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去文明的外衣——《性,文明与荒谬》读后

我是在看《精子战争》后不久,接着便开始看台湾学者王溢嘉的这本《性,文明与荒谬》,十几万字的小书很快就看完了,内容也比较轻松,没有太多的理论。

在《论爱情的自然本质》文后的评论中,很多人对我在文中采取一种置身事外的冷酷自然科学研究角度来解剖爱情相当的不满。我预料到了,因为这对于“文明”的人类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观点。但是王溢嘉这本书却指出了在人类貌似文明的性行为中存在着种种荒谬的情况。事实上,只要我们不怀偏见地审视整个的人类文明,荒谬无处不在。

“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Civilization and ItsDisontents)里指出,文明是人类基于现实的需要,将分离的个人联合在一个集体中的过程,个体的发展是“利已的”,而文明的发展则是“利他的”,在这种冲突中,个人的幸福被推到一个较次要的地位上,文明“发明”了各种道德、法律,以压抑依“快乐原则”而行事的性本能,并将此一受阻的性本能转移目标,为下一阶段文明的建造带来为巨大的能源。”

对于弗洛伊德所说的“个体是利已的”这一点,《自私的基因》已经从生物学的角度加以证明。而所谓“文明是利他的”中的“他”也并不仅指“他人”,应该是包括自身在内的一个或大或小的群体。抛开《自私的基因》中谈到的一些动物的利他行为仍然是基于自私的理由以外,人类中的利他更为普遍和人性化,这也正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内容。

正是有了人类文明的存在,才使得人类社会有别于一般的动物群体,因为人类可以通过文明的精神力量去影响和改造人类个体的自然行为。但正如书中所指出的:

“(性的快感来自大脑,)但是要想从“脑”的构造来搜寻“性”这种美好的人生体验,就好像要从“钢琴”来理解贝多芬的“音乐”何以好么感人般,可能有层次上的错误。”

不过我们也并不能因此就认为人类社会的文明一定就比自然的野蛮来得“高级”,这只是人类这种事物的既对立又统一的两个方面罢了。因为没有哪个人可以完全抛弃自己身上“自然野蛮”的方面,因为这样就要死掉了。

不论是从时间还是从空间的角度上来看,人类所谓的文明都是相对的。只从性文明方面来说,王溢嘉在书中列举了如古埃及的乱伦,以及现代某些“野蛮”地区对通奸和婚前性行为等的态度,差异很大,并且很多在我们所谓的文明社会中不能容忍的行为,在这些人类社会中却是可以被接受的,甚至是文明的一部分。可见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文明的涵义也是有很大的区别。

而且很多所谓的文明也是在反复变化或是与“野蛮”相似的。比如在西方传统宗教中,性只是作为生命延续的功能而存在的,所以有只允许用被称为“传教士体位”的姿势性交等诸多限制,然而据研究表明,大多数动物都是只用一种体位交配的,那么这种限制是文明吗?罗马帝国灭亡后,西方的有识之士列出了导致它衰亡的100个原因,其中之一是因为“罗马男人喜欢女上位”。这又难道可以算是文明的解释吗?在经历了长期的性压抑的“文明”之后,现代社会又产生了“性革命”,这又是不是一种“不文明”?在经历一场“性革命”之后,进入的可能是一个充满早泄与阳痿的性功能失常社会。而按照女性主义医师雪儿菲(M.J.Sherfey)在《女性性学的一个理论》一文中的观点,现代文明是男人“强行压制”女性“无法无天”的性需求而产生的。这种男性强加于女性的约束又谈何文明?

从文明的角度来看,人类至少可以分成三类:不知文明为何物的“野蛮人”,知道并服从文明的普通人,领导文明的“文明人”。

人类的文明是多样的。当一种文明对另一种文明进行侵略时,总是喜欢标榜自己是真正的“文明”,而被侵略的一方则是“野蛮”的代表。但我们只要深入细节去看,就可以发现上面说的三类人。代表侵略主体的一群人,便是“文明的领导者”,被动跟随的大众是其中的普通人,而被侵略的总是“野蛮人”。

再书中的性文明为例,在谈及兽交的问题时,作者指出:事实上,真正的禽兽是没有或甚少“异类相交”这种事情的,它主要发生在人类的身上,或者存在人类的脑中,是一种十足的“人性的产物”!回顾整个的人类历史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上最野蛮的事情,往往都是所谓的文明人干的。

前面说过,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的人类会拥有不同的文明。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谓的“野蛮人”只是不服从某些所谓“文明人”所制定的文明标准的一些人罢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的自然属性才是一种超越了人类文化差异的普遍共性。

当文明被剥去华丽外衣,我们看到野蛮才是我们正在失去的最后家园。一如A·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为野蛮人留下的结局。

BTW:本来只是想写一篇书评的,没想到又写多了。-_-|||

tags:

《剥去文明的外衣——《性,文明与荒谬》读后》有9个想法

  1. 1、“荒谬”,建议加上引号,因为其实一点都不荒谬,一切都很真实而自然,并且符合事实本身的情况;“荒谬”仅仅来自于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类对自己的高估和迷恋;2、文明本身的含义值得探讨,从一个侧面来看,仅仅是拥有更大自由的精神主体——这就意味着只有更加“文明”的人才有可能突破兽性的源泉;因此“这个世界上最野蛮的事情,往往都是所谓的文明人干的”,所指当然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是必然的、唯一可能的途径。随便说一些;你的文太长了,看上去很吃力,建议多做减法,下狠心删字才行。

  2. 2、文明本身的含义值得探讨,从一个侧面来看,仅仅是拥有更大自由的精神主体——这就意味着只有更加“文明”的人才有可能突破兽性的源泉;因此“这个世界上最野蛮的事情,往往都是所谓的文明人干的”,所指当然是很自然的事情,也是必然的、唯一可能的途径。———–野蛮的概念就是文明里才有的。谁知道一头猪舔一头驴的jj的时候算什么

  3. 楼上的假设几乎不可能发生,除非是人为。TO:Aether正如Danny.Fang所说,我的文字功力还不够,用少的字说不清楚,不得不多说废话。-_-|||

  4. 本人最近中了memeism的招。从memeism看,或许某些”利他”是meme的阴谋。不见得非要和gene扯上关系。情欲这种meme(信仰)一旦产生就要生存下去,爱情不过是meme谋生的手段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