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经济方法看拍照打拐

本来年前就想写这事,只是最近一直都太忙。刚有点空就简单说几句吧。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都市传说,说的是某人和新婚妻子去欧洲某城市旅游,结果妻子在一家商店里试衣时神秘失踪,报警后警察也没有找到她。直到多年后,丈夫偶然在东南亚某地看色情表演时见到了已经被砍了手脚做表演的妻子。

虽然我经常调侃说经济学是相当扯淡的一门学科,但有时候还是有点用的。比如对付这个传说。

按 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每个人做决定总是要进行理性的分析,不会做亏本生意的。在这个传说中,某些人(比如黑帮)在试衣间里绑架了一个外国游客,然后弄成残 疾,再弄到另一个国家通过表演来赚钱。这其中涉及的成本和风险远远大于收益——色情表演能挣多少钱?跨国绑架——还是绑架可能导致国际纠纷的外国游客—— 需要动 用多少人力物力和其它资源?而且因为国际影响巨大而带来的风险也是巨大的,根本就是个亏本生意。我唯一能想到不亏本的可能性就是有人与受害者有深仇大恨, 花大价 钱请人这样报复他。即便如此也没有必要到国外去犯案,在国内做成本要低得多。

当然,偶尔可能会有个把发神经的非理性的人,不过那种人可能有这种能力办这种大案子么?

拐卖儿童弄残了乞讨也是一个近乎都市传说的东西。无非是看了《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就信以为真了。当然这种事情应该有,这同样可以用经济方法来分析。不说电影里印度的情况,直接看中国的情况:

拐 卖一个儿童在中国的成本是多少?按照一般拐卖儿童的市场价,不过几千块钱,出去乞讨的话,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赚回来,弄残疾的话可能可以要到更多钱 ——但更多的时候并不是故意弄残疾的,因为直接买残疾儿童显然更便宜,被弄残疾的儿童大多数是因为“业绩”不理想而遭到严重虐待而残疾的。

但 是即便如此,拐卖儿童去乞讨仍然不会是人贩子的首选,他们显然更喜欢做一杆子买卖——直接把孩子卖给需要孩子的家庭。因为自己带着孩子去乞讨赚钱花的时间 精力不如多拐卖几个,毕竟他们干乞讨不专业。而且乞讨显 然也不是简单的活,要看孩子,养孩子,还要跟别的乞丐抢地盘,哪那么容易。但偶尔有个把孩子被卖到丐帮那也是不可避免的。至于说专业乞讨,20号的 《1/7》里报道了某地有家长把孩子租给专业丐帮从事乞讨工作,当地政府包括什么人代之类的都对此避而不谈。可见乞讨和拐卖在中国根本就是两个关联度不高 的产业。经济学上有一个基本概念:专业分工更 有经济效率。人贩子专业拐卖,丐帮专业乞讨。

再看风险。拐卖儿童当然有被警察抓到的风险,但实际上在中国,这种风险并没有人们以为的那么高——从几千块钱的市场价格上就可以看出来。或者可以看看老彭的经历《真实记录我的苦涩无助的寻子日记》, 相关部门的不作为直接降低了人贩子的作案风险,而到老彭上访的时候,有关部门就很积极了。这也可以用经济方法来解释:办这种拐卖案费事且成功率低、风险大 ——特别是当孩子已经被卖出后,解救难度极大,因为买方当地的家族甚至政府势力都会介入阻挠,警方可能要冒生命危险——所以他们索性全推给家长自己去想办 法,反正也对他们没影响。但是 到了上访的阶段,一则对他们有了影响,再则可以以维稳的名义捞钱捞好处——比如老彭被旅游那段——这时他们就积极了,因为有收益了嘛。

顺大便说一句,这个被随手拍运动当作成功案例的例子其实跟随手拍运动没有直接关系,小彭并不是被拍到求乞才被找到的,而是因为有人在微博上转发了老彭发的小彭照片,被见过收养后的小彭的人看到才找到的。

由 上面的分析可见,拐卖儿童之所以多,在于做人贩子的成本和风险太低。但大部分的孩子还是流向收养市场而不是丐帮。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丐帮里被随手拍折腾的 大多不是拐卖的。侵犯人权的事情别人都说太多,我不说了。而收养家庭为什么要买人贩子的孩子而不是福利院的,显然其中也是经济原因作用——中国很多福利院 也在卖孩子,价格比人贩子高近一个数量级。这个别人也说太多,我也不说了。

再顺大便说一句,其实我支持和菜头发起的“随手拍解救湿足妇女”的“活动”。人贩子拐卖的主要“商品”除了儿童就是妇女了,而被拐妇女也只有两个去向——卖到乡下给人做老婆,卖到城里做湿足妇女。在这两个市场中,湿足妇女因为收益比较大,市场占有率会更高一些,相比被卖到丐帮的儿童来说,这个比例要高得多。如果随手拍救儿童有如此之高的社会意义,那么随手拍救湿足则显然有更高的社会意义。

13号的《1/7》采访于教授的时候,总结称这次随手拍活动体现了网民的公民意识云云。少扯蛋吧,一群不经过独立思考就只会跟风起哄的SB算哪门子公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