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米生死线

(08-08)

杭州保时捷案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虽然在案发后一个小时,我就已经从网上得到不少相关的消息,但是一直没想要说点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呢?70码事件已经那样了,而且才过去多久啊。

但是今天看到有人评论马芳芳没过斑马线的问题。据说有监控录像可以证明,虽然这里面仍然充满了疑点()。

就算是监控录像可以证明她当时的确是从离斑马线10米左右的地方穿越马路,但这就是她该死的理由吗?

是的,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她的确应该负次要责任——与魏志刚的酒驾+超速相比,偏离斑马线10米的违章的确也是违章了。但马芳芳已经用生命作为代价来承担这一责任了,难道还不够?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马芳芳没有违章,难道她就能逃过一死?

我之所以对此感到愤怒是因为在无忌等论坛上看到有人在谈及这一事件时,不少私家车主表现出对魏志刚的同情,以及对行人及非机动车主违章的怨念。我的一个有车多年的朋友甚至认为“如果没有酒驾和超速,她死了活该”。

我当时就震惊了。

不 可否认,行人与非机动车的违章对于司机来说的确是很烦的事情,这类怨言在无忌上经常可以看到——在那里混得好的基本上都是上流阶级(当然,我是其中混得不 好的),开车的很多。但是从后果上来看,二者完全没有可比性——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的结果可能是赔上自己的性命,而机动车违章则往往赔上的是别人的生命。 就算是行人和非机动车违章,对于机动车来说,大多数情况下只是麻烦而已,但机动车违章又何止是麻烦,还怨什么念。

在我看来,在人的生命这个问题上,是必须加以平等的对待: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样的,不论贫穷还是富裕、学者或是文盲、老人还是孩子……还有病 人和残疾人。

但是泯灭人性的中国奴化教育中最缺乏就是这个方面,这样教育出来的人一旦富起来,难免为富不仁;一旦当了官,难免仗势欺人;即便是无钱无权,也难免走上黑道。

是的,这样的人很好“管理”,但是不要忘记了,这样的人被逼上绝路,未必不会干出其它灭绝人性的事情,比如恐怖主义或是革命……

好吧,我危言耸听了。回到交通事故的问题上。

如果说马芳芳违章就该死,那么与她的轻微违章的责任相比,从公平正义的角度上说,魏志刚的违章足以诛九族。同样基于公平正义的原则,如果私家车主都认为违章的行人或非机动车也都该死,那么同样请你们在违章后自觉去死。

无忌上还有人认为这种针对驾驶人员的指责是嫉妒,是仇富。

去你妈的嫉妒,去你妈的仇富。

我赞同杨恒均的这个观点:《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有人说:你们富起来还不是一样。

谢谢抬举,基于中国目前的体制环境,正直诚实的人是不可能富起来的,所以富起来的总是那种样子的比较多,特别是那些暴发户。

不信,看看孙伟铭和胡斌的差距(参见我在《利益共同体的自我保护》对两种罪名的分析),再等着看魏志刚……

《十米生死线》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