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今天是几百年一遇的日全蚀,可惜上海阴天看不到。推土人云:“挡”最大!

于是,继饭否之后,包括做啥、嘀咕等在内的国内大部分微博都被挡了,目前硕果仅存的还有叽歪和滔滔。

就在日蚀将至之际,新浪和网易的科技新闻版同时被挡(当然现在已经挡完了)。

前不久被挡的还WOW,官方的借口是贸易保护主义

再 早一点,上面有文件说要严防日蚀期间有不良活动,于是让人们想起了十年前的被挡事件——那会我正失业在家,而且穷得也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每天只能看书 看电视,电视也只有CCAV可看,那会主要是看电影台。结果十年前的今天,所以有电视台都在反复放着一档节目,看得人烦S了。

上午蚀甚的时候虽然我们看不到太阳,但外面的天黑得跟半夜一样——甚至比半夜还黑,因为灯光少得多,只有路灯和路上的车灯,几点星星之火而已。

话说微博就是一种星星之火,140字的内容能说些什么呢?无非是一两句话。但是正因为短小,所以传播迅速且难以审查。饭否被挡与7·5事件不无关系。

但新浪网易的科技版又犯了什么天条呢?无非是报道了一起发生在南非旁边某国(该国名已经成为敏感词)的贿赂案(BBC的报道)。说实话,这个国家摆脱殖民统治没几年,而且几乎从来没有在国际新闻上出现过,新浪网易的编辑怕是未必知道它在地图上什么位置。只所以要报道这个小新闻,无非是因为此案与国内清华同方集团旗下的某公司有点关系。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星星之火般的小新闻会把自己搞死——某公司前老总现集团公司大波士——胡Hiphone——乃当今太子!

于是,毫无意外地被挡了。同时被挡的还有所有提到相关敏感词的境外网站。

胡Hiphone于是一挡成名,各种小道消息迅速被推遍世界各地,呈燎原之势。

一如十年之前,我本来从未听说过某功组织,但是那天的CCAV让我知道了。知道之后还居然偶遇了一位某功同学,并得借其经典一阅。说来那位同学也真强大,他本来也未听说过,但是为了追求一位练功的MM,所以也加入了——要知道,他加入的时候可是在722之后。

当然,我还是要再次声明,本人对某功全无好感。盖因鄙人当时是一位坚定的科学教信徒,看了某功经典《转某某》之后非常不满,因为此异教徒经文对我科学教有太多污蔑和歪曲。虽然现在已经不信科学教很多年,但个人还是认为信某功还不如信科学教。

貌似我还忘记了说WOW。那的确是个危险的玩意啊,那么多人玩,万一被组织起来那还得了。8过貌似以前人家有组织也不过只是在游戏里组组玩的。现在这样不让人玩,难道是想让人下线组织?

唉,还是要恶意地猜测一下九城,莫非是他们向有关方面举报说其中存在组织?

可耻的CCAV还找来那个恶心的陶宏开叫兽。早在陶叫兽刚开创网瘾产业那会我就批判过丫还不止一次。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丫居然还变本加厉地闷声发大财了。这回陶叫兽在CCAV上拿WOW比作毒品——你丫才是拿“戒网瘾”当毒品卖给家长的贩子,这种贱人就要拖出去枪毙五分钟。更贱的是CCAV还摆出YD的体位来让陶叫兽做活体广告。

等WOW玩家们在网下燎原了,某挡才会知道这一把算是被九城拐带到沟里去了。

话说这个日蚀实在是个很好的隐喻:信息自由就像是太阳,再怎么挡也只能挡住一时。丫们也许会为这个阴雨天感到庆幸,但这虽然可能是因为丫气数未尽,但也可以理解成回光返照。

BTW:17号晚间上海电信的线路访问国外网站速度几乎为0,用TOR也不行,一段时间后恢复。疑似在砌挡墙。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5个想法

  1. 17号上海电信访问所有外省市网站都有问题,只有本地服务器是正常的。希望不是真和墙有关,否则那是在砌省市墙——相当恐怖啊!

  2. 开逻辑玩笑被封掉 真是阿弥陀佛可喜可贺啊 好在小禽没有成为肉鸡 还算OK 看来天空猎手就是不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