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蠢货

三表发了一篇《抵制》,称:

如果真让我抵制什么货的话,我只抵制蠢货。

于是N多人就开始把这个蠢货的帽子往自己或别人头上戴——其实往别人头上戴的时候,没看到自己也戴上了。

我在《争论》里说过我不同意莫之许的观点。他说:

有问题的辩论终究是辩论,但讲课,永远都成为不了辩论


他的这篇文章恰恰就是一篇讲课文章的典范——他在文章中向读者进行了关于“平等”的启蒙。这正说明了启蒙是必要的,就王老板所指出的那样,连岳也曾经是愤
青,但是他现在却在启蒙别人。可见启蒙前后的人并不相同,并不平等——事实上绝对的平等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即便是卢梭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里设
想的野蛮人社会也没有过绝对的平等,因为至少还存在着身体因素等天然的不平等。

那么启蒙前后的人之间的根本不同在哪里?我认为在于独立思考的精神。这一点比什么自由民主更重要——如果连自由思考都没有(不一定是被B的,也可能是自己放弃),谈论自由民主纯属扯淡。

什么叫蠢货?那些放弃自由思考权利的人就是蠢货!坚持独立思考的人与蠢货之间没有平等。

比如抵制活动、比如红心活动,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参与还是拒绝,只要是出于自己的思考,我都愿意持宽容的态度。但是对于强迫别人支持或参与,或者对支持或参与者加以上纲上线的批判,我认为都可以划入蠢货的行列。

对于前者,他们根本没有认识到爱国应该是发自内心的自觉自愿的,所以他们才会去强迫别人——因为他们就是这样强迫自己接受了来自别人的说法,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

对于后者,他们不过是急于想与自己所认为的“蠢货”划清界限,却不知道自己反而因此成为蠢货——因为他们也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只是运用了毛主席的“两个凡是”(历史上应该有两个“两个凡是”,另一个是华主席的版本)。

抵制蠢货——重点在于抵制自己成为一个这样的蠢货。

=======

我把MSN签名里的(L)China改成了(L)(#),隐晦啊隐晦。囧

《抵制蠢货》有2个想法

  1. 拦别人的抵制者有点过分了:
    不过反对抵制也不对,你可以认为不支持抵制、不值得抵制,为什么反对抵制?(反对有阻止、否定的意思,也是影响别人了)
    ——那个反对抵制的标语“创建和谐,反对抵制”就更无聊了,当年汪精卫说的比这个更好听。。。。。。。
    【在一个正常的多元社会,应该允许抵制和不抵制,但请反对抵制者不要鄙视的态度来看
    这事本来就没有对错,将自己放在理性(道德)的高点上本事就是个错误。
    目前的情况就是,反对抵制往往以理性标榜自己,而认为抵制者都是冲动,不成熟,
    被人利用,岂不知自己反而可能是被利用了。】
    美国是国内讲民主,国际讲强权。。。
    美国国际讲强权也对,因为国际关系基本还是丛林法则
    中国右派是国内很理性,国际很幼稚
    中国右派的国内很理性,其实也是脱离实际的“理性”,本质还是很幼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