掺和ZOLA的PK

(2006-10-28)

ZOLA一到年会上就跟人PK开了:《网志年会首轮PK之三个对立观点》。ZOLA是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可惜这三个话题我不能完全支持ZOLA。

第一、银行的钱也是老百姓的钱,亏了银行的结果还是亏老百姓。昨天世界有史以来的最大一次IPO就是中国工商银行,可惜只在A股和H股市场发行,要到NYSE去发的话还可以把这帐算到美国股民头上——当然美国人比猴还精,才不会干这种蠢事——所以结果还是中国股民去消化。

第二、这一点我支持ZOLA。权来自于需要,植物人都没有意识了,哪里还有什么需要。如果植物人有合理的需要不给予满足那当然是剥夺它的权,比如不给它吃喝拉撒是肯定不行的。但是性欲毕竟不同,什么时候需要,需要多少那也是不能强加的。当然那个要和植物人做爱的人是有权的,这个不能剥夺。

第三、通货膨胀是一个宏观经济学概念,衡量的是货币的普遍购买力,个别商品的涨价是不能算作通货膨胀的。这一点ZOLA是不正确的。

《掺和ZOLA的PK》有13个想法

  1. 要是那天晚上你在就好玩多了。。开始他们连什么情况是升值什么情况下贬值都弄错了,这个话题会继续。。过会有空再写:)

  2. 大乘般若经以及龙树的中观之学,都极力破斥烦琐的名相戏论,认为各种知识见解,徒然令修学者心中产生虚妄念头,有碍见道,因此强调“无着”、“无住”、“无作”、“无愿”。邪见固然不可有,正见亦不可有。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3. 小超大姐很赶潮流么~回复一下第三个观点,这个观点偶相对而言比较熟悉一些。通货膨胀不能只从单一商品的涨跌来看。这是因为消费者完全有能力通过调整自己的消费模式,从新适应价格模式的变化。比如苹果上涨了8%,而香焦下跌了9%。如果消费者对这两种水果都同样喜爱的话,就完全可以通过多买些香焦,少买些苹果来达到同样的快乐程度。这里再提一下价格指数的计算方式:拉氏价格指数——人们在第二年需要多少钱才能买到与头一年相同的商品。这个指数一般会高估了通货膨胀率,因为其忽略了上面说的消费者自我调整的能力。帕氏价格指数——通过询问人们在第一年需要多少收入才能购买他在第二年实际所购商品而计算出的。这个指数会底估了通货膨胀率。如果我们分别得出拉氏指数为8%,帕底指数为6%,那么我们就能知道通货膨胀率应该在6%和8%之间。参考自《费里德曼的生活经济学》而关于Zola在第三个观点中所举的例子,我觉得举得不是很得当,反而用在商品定价这类的问题上会比较好。

  4. 第一个问题,炒房亏的是谁首先要看是在哪个国家,是什么样的金融制度。在心照不宣的背景下,炒房表面上看是银行亏,其实就是国家亏,自然,等于老百姓亏。SO,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第二个问题,大叔有点自相矛盾。如果说植物人还有基本的需要,是不是可以用大叔的观点反证植物人还有基本的意识?再说,目前看来,植物人不是脑死亡,只是没有行动能力,但是不能肯定他就完全没有意识。个人认为,植物人——只要还算是活的——就有做爱的权利,至于他能不能做,是另外一码事情。不能因为他不能做,就剥夺他的权利。就好像,你能说一百多岁的人没有做爱的权利么?第三个问题俺不熟,不掺合了。

  5. 植物人——只要还算是活的——就有做爱的权利?为什么活的人(成年人)就有做爱的权利??植物人、小孩都有做爱的权利???

  6. 这个ZOLA水平真的很差。他的很多pk,纯粹是为pk而pk。而且采用的方法要么是非此即彼的两元论,要么是早就被培根批判过的简单枚举法,以为找出几个反证,就完成了逻辑上的批判。简直浮浅、幼稚的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