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成长

(5-19)

庄表伟写了一篇《我的野蛮成长》,写得很好,谁的成长都不容易。类似的还有刘未鹏的《我在南大的七年》,也是讨论成长的话题。

但是相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其实已经是很幸福的。以庄表伟来说,至少在1986年,全中国没有几个小学五年级的学生能接触到计算机。1986年我在乡下读小学三年级,连计算器都很难得见到。

所以,就如我三四年前写的那样《人,生而不平等》——现在是写不出这样的文章了。囧。

相关的话题还有一篇是三年前写的《关于穷人》。

正因为如此,我很能理解《关于王建硕儿子的上学问题》,因为老王怕了。

引一段《悟空传》里的话说就是:

“现在你和他们没什么不同了,你们会在云雾里面无表情,毫无目的地飘来飘去,我曾羡慕你有灵魂,可现在,你却为了当神仙,把它丢了。”紫霞冷笑着。
“这样我便可以没有痛苦了。”孙悟空说,他用头去撞身边的树:“你看,我现在已经越来越感不到痛了,这真是件美好的事。”
“痛苦是什么?你那么怕它?”
孙悟空忽然目露凶光,一把揪住紫霞恶狠狠地说:“当你梦见自己是一只松鼠的时候,在那大森林里,深夜,你有没有听到过那种嚎叫,当看见自己的腿被撕下来 时的嚎叫!你害怕了?那你有没有听见过一种咔嚓咔嚓的声音,那是你的天敌在啃骨头,它嘴里的东西还没有死,你还能听见它在挣扎,而下一个被嚼的,就可能是 你!这种声音夜里会渗进你的梦里,你居然还能做个关于来年的美梦?你随时都会没有明天的!你在树上,一刻也不敢睡死,随时注意着不寻常的声响,你会担心, 一睁眼的时候会看见一张血盆大口,你的身体随时都准备弹起来逃命或搏斗,每一个晚上都那么的长,直到天边的微光照到你的眼皮上,你会想谢天谢地又多活了一 个晚上,为了你又赚到的一天,在这个白天你要尽情地蹦跳、狂叫,把所有能找到的吃的塞进嘴里,但是夜晚很快又来了,你甚至还来不及找到一个朋友,你会想你 受够了!但是你都不能不活着,你恐惧着生,却又恐惧着死,你不知道你每天为什么这样活着。哦,现在你知道了,我为什么要做神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