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

今年开年,推上最大的话题就是吵架。最热闹的两起自然是分别源于两位名人:郭艳茹和王佩。王佩那起是因为盗版的问题——当然因为涉及水果,问题就比 较复杂。这个不提。郭教授那起则是因为拆迁和经济学的问题。这个也不提,我当时也只是在尾声阶段讨论了一下经济学的话题,但是后来想想还是不妥的,咱跟郭 教授级别差太远,不能把自己搞得像民科。

刚看到推上这位前医生同学 @xdp1999 说:

拆迁是以发展对抗人权,听起来好像中国的乡镇农村都是文化生活高度发达的田园牧歌社会被推土机破坏,这种论调无视明显的事实,那就是拆迁实际上是财产增值的机会,居民普遍希望被拆迁,问题的焦点是补偿额度的争议和解决争议的程序。

想评论一下,但是140字实在不够,就整一篇来说吧。

不论是补偿额度的争议还是解决争议的程序,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法”字。而有了这个法,拆迁中的财产增值就少得多了,交易价格也会趋于“合理”。

而 现在的“不合理”暴利则源自于政府对土地资源的垄断,开发商和被拆迁方不过是用各自的方式争夺各自的利益,或者说在这种“不合理”的环境中谋求一个新的 “合理”价格。而最终的高房价结果自然是由买房人承担——从这个角度上说,买房人应该支持强拆,因为这样至少可以从减少被拆迁方收益的方面来减少自己的购 房成本。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

反之,如果在自由竞争的法制环境下,开发商必须考虑到利润是不是足够。一方面因为被拆迁方的财产权受法律的 有效保护提高了开发商的拆迁成本,另一方面自由的土地供应增加了开发商的选择余地,可以促使开发商在高成本强拆和低成本换地之间作出理性的选择。而被拆迁 方也面临着由于过高的要价吓走开发商而失去增值机会的风险,这同样抑制了贪得无厌者的胃口。于是价格趋于“合理”。

另外,拆迁增值什么的只 是大多数情况,用于经济学上的研究没问题,但出于自由和人权的考虑,我们还必须把所谓的各方还原成一个个的人——无视个体的差异是典型的极权主义做法。于 是我们可以看到,除了那么一小撮人是贪得无厌的,也总有那么一小撮的人并不是那么在乎钱的(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在这里崩溃)。比如《UP》里那个老头。于 是就有人因拆迁而死——贪得无厌的人总是贪生怕死的,所以不会是他们。

其实 xdp1999 同学这个说法大概算是郭教授那次吵架的余音,也算是支持郭教授观点的一个旁证。然而郭教授关于拆迁的研究可能是能与理论吻合,也可能在某些情况下真的是对的,甚至有可能就是真理。但是我作为一个经济学的菜鸟,仍然有保持不同意的自由。

不妨再次重申被我当作宗教来信仰的C.Alex的观点:

一 个生机勃勃的村庄或城市,只能是由住在其中的人建造的——其实建造这个词并不准确,因为生机勃勃源于无名特质,而无名特质是无法建造出来的,它只能是”生 长”出来。农村没有田园牧歌的文化生活,但拆迁和规划建设同样没有无名特质。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人们失去的永远比得到的多。

其实推上多少吵架不过是源于140字不足以完整表达参与方的意见,结果增加了误解,最终引发不必要的吵架,其实回头去看,基本没啥有营养的内容。

《拆迁……》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