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成反动派(五)之不许联想

不许联想被按了,换了个域名以后,原域名又开了,过了一会两个域名都被按了。

本来我是不想谈这事,何况这种事情也不是头一回发生了。屈指算来,最早一次是06年的一次恶搞,导致很多人产生不良反应,我“幸灾乐祸”了一番,并解释了《我为什么幸灾乐祸》。 之后一次是512之后有一回三表提到了一下屋恩总乐椅(顺大便插入一段:有一回我在推土上提到这个,有人问我为什么在推上还要规避敏感词?这真是让我无 语,这是规避么?难道非逼我说“亲爱的温总理”这么恶心的话么?),结果被按了一下,被逼临时不许联想了一次。那一次的事情我也顺大便提到过。

这次的各方的反应还是差不多,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三表在临时可以联想的时候说明了一下情况:

事实上,我的博客从独立域名那天起,我就申请了ICP备案,但是由于换过一个服务器,那个备案就作废了。仿佛你在贵国领了一个身份证,你可以居住在北京,但是你定居到天津身份证就失效一样。原来这个备案相当于结婚证。

2008 年,在奥运会前夕,我开始重新申请备案,马日拉老师申请过好几次,他们既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又不是上床,整的还挺暧昧。这很贵国特色。然后还有一个 部门,专门封没有备案的网站。然后就出现了“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荒唐逻辑。你想在中国开一个独立域名的网站,一定要备案,你备案的时候他们既不说批,也不 说不批,你没有备案就会封掉。你如果想不被封掉,就要去申请备案,你申请备案他们既不说批准也不说不批准,然后就会封掉你的域名。“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 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讲的是从前有座山……”所以在原来的博客上,有这样一句军规一般的话:“如果网站备案已在本公司接入并且通信管理局 审核通过,可以找相关销售人员联系开通!”我倒是想做一个合法公民,但有时候人家不让。

我不知道备个案怎么就那么麻烦,难道独立域名真的就那么可怕吗?你们拥有军队、警察、城管以及核武器,你们连美国都不怕,干嘛怕几个写字的?

这让我想就此事说一下最近关于备案的遭遇。

我代管的一个.cn域名(不是我的)早在很多年前备案规定刚出来的时候,就备过案了。但不是我操作的。最近抓得严,结果通管局说备案信息不合格,要更新。在备案网上查了半天也查不到问题的原因,试过那个查询功能就知道它有多破,总是出错。而且就算知道哪里不合格,但问 题是密码早就丢了,也改不了。当年哪里会想到备案过还会失效。只好按流程把相关材料备齐寄到上海通管局请求取回密码。规定上说是20个工作日完成,结果现 在都快40个工作日了,还是没有答复。打了N多电话去资询,那个公务员也只会说我们在按流程办理,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

每次跟政府机构打交 道,我都会想起卡夫卡的《审判》和《城堡》。当年看的时候觉得莫名其妙的小说,现在想来就是当今中国政府的真实写照——体制怪兽如此庞大,如此强壮,你离 它如此之近,但是你永远搞不清楚它是怎么回事,而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被它吃掉(《审判》),要么一辈子生活在它的阴影之下(《城堡》)。极权主义的国家骨 子里都是一样的,即使穿上了GDP保8的光鲜外衣。

政府可以随时搞出一个又一个的龟腚要求人民去遵守,但它自己去完全不按这些龟腚去运作。这就是老罗所谓的“法无定法”。于是不能不让人时时心生怨念,有一种要跟它拼命的冲动。

反动派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