热情,使他们迅速地老化成为犬儒主义者(当然是指现在意义上犬儒主义者,我是古典意义上的犬儒主义者)。而更为糟糕的是,这样的争论只会将争论双方推开得更远,无助于意见的统一,自然更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关于五一,如果一定要说些什么的话,我想说的是:假日期间别往人多的地方去。

BTW:在我写完这篇的时候,看到了丁勇的《做个政府最爱的右愤?》(可能要穿墙),我想我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了。还是那句话,多读书,少上网(总是需要穿墙的)。

《无法置身事外》有5个想法

  1. 所以说,他们与他们所鄙视的其实是同一档次的货色
    这2种人互相转换起来会非常的快——因为本质都是极端

  2. 藏人的人权跟他们根本没有关系,这世界上人权更低的地方多去了,也没见他们多积极的去引导
    醉翁之意不在酒呀,西藏,东突的事件都是可以利用的话题而已,就像美国打击恐怖分子能打掉一个国家一样,
    麻地方有正义啊,一个信仰基督教的国家炸起人可是干净利落的很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