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一下Stallman

刚从别人那里知道,就在今天下午,伟大的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FSF(自由软件基金会)的主席——Richard.Stallman同志要在浦东开一个讲座。

“自由软件运动和GNU/Linux操作系统” 主题演讲
演讲人:理查德·马修·斯托曼
理查德·马修·斯托曼将介绍自由软件运动的目标和理念以及GNU操作系统的历史和现状。
时间:2005-09-13 下午16:30~18:00
地点:浦东软件园14号楼2楼多功能厅

如此重大的事件居然进行得毫无先兆,与mikeshi和令狐谈起来,不禁感慨了一番。同样是牛人中的牛人,James.Gosling或Bjarne.Stroustrup来中国演讲之事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在CSDN上大作文章——当然,不同的是见这两位都是要买门票的。而Richard.Stallman连宣传都没钱做。

mikeshi说不知道到时现场有没有翻译,这一点我也比较担心。请专业翻译也是很贵的,估计很可能是志愿者提供的翻译,这倒也很符合Free的精神。

mikeshi说:“freeware运动和java和C++比起来,怎么跟地下运动似的”
我说:“倒不是地下,毕竟没有收入,比较穷”
mikeshi说:“说着说着,又说到了freeware的软肋了”
令狐说:“不过我现在感觉自由软件发展得也不像想像的那么好,它太反商业了。现在很多开源软件还是采用了别的协议。不过现在的开源软件倒是确实发展得不容忽视,应该也算是FS阵营里的Linux带了个好头吧”

KUSO一句《东邪西毒》的台词恶搞一下:

其实搞自由软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光技术好,有很多东西不能做。你不想收门票吧?又没钱去收买CSDN,更不想去发SPAM,你怎么宣传?技术高强也得吃饭的。

BTW:帮他宣传一下,赶得及的同志还是推荐去听一下的,我是赶不上了,离得太远。

《八卦一下Stallman》有15个想法

  1. 不由得想起叶公好龙的故事来了……不过这次的事件,我认为首先应该BS一下主办方,如果真的想宣传,在各大论坛发个帖子也花不了多少钱吧。

  2. 那天某火炬说起,有人告诉他人越胖越聪明他立刻叫到“怪不得Tiny那么聪明”我叫到,“寒,这下知道Stallman为什么那么牛了”

  3. Freeware是免费软件,不是自由软件。FSF面对这个同义词也很郁闷。一般用Open Source来说好理解一点。但是说开源又扯到开源的方式是不是更能促进软件的发展,然后Stallman又要说,这如同把Free Software理解为免费软件一样的狭隘,不是因为自由软件更好才用它,而是因为软件本来就应该是自由的。瞧,就是那么拗口。我也是不能理解Stallman那伟大的GNU精神啊,那是个哲学问题.-_-b

  4. 那天在RSS里看到TINY不小心透露的体重,一个顶我两个啊,果然是巨牛无比。^O^FS这个问题果然是复杂,阿七还有深入研究哈。:PBjarne也去过交大,可惜我也没赶上,上回Martin好不容易可以赶上,却又因病入院。sigh~~~这些牛人我一个也没见过。-_-|||

  5. enrms确实一开始就强调 free是自由 而不是免费(用中文说的)另外, rms在q & a阶段也表示,他没有牵涉到open sourse的项目中,他的philosophy和open sourse的不一样%……free software里的自由就好象human rights一样0 你能够自由改动1 你能够帮助你的邻居2 你能够自由发布你修改后的版本

  6. free software 跟 Open Source 确实不一样,我跟猛禽也谈到了这个。很多Open Sources对商业是妥协的,虽然有讨好的嫌疑,但是毕竟比较容易得到认可也比较容易向大众推广。而Free Software反商业反得很彻底,在商业上不会讨好。它更像一种宗教,信仰它的人会很忠诚,而其他的人则会不屑一顾甚至反感。但是不管怎么说,FS阵营的Linux有意无意的被商业利用了一把,并带动了大家对于Open Source的热情,以及大家对Open Source的认识或者误解。真正的Free Software/Copyleft精神,反而提得少了。BTW:录音当然是要的,猛禽收一下,共享给偶吧。^O^

  7. 没有翻译,全英文演讲,一个半小时演讲,后面还有半小时提问。标准的美国北方口音,语速不快,并且感觉得出来他尽量使用简单英语。Q&A阶段问题的质量感觉不那么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