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晚餐会纪要

330下午与TR聚会完——先自我B4一下,再次忘记带上TR的书让他签名了——我们三个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吃,继续扯淡,讨论了一下各自对于非技术问题的一些看法。

话题是从西Z问题和豆瓣抓虾的退化谈起。


狐的观点认为,发生这一类问题的根本在于,中国缺乏一个多元文化的环境。那些不迎合主流文化的现象和事物在这样的环境下就必然受到压制甚至打击。在这样的
环境下,谈论什么中国创造纯属扯淡——但是现在中国制造已经快要走到头了,不创造也不行。看到连豆瓣和抓虾也开始走庸俗路线,又拍不得不接受网监的拍打,
V2EX则已经被迫关闭……创新在中国就是一件既不可望更不可及的事情。

古人云: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中宣不广电总急新闻出版总鼠之流就是当下中国的庆父。


在这种一元文化下长期生活的人就会习惯这种一元文化,最后变得对创新事物产生排斥。令狐指出,在国外的环境下,任何一种创新,不论多么小众,总会有属于它
的一群受众,它也就能生存下去。创新原本就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推进,政府所要做的只是维护一个对多元文化宽容的环境。但是现在的中国,
即使像豆瓣抓虾这样成功地规避了网监的拍打,但是一旦融资成功,面对盈利压力的时候,就不得不丧失持续创新的能力而随了大流。

MK的观点认为,极端的人很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比如著名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曾经是一个狂热的极左分子,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他已经成了狂热极右分子的代表。而导致这一转变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信仰的崩溃。


一元文化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比如火星文一代,他们从小接受的就是这样一种极端的一元的文化,当他们会上网的时候,接触到一些与以往不同的东西时,他们就
会不顾一切地抛弃以前的所有东西,完全转向其对立面。即从一个极端崩溃而到达另一个极端。新右的小P孩们成长过程大抵如此。

当然在中国搞创
新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成本太高,这也是豆瓣抓虾最后还是不得不从了资本家。而在欧美发达国家,靠社会福利也足够干一番事业的,特别是搞网站的话,网络通信成
本之类的都比国内要低得多。所以他们可以完全出于兴趣去搞自己喜欢的事业,并不是像在国内这样时刻要把盈利模式顶在头上。

我的观点
是认为,中国人还没有摆脱那种几千年过来的缺乏保障的生活状态,所以必然是短视的,急功近利的。当下中国人的状态就像是杰克·伦敦在《热爱生命》里所说的
那个人一样,被一只狼追了几千年,好不容易有点面包,一定要藏一点起来。这种生活状态是不正常的。小说里那个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是中国人却在可以预见
的未来里,没有希望走出这种不正常的状态——因为狼还在。

在这一点上,令狐还举了资本市场的例子:中国的资本市场上不会有正常的投资,只会有投机,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个市场不能给人以信心,或者说,政府不能给民众信心。

补充,关于多元文化的作用,推荐令狐文章《历史上的今天

总结,请无视今天的日期。

《330晚餐会纪要》有4个想法

  1. 中国不是一直这样么,从来都是等四方来朝,而不是主动发现。
    我哥们儿就说中国人最爱面子,谁要是没(mo4)了俺们面子,俺们一定会找回来{e_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