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五毛时代的逝去

韩寒的一篇《你是小明吗》被性浪删除了,这是在嫣牛博的镜像。其中说到:

最 重要的是,万一他们在微博阵地中表现突出,上头指示要巩固阵地,必须手机绑定时刻引导舆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灭顶之灾,本来就只有一毛一条了,这下好,发 个短信引导一下正好一毛钱,算上手机充电的电费,里外里还要亏损几厘钱。大家不要嘲笑他们,他们一毛钱就能卖身,一千块就能卖肾了,对于他们,几厘钱也是 钱。他们才是真正的活在最底层,但是和统治阶级有着最高度统一思想的物种。

呵呵,现在的事态正在向如我预期的方向发展(见《专制制度为什么必然灭亡》)。从五毛减到一毛只是个开始——说明了两方面 的问题:一是需要的狗腿更多了,二是能剥削来分的钱更少了。

不过我以为五毛的存在并非如韩寒所说,只是为了一毛钱卖身那么简单。实际上只要稍加分析五毛的组成就知道,他们其实都是体制内的人,属于既得利益阶层的一分子——至少是已经加入了这个队伍,就算是现在还没有捞到多少实际的利益,他们也仍然坚信只要熬下去,总有出头之日。

在他们前面,有肥得流油的领导作为他们的榜样,这是胡萝卜;在他们的后面,乌央乌央成群的考公务员的新人是他们的压力,这是大棒。

这才是他们卖力表现的最主要动力。

山东某地不是有过一则新闻说当地公务员亲属如果当拆迁钉子户的话,此公务员将被开除么?这就意味着他们被踢出既得利益阶层,他们能不害怕么?

这是好事。

对于所有的强盗团伙来说,导致土崩瓦解的最常见原因无非就是——分赃不均。

明朝时有个机构叫驿栈,基本上就是各地的政府招待所,相当有油水,应该属于事业单位,里面的工作人员差不多也算是准公务员了。崇桢年间,由于政府经济紧张,就大规模裁减了这个机构的人员。其中有一个叫李自成的人也被裁了。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所以我说从五毛到一毛,只是一个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