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甜豆花

甜豆花

豆花,又名豆腐花、豆腐脑。各地叫法不同,但东西都一样的。

我们福建那边传统的豆花有甜咸两种,甜的就简单加糖,咸的则会加虾皮、酱油、粉丝之类。

但是据京院士说,魔都只有咸豆花,而且是放紫菜之类,没有粉丝。

上月京院士去了帝都,头一回见识到甜豆花,惊呼逆天。上周我们在西宫吃了一碗咸豆花,然后拍照发饭否,一帮北方饭友惊呼,这货才是逆天的存在。

其实何止豆花,豆浆也是一样。

我们福建那里只有甜豆浆,从来没听说过这货也能咸的,来了魔都后才知道这货居然真有咸的,只是加了盐的豆浆变得像是稀薄的豆花,完全不像豆浆了。

但是这还没完,别以为豆浆只有甜咸二味,帝都还有更逆天的豆汁……当然,我还没有勇气尝试一把。囧

自焚的藏人

《纽约时报》今天一篇《中国知识分子对藏人自焚集体沉默》不客气地对中国知识分子的集体沉默表示批评:

在Twitter上,中国最积极的批评人士得以逃避政府的审查,畅所欲言。但藏人权利这个话题常常会被异见人士遭到迫害、官员腐败、非法占地,或关于当时其他丑闻的帖子淹没。自去年自焚事件开始频繁出现以来,几乎没有中国学者尝试探讨这个话题。

如果这话针对的是职业知识分子,我没有异议。因为以此为业的人,的确有责任对一切非正义的事情发表评论。但是如果把这种批评扩大到所有中文推友乃至整个汉民族,我就要表示反对。

具体的理由我已经在《几个140字不够说的民族问题》里说过了:

首先,汉人也是受压迫的中国民族之一,有自己的斗争事业要做,藏人又何尝关心过宁波人民的斗争事业呢?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汉人像那些已经沐浴在民主自由的阳光下的外国人那样展现对人类的大爱是不是太过于苛求了。

其次,那些展现大爱同情藏人的批评者们是否可以脑子清楚一点?你们在需要敌人的时候把全体汉人竖成一个靶子,然后在需要同情的时候又说汉人民族主义如何如何。这种说法纯属犯贱,谁TMD会没事去同情把自己当敌人的人啊。

第 三、最大的错误是把汉族看成“一个民族”,如果这样来看,那么把56个民族看成一个所谓的“中华民族”也没什么错了。何况从人类学语言学的角度上说,汉藏 之间的差异并非如想像中那么大。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即使是一碗小小的豆花,也能在汉人中引发各种逆天反应。更不用说汉藏之间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最反对的就是这类挑唆民族关系的做法。汉藏也罢,汉维也罢。必须认识到什么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一碗甜豆花》有6个想法

  1. 多次看到你发表类似观点,看了之后觉得有启发;但也有很多想法,觉得不吐不快。
    在我看来,你的这种观点最大的基础就是基于现实:少数民族人数和实力上弱于主体民族。因此既不能可能先于主体民族获得基本政治权力,又不能指望获得主体民族中同样无权力者的同情和扶助。
    但少数民族基于现实,却会有另一个结论:少数民族不可能放弃民族主义这个最有效的精神动力。因为今天最理性的呼吁,只要被认为不利于统治当局,也会招致残酷压制,所以对抗当权者是需要极强精神动力的。
    写起来发现想写的东西太多,需要好好整理下思路。微博风格写个结尾,大陆改良主义者有两个很好的观察点和着力点:西藏和香港。如果改良能成功,必然先在这两个地方有松动。革命者则无需观察和相互扶助,只要和当权者一样坚定的走既有道路,迎接下一场“伟大”的革命即可。

  2. 我记得小时候吃过的咸豆浆是一碗碗卖的,里面还有切碎的油条。那味道好呀~~

  3. 你说的有道理,民族主义的确是少数民族的重要武器,我只是指出这个武器的使用是有代价的,不能既使用这个武器,又希望博同情。就目前的现实情况来说,二者只能取其一。
    至于说改良,我比较悲观,这条路目前看来希望已经不大。所以当权者根本不理会是否理性,只想把一切不利因素都扼杀在萌芽状态。
    西藏不好说,就香港来看,倒退是很明显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