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峰及其它

附带民事赔偿

早上在报纸上看到说其中一位遇害城管家属要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赔偿的诉讼,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这是他们本来就有的法律权利,只是结果意义真的不大。

夏不过是一小贩,能有什么钱呢?就算是拿去他们家庭财产的一半又能有多少,别人捐助给强强的钱应该也不能算进去,他人也死,没法以后继续赔付,就算是法院判给你几十万,你又能拿到多少呢?

已经拿了纳税人90万,还应该会拿到烈士称号。难道还不够?

无非是贪婪之心作祟罢了。

法律问题

既然没有法律问题,这当然是个道德问题。那我们为什么要同情夏,却不应该同情城管?

这几天里,薄熙来被判了个无期,夏俊峰被执行了死刑,连李天一都没能逃过,在国庆前被判了个十年。

关于废除死刑的话题我不想再说了,这事已经从党内先操作起来了,共产党果然是先进性组织。

夏俊峰和李天一是不是都因为律师是猪一样的队友而导致被重判了,我也不想谈。中国的量刑有很多法律之外的空间,归根到底还是看领导的意思。

你还真以为坐在法庭上的那些人多么懂法律么?当然不是没有,但是我们都知道,不多。

总之夏杀了两个人,致一人重伤是不争的事实,正当防卫什么的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在这个前提下,也只能接受这样的法律结论。

之前我曾经在《专制的夏俊峰困境》里说过支持夏的做法,但是从现在批露的信息来看,他像杨佳一样做得过了。

强强和他妈

在夏发案之后到他被执行,一直都被很多人关注和同情,有人认为其中不乏公知的炒作。这种事在兲朝真是很难免的。

然而我仍然愿意站在鸡蛋这边。比如伊能静收养了强强,比如很多专业人士去“帮助”强强画画——虽然我不赞成这种“帮助”,但我愿意相信他们中的大部分是真的想要帮助他们,只是方式方法比较不妥。

再怎么质疑我也一样会同情小贩而不是城管。

除非有一天,那些被城管打死的小贩们也能拿到90万和烈士称号。

你以为这些质疑的声音就是公正客观了吗?无非是另一帮公知而已。

关于城管

这个案子的结论是可以预见的。

我在《专制的夏俊峰困境》里已经说过,这是最坏的结果——领导已经作出了决定,那就是强硬维持现有的官僚资本主义体制,以保护官僚集团的利益为最高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企图分裂官僚集团的人被判无期了……而那些幻想能出赵紫阳的人也可以歇菜了,不可能的,这种妄图消灭这个官僚集团的人必须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而城管,作为保护官僚集团的狗腿子集团的一部分,同样在被保护之列。

关于小贩

很多人不同情小贩理由在于小贩造成了环境的脏乱差。但是有没有人想过为什么?

如果有别的合适的生活方式,又会有多少人愿意受这种苦去做小贩呢?

今何在在《悟空传》里有这么一段:

“你害怕了?那你有没有听见过一种咔嚓咔嚓的声音,那是你的天敌在啃着骨头,它嘴里的东西还没有死,你还能听见它在挣扎,而下一个被嚼的,就可能是你!这种声音在夜里会渗进你的梦里,你居然还能做个关于来年的美梦?你随时都会没有明天的!”

是啊,你觉得跟一帮随时会被城管追杀的人谈环境卫生有意义吗?

再说小贩也并不是必定脏乱差的,至少我在台湾和泰国看到的小贩不是的。

为什么在中国就是?

无非就是那帮花着纳税人的钱的官僚们不干人事,只好找了一帮流氓来帮他们收拾烂摊子,美其名曰:城管。

中国的很多事情都是因为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僚造成的。

小贩也是城市的一份子,但他们又何曾对城市的管理有过发言权?

如果只是因为享受了城管带来的无小贩环境就同情城管的话,那无非是因为一点点小资产阶级心理造成的而已。但是如我在《专制制度为什么必然灭亡》里说过的,对底层人民的进一步压迫,无非是推动那个交点早点到来罢了。到那个时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而我们这种同情小贩的,其实也改变不了什么本质的东西,无非是把交点的时间往后推一推罢了。

领导们的决定,已经使那个结局成为注定。

====分割线====

话说前一阵推上有人说:你们整天说某党这样会完蛋,那样会完蛋,说了这么多年,某党还是没有完蛋嘛。

我不得不说,这种类似的话我也的确说过很多年了,不过我也说过没这么快,怎么也要20年吧——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快十年了。

《夏俊峰及其它》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