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阮一峰

(3-24)

阮一峰在《暴力的根源》一文中提了两个问题:

暴徒固然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但是这些人为什么选择暴力作为表达意见的手段,这个问题却是不能被忽略的。我们不能不深思,暴力的根源到底在哪里,他们为什么恨我们?

我和你都是汉人,生活在一个汉族人口占90%的国家里,我们都生活得很好。现在假设情况出现变化,我们生活在一个臧人占90%的国家里,臧人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都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且还在不断扩张中,我们会怎样?

刚好我上周也花了不少时间在这两个问题上,就随便说说吧。


一个问题在于,双方在同一个问题上的理解都有根本性的偏差,我称之为没有可供相互参考的共同平台。所以这个暴力根源在他们的理解中,我们的理解中,国际社
会第三方的理解中,都是不一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谈论这个问题缺乏一个可能的基础。更具有可比性的是自由民主的人们是如何反思911的根源?又是如何
做的?

第二个问题在于,中国并不是只有汉藏两个民族,但暴力问题目前来说只存在于有政教合一体制传统的民族(我不说大家也知道,这里说的不止Z族)中,这难道不是更值得考虑的一个问题吗?

《答阮一峰》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