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成反动派

(06-27)

胡戈改编的《被逼的》我一直很喜欢。这年头谁不是TM被逼的。

插入:就在写本文的时候,迈克尔·杰克逊去世了。《被逼的》就是KUSO自他的《Beat It!》。

就CCAV打击GOOGLE这件事情来说。其实谷歌(不是GOOGLE)早就已经被阉得很河蟹了,反而是百度比较不河蟹(至少在作本文时,百度上搜索“六四事件”的结果还是很丰富的)。

真正的原因大概包括这些:

比如Google的热门搜索提示会有很不河蟹的内容——早先这个功能正常的时候,在搜索框输入“共产党”后,下拉提示的内容非常丰富。(这是被CCAV之前谷歌搜索唯一不河蟹的地方,所以CCAV要拿这个功能下刀)

比如GoogleReader可以通过https安全地(不受GFW监控)订阅那些被墙的RSS。

比如GoogleDoc可以通过https安全地发布那些不河蟹的内容。

还有GoogleSite、GoogleBlogger、GooglePicasa、GoogleVideo(Youtube)……

从阴谋论的角度上说,我们可以想像某个邪恶的竞争对手(我可没说百度和绿坝)企图打压谷歌,于是向有关部门报告了以上问题,但有关部门是那个即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所以不能拿这些理由说事,于是在CCAV的掺和下,以反低俗为由搞了一把。

当 然,谷歌在这里确实有把柄被抓到——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低俗是人类进步的第一推动。只是CCAV这一次的事情做得实在是太难看了。高也穿帮在先,之后又 有基于GoogleTrend的技术分析——可见CCAV的低俗水平太差了,也不事先去百度要一份最热低俗搜索关键词列表,想了那么几个在儿狼友们看来实 在是很傻很天真TYTSTN的关键词。去百度用“口活”或“潮吹”为关键字搜一下吧,长点见识再出来混。

其实墙这件事对我们这些老道士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都穿了这么多年了,用得很习惯了,无非是速度慢点比较讨厌罢了。虽然网络上的确有很多比较极端的自由主义者,但我觉得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反极权主义者的态度是比较平和的。比如我。

我一向倾向于尽量客观地针对事实进行,而不是盖上高帽子就批斗一番。对于相当一部分自由主义者的观点,我也并不是完全赞同的。

但是前几天墙Google一事还是引发了很多人的暴怒。我是在饭否上骂了粗话的,其它饭友及Twitter上也看到相当不少。甚至一些平日相当文雅不谈时政的技术人员也忍不住,其中还有共产党员。

插入:然而这年头要退党也很为难——虽然按党章所说“无正当理由连续6个月不交纳党费的,按自行脱党处理”,但由于程序上需要支部会议表决,所以也不是这么简单就能退掉的。我都几乎要以为某功与某党是一伙的,要不是某功搞什么退党活动,退党应该不至于会这么困难的。

可见墙Google这事情做得有多么的SB,虽然有关方面一举证明了你们的确有能力并且有勇气封了Google,但这样做的后果无非把更多处于中间甚至自己一边的人逼到了反对的一边——我们就是这样被逼成反动派的。

其实不论是当局在网上干的这些恶心事,还是在网下干的如石首、东明、闽清……等更恶心的事情,还有北京那些“被自愿”参加60周年活动的学生们,无非是在以一种SB的方式在加速挥霍自己的统治资本。

孟京辉在《空中花园谋杀案》一戏中有这么一段台词:

纽约一名女子从高楼不慎失足坠落,经过23楼窗口时看到她的闺蜜,闺蜜问她感觉如何?她回答说:
到目前为止感觉还好!

嗯,到目前为止。

《逼成反动派》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