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冲突无处不在

我感觉只要有人聚焦的地方,就会形成特定的文化现象。国家民族之类的大问题暂且不谈,就是网上社区这样的小环境,同样也会有其独有的文化或亚文化特征。

本来要说这个话题的起因是大约一个月前北风与Fenng在饭否的一次争吵。不过后来因为饭否被关掉了,这个话题也就搁下了。转眼饭友们“被绝食”已经一个多月,前一阵令狐跟我谈起饭否的话题,于是我们就围绕这个发挥了一下。

令狐疑问在于:

今 天在豆瓣的饭否官方小组转了一圈,然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是饭否?为什么只有饭否获得了这么大的影响力,而嘀咕叽歪之类的没有这个待遇?甚至我 觉得在中文圈子里,连twitter都没有饭否的影响力来得大。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自己是饭否的重度使用者这么简单吗?

我认为这里的原因有几个方面:

首先是这个跟王兴无为而治的风格有关,嘀咕叽歪一开始就管得太紧。当然王兴可能并不是有意不治,因为他做完饭否后,主要精力转向了海内。

另外如令狐所说:

这应该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应该跟用户也有关系。我觉得twitter最有名的是愤青,而饭否最有名的是话痨团。

这 的确与用户群也有关系。与国内其它的微博相比。饭否早年的完全无为而治形成了一个特定的用户群,这些人对于嘀咕叽歪之类的约束虽然不是不能忍受,但显然是 不太满意的。而相对于更加无为而治的twitter,饭否的进入门槛更低——一方面是英文网站对于国内大部分网民来说总是显得比较高端,加上 twitter被封之后,能访问到的用户就更加是被选择过的——善于穿墙的IT技术人员和持不同政见者。

基本上我认为饭否更多的是被当作一 种松散的“群”在使用。但是饭否又与传统的“群”概念不同,传统的群是封闭的,而饭否是开放的,虽然有所谓的话痨圈存在,但圈子的界限并不明显。而话痨圈 对于饭否来说还是一种有形的存在,而决定饭否之所以是饭否的根本原因在于:它形成一种独有的文化氛围。

就像我后来跟京京谈到为什么饭否不可 替代的话题时作了一个假设:就算是搞一个山寨饭否,实现饭否所有的功能和界面,并且把所有的话痨们都加进去,它也还是不能取代饭否——因为至少它不叫饭 否。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饭否两次被维护期间有大量的话痨涌入嘀咕,却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替代品而已,饭否一恢复就全回来了。以至于嘀咕把“饭否”列入了 敏感词清单。

令狐对此的评论是:

你看看现在的中文twitter,都变成什么了。我收到的消息,几乎没有一条不是RT的,基本上就像一个机器人在采集消息一样。而在饭否,是真真切切的有社区的感觉的,就是你是可以感觉到每个人的存在的。
我觉得话痨文化的特点就是亲民,虽然在那个环境当中是受不了,但是回过头来想,他们贡献了很多精妙的句子,精辟的观点。而且是以一种非常平民,非常同龄人的姿态展现出来。而不像在twitter上,很多观点都是以高人一等的姿态推送出来的

但是看豆瓣就知道,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受不了话痨而离开饭否。这正说明了一种文化现象:对内有凝聚力,对外有排斥性。任何一个新进入这个文化圈的人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并融入这种文化,要么离开。

对比饭否与中文推圈,二者的根本差异就在于文化上。正如滔滔与绝大部分其它微博都不太一样,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是基于QQ文化的,所有排斥QQ文化或被QQ文化所排斥的人都不会喜欢滔滔。

而北风与Fenng的那一次争吵正是饭否与中文推圈两种文化的一次激烈碰撞。

按 照令狐的定义,北风也可以算是twitter上“高人一等”的那类意见领袖之一了——当然,twitter上藏龙卧虎,高人一等的人多了去了,谁也未必就 服谁,但北风至少也是位列其中之一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而Fenng在twitter中的技术意见领袖中那更加是高人N等了。

照说他们两个 不应该会有什么冲突的,但问题就在于Fenng那天没事也跑到饭否来了。来了就来了嘛,但他显然不能融入饭否文化。他的批评先是源于技术层面,以 twitter作为先入为主的标杆,对饭否进行技术上的评论,之后引申到更多的方面,总之就是说饭否没有twitter好。这话北风就不爱听了,于是跟他 吵了起来。

结果很有趣:饭友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北风,而推友们则几乎一边倒地支持Fenng。

事实上如令狐所说“实际上北风不能算是一个典型的饭否er,我一直认为只有话痨团才是饭否 style”,但北风接受并适应了饭否的文化,这次的争吵所表现出来的正是他对这种文化的维护。不可否认Fenng对饭否的某些批评是有道理的,如令狐所说:

