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上五次

(3-25)

[警告:本文纯属科学主义研究,慎入]

柏邦妮的一篇《我的婚礼》引来不少附和之声。

然而我每次看到这种貌似很有情调的YY,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则著名的笑话:

一农民嫖妓,妓说:“草地一次十块钱,椅子一次二十块,床上一次五十块。农民抛出五十元,妓笑道:先生好有情调哟!农民说:”情调个P,五十块,草地上五次。

话糙理不糙。一如赵老师一贯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缓缓地说道:

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一对狒狒正在亲热。就在这时,一只雄性狒狒突然闯入,向那只正在亲热的雄狒狒发起挑战。一场混战过后,雌狒狒跟那只后来者跑了……

这就是亿万年来在地球上反复上演无数遍的故事,我完全不认为把这样的故事搬到婚礼上有什么情调可言,还不如草地上五次。

归根到底这不过是女人们装(一个相反的d)的YY,男人要相信这种YY,那就成了傻(一个相反的d)了。

再说就算女人真跟着后来者跑了也不会有好结果的。为什么女人要嫁给婚礼上那个男人,而不是后来的闯入者。最显然的原因就是与那个后来者之间存在着某些不可解决的障碍,而这些障碍并不会因为一次貌似浪漫的行动就解决了。所以短暂的感动过去以后,女人还是要回到婚礼上的。

难道不是吗?

《草地上五次》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