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

昨天没看多少电视,不过记住了四个在电视上露面的人:

《对话》的嘉宾是新加坡的李光耀。他说起七八年和老邓见面时,老邓对他说小地方就是好管,如果他只管上海这么大的地方,一定可以做得很好。不过我们的一些官员连一个乡一个村都管不好,却还能提拔到县里市里,结果可想而知。

《中国周刊》则说到一位美容整形失败者走上镜头,坦言二十万整形失败受害者的痛苦。那期沈冰采访她的《新闻会客厅》我也看了。不可否认美容热的背后有虚荣的驱动力,但是在另一方面,全社会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容貌岐视。在很多情况下,比如就业,长的PL的人一般就业机会要多一些,就算是从事性服务行业的,长的PL的收入据说也会比较高。这如何能不让她们甘冒巨大的风险去做这些手术呢?

还有一个忘记什么节目说到现任的外交部长李肇星。他是在钱其琛之后我最欣赏的一任外交部长。李部长说:外交部是人民的外交部。其实所有的政府部门都是人民的,只是很多官员没有这个认识罢了。

《面对面》好像是头一次请像谭明林这么特别的人物来做嘉宾。其间谭明林说到他78年高中毕业后,在供销社工作,一个月工资七块五,除了交五块钱给母亲外,剩下两块五除了吃早点(据他说那时一根油条才五分钱)就是买书,他还记得当时他看的书中的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当时还以为是采访什么先进人物,结果却是:谭明林,又名谭晓林,大毒枭,曾经控制了中缅边境一半的毒品交易量,至其被捕为止,共贩卖毒品达两吨之巨。一个四川人,不远千里,来到缅甸,把金三角人民的贩毒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要钱不要命的精神。^_^

《四个人》有5个想法

  1. 因为受不了<对话>的那个主持人,所以基本上不看这个节目了.现在上海卫视的一个访谈节目我看了一期,觉得还不错,是张蔚主持的,我觉得还不错,不过就是不记得节目名字了^-^

  2. 因为受不了对话里面的人的理解能力还有水平的低下愤而不看了。前一阵子,罗伯特·清崎来了,对话采访,看看那些清华北大的研究生们吧。我打保票,他们连清崎的第一章都没有好好领悟,问问题那个破烂啊。白痴研究生们……当时我就太失望了,然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不会赚钱了。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