说实话,我觉得饭否在技术上的确是有缺陷的。但是它的风格和文化已经形成了,技术上的不足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问题的关键,在我看来,某些技术问题根本不是问题,甚至可以说是饭否的特色。

在 这样的情况下,Fenng的批评本来就不受欢迎,而他之所会激怒北风甚至大部分饭友,根本就在于他用的是中文推圈文化的态度,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对饭 否作了一种教导者式的发言。也许他以为他说的很对,也能像twitter上那样换来一大堆的RT。但是很遗憾不是这样。

之后我们将讨论延伸到Web1.0时代的互联网。

令狐说:

这个跟猫扑是很像的。我刚开始去猫扑的时候,就觉得那个论坛好混乱好简陋啊。不过猫扑风格和猫扑文化已经让这些变得不重要了。
而且我感觉饭否的风格一开始就比猫扑的要更加靠谱。你看那些被人家传来传去的句子,很多都是确实很有想法的,跟纯粹的BT还是不太一样的。
而且从饭否官方小组看起来,饭否用户的忠诚度还是比较高的。
所以我就在想,饭否又不是唯一一家中文微博供应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也不是最好的。为什么到后来他会变得这么有影响力呢。不过现在看来,无为而治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你不管,这个圈子不会散掉,反而会变得越来越好。这也是挺奇怪的一个现象了。
像很多论坛,一旦没人打理,很快就荒废了。

我 想这就是文化的作用了。能够接受这种文化的人就留下来,不能接受的就散走了。但是像猫扑呢则是另一种情况,千橡急于扩大,带来了大量的用户,但同时将文化 破坏掉了。CSDN的水源也是这样,早年也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但随着人多起来,文化就散了。或者说这也是论坛的一个特点,有一定的时代性,它的文化是 不稳定的,多变的。而微博则更有凝聚力。

令狐则认为在猫扑的问题上,千橡的扩张作法并不是关键原因,论坛这种形式的先天不足才是主要原因。 因为论坛里所有的话题都是任何人都看到的,当用户数增加后,原有的文化就会被稀释,然后大家都看到了这种稀释,原来的人心就散了,而新来的人也慢慢看不到 这种文化的存在,于是这种文化最后注定是要消失的。

他继续说:

我那时候跟babyfish说了一句话:说,饭否就是你加怎样的好友,看到的就是怎样的饭否。
所以在饭否,用户增加对原有的文化圈子影响不大,所以这种文化可以不被稀释而继续得以保留。这也是微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吧。
其实如果你不喜欢话痨团,你只要别加其中任何一个人,完全可以在饭否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圈子,跟话痨氛围完全不搭界都可以。
而通过好友,这些不同的文化也能够相互融合,不至于各自发展谁也不待见谁。
其实说白了,这一点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

我 补充说道,微博里每个人都是一个圈子,人与人之间保持一种弱连接,你可以选择你想关注的人。而论坛则是一种强连接,所有人的发帖回帖都会干扰到你的阅读。 而与饭否相比,别的微博问题在于管得过死,定位过于明确,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企图人为地制造出一种文化来。但结果只能是可耻滴失败了,因为文化不是制造出来 的,而是自发形成并生长起来的。

如令狐所说:

但是能不能形成这种文化圈,就不是微博能决定的了,而饭否恰恰就形成了这种文化圈。

不过我认为除了饭否,中文推圈其实也是有它特有的文化的。虽然令狐说那里都是些只会RT的机器人,但这也是一种文化,只不过不同于饭否的话痨文化。一种由意见领袖和大批RT的跟随者组成的文化。这种文化一样非常的内聚和排他。

事 实上,据我所知,在国内微博几乎全军覆没后,话痨圈的不少人其实已经进驻twitter,但是他们明显变得不话痨了,显然是水土不服。就算是我和令狐这种 已经进驻twitter很长时间的人,在twitter上也不怎么说话——令狐前一阵还RT过几句,现在基本不说话;我现在也是RT为主,说话量只有在饭 否上的几十分之一。

令狐说:

也算是文化的影响吧。在那个氛围里你也说不出在饭否说的那些话。

正解。

其实推而广之,这种文化冲突不止是发生在微博圈,而是普遍存在于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恰恰说明互联网归根到底还是人类现实社会的一部分。在现实社会中常见这类冲突:比如软件业经久不息的开源与商业软件之争,Windows与*nix之争(我上次那篇《从Google做OS说起——扯一点关于微软的淡》纯粹就是为了挑起这个争端,反正CSDN就欢迎这种内容),还有在摄影器材圈里多年不断的CN大战、蔡莱大战、胶数大战等。无非都是文化上的冲突。

所以我要说文化冲突无处不在。

而这种小圈子的小文化冲突就已经这样了,你就会知道关于国家民族的大文化冲突其实在本质上是无解的。

好吧,我又悲观了。

《文化冲突无处不在》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