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将至

大概是去年在google论坛上第一次知道袁剑的《奇迹的黄昏》。花了点时间匆匆看完,与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相对照来看,别有一番感悟。

其实从观点上看,《奇迹的黄昏》与何清涟的《现代化的陷阱》一脉相承,无非是想说明中国目前走的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现代化的陷阱》出版已经超过十年,书中谈到的陷阱早已经无比扩大,然而中国太大了,至今还没有完全陷进去。

也许有人会因为感到庆幸,认为何女士危言耸听,中国不会陷进去。

可是这些人没有看到——虽然中国现在还没有完全陷进去,但显然已经无法自拔。

如果说《激荡三十年》里的改革开放还是以成就为主——但是其中对于民营经济的描述还是让人看到了改革背后某些无法动摇的根本问题。

而《奇迹的黄昏》则是一个不绕过地将这些问题挖出来,一一摆在读者面前:看吧,这就是所谓的三十年发展奇迹,为了这个奇迹我们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到了今天,这个奇迹即将走到尽头。

在《激荡》里被绕过的六四并没有被《奇迹》所放过,它在这三十年进程中的历史作用本不应被绕过,而对于这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奇迹的背后推动力量,其实大家都心里有数,只是一般的国内资料是不便明说罢了。

就这一点而言,《奇迹》和《脆弱的强权》(Susan.Shirk)都说得很明白:

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发展进程到了第一个十年结束,已经面临着诸多的重大问题,引发六四的根源在于这些问题的集中爆发——这些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价格双轨制导致的腐败、88年价格闯关失败、政治体制改革严重落后于经济体制改革进程等。

而 六四镇压之后,共产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执政的合法性危机——军队是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强制力量却被用来对付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而老邓的解围办法就是92年 的南巡,以不择手段发展经济来维持——从此以后政治体制改革被放下,以经济超常增长来掩盖一切问题,中国进入唯GDP的三个代表时代。

但是这种增长并非没有终点——因为这原本就是一种不可持续的增长方式。正如给一个濒死之人注射肾上腺素固然可以让他暂时回光返照,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加速他的死亡。

经济的增长的确对改善人民的生活质量有极大的帮助,不但城镇人口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便是农村的剩余劳动力也通过外出务工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生活。共产党的执政危机因此得到了暂时的缓解。

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城镇居民已经不能满足于单纯的数量上的改进,开始追求生活质量的时候,不满情绪必然产生。比如各地频发的环境污染危机,以及由于房地产业所引发的如征地和房屋质量等问题。

如果说城镇居民由于忌惮于已经获得的利益而不太可能有什么太过于极端的诉求,那么经济增速减缓导致的就业率下降,并因此导致底层人民陷入危机的话……

因此对于土共来说,经济无论必须增长,甚至必须加速增长。而目前能推动增长的手段已经非常有限了,除了房地产,就是污染环境。这又将反过来激发城镇居民的不满。

今年保八的任务据说是没问题了,然而明年呢?后年呢?黔驴技穷的土共还能有什么狗急跳墙的办法吗?

也许有的吧……

三十年的奇迹也许真的快要走到黄昏了。

然而这也没什么不好,只要相信过了黑夜就将会有全新的一天!

《黄昏将至》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