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地是门技术活

这个标题还有后半句:这事脑残干不好。

我所说的脑残就是这位司马平邦(微博原文貌似已经被不可见,这个是截图):

IS烧死卡萨斯贝视频共20分钟长,但我们只看到了卡萨斯贝被烧死的一段,大部分被删除了,那么被删除的内容是什么?是不是卡萨斯贝和他的战友驾着F16屠杀IS的内容呢?如果你看到这样的内容还会觉得卡萨斯贝死得很冤吗?

此言一出,此人的脑残本质就暴露了,被众人狂喷。它还不服,写了《约旦飞行员死于何人之手》试图继续洗地。

遗憾的是,智商是硬伤。

这里存在的几个问题是:

首先,将人活活烧死就是是一件反人类的做法,就已经表明这帮恐怖分子根本不是人。在非人这点上,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一样的,比如袭击查理周刊和袭击昆明火车站的那些。

其次,将两位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残忍杀害也表明了它们就是一帮非人类的恐怖分子。

所以说卡萨斯贝和战友“屠杀”IS根本就是一种污蔑式的洗地,他们是参加了对恐怖分子的战争,他们是在保卫人类的和平。

而卡萨斯贝不幸在战争中成为俘虏,国际公约也有善待俘虏的条款,ISIS却这样对待他,也是与国际社会为敌,将自己列入地球人类以外的物种。即使是以内斗闻名于人类文明史的中共,对待国民党战俘也是基本遵守国际公约的。

即使退一万步说,就算卡萨斯贝在战争中曾经误伤平民,那也是为了拯救更多的平民,因为ISIS推翻民选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有着屠杀两国平民的更大“丰功传绩”。

凡此种种都足以说明它这样的洗地是很失败的,很暴露智商的,但是遗憾的是,相信还是会有不少人上当——这里除了某些SB的ISIS支持者以外,其他的应该都是因为智商比这位还低所致。

顺便说一下另外一种洗地风格:宗教信仰。

查理周刊案就是一个例子。

恐怖主义就是一种单独的,反人类的主义,或者如肾上所说,就是一种最下流的主义。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智商不够的宗教人士仅仅因为对方与自己有相同或类似的信仰,就把它们当成自己人,义务为其洗地,但结果只会是损害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形象。

查理周刊的确对别人的宗教信仰不够尊重,政治不正确,宗教人士如果上门泼油漆什么的,我觉得很正常,但是把人突突了,那就是恐怖分子,就是全人类的敌人。

我之前也说过,不论是宗教信仰自由还是言论自由,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但还是有脑子不好的人说:法律也是人定的,法律也是会变的。但是无论如何都是有原则的——法律维护了其范围内的人类社会的公序良俗,即使是变化也是向更文明的方向而不是相反。

简而言之,如果按某宗教的教法,侮辱先知就要被突突这样的事情也可以成法律,那么如果某人认为他妈是神圣不可侵犯,你要是和他妈吵架,他就有权杀你全家,你觉得如何?

用民族问题来为恐怖分子洗地也是一样的道理,自己试试套到昆明火车站案上去理解一下吧。某些人可得涨点智商了,丢不起那人啊。

最后,从阴谋论的角度上来说,ISIS的壮大背后一定有大阴谋——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它们的资金和武器是哪里来的?一定有某些国家是不干不净的。这也是人类的悲哀之处。

《洗地是门技术活》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