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成反动派(四)之叫湿节

无论如何,好老师还是有很多,但也无法改变这是个为人湿婊的时代。因为再好的老师教育也顶不住强权统治者给我们的反教育。

前几天的新闻报道了几所非官办农民工子弟学校被关闭了。我不想说什么。表面上的原因没什么好说的,实际的原因无非是两个:

第一、抢了你们官办学校的财路;

第二、洗脑教育有漏网之鱼;

除此之外什么教育质量之类的都是P话——再差的质量也比不能受教育强点吧。这帮狗日的官僚。

以下来自咪咪:

如 果说饭否的“自愿被关闭”有带来好处的话,莫过于这一事变使中国很大一部分犬儒主义者切身感受到了自身权利的被粗暴侵犯,相当数量的网民曾经认为自己无法 抗争什么、所以只要趋利避害便能够独善其身,因为自己拥有一本户口簿,双眼一闭然后那些因为没有暂住证而被驱逐虐待的公民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他们以为自己 能够在饭否上自得其乐,但是残酷的事实让他们成为了意想不到的MicroBlog流亡者,体制就是大灰狼,你不去找它,它也会在饥饿的时候找上门来。

几 十年以后,或者几个世纪以后,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大家会觉得网站备案、GFW、绿坝软件、诸如此类的事情,都是好事,因为它们让许多中国青年认清了这个 社会的本质,不再对旧制度抱有幻想,开始期盼新制度的到来,从而大大加快了社会变革的速度。要是没有它们,许多人也许要过许多年才会对现行制度产生怀疑, 从而进行彻底的反思,新制度就会因此少了许多支持者。统治者越是凶恶,其实越表明他的恐慌和虚弱,而历史就像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总是在耐心地等待被侮 辱和被压迫者的胜利”。

无论如何,中国的人民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容易被奴役人民,因为他们有超过2000年的被奴役经验。如鲁迅所说:

中国历史无非两种时代,求作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且作了奴隶的时代。

而饭友们的小小心愿不过是:

如果60岁。我们还在一起废话。想想就觉得很温暖。

可是有关方面连这点小小愿望也要扼杀。他们干掉饭否就像是一个专横的大人踩死小孩玩的蚂蚁一样简单。但是不要忘记了——你们正在老去,而孩子正在长大。未来属于他们而不是你们,现在你们也许意识不到什么,或者还洋洋得意于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但实际上你们是在把小风险甚至无风险制造成了大风险——把暂且作了奴隶的人逼成了做奴隶而不得的人。

而这种人叫做——敌人

残酷的现实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我们——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
我们要夺回我们的饭否
让思想冲破牢笼
……”

叫湿节快乐!

你们的敌人已经被你们唤醒,你们下场就是被做成成都小吃《老妈蹄花(使用电驴下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