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年终总结之前

因为个人原因,今年的BLOG写得很少,并不是没得写,而是真的没有能静下心来写东西的空闲。

然而眼看今年就要过去了,还是有写一点什么的必要,不想留到明年。

914事件十三周年

上一篇还是8月的事,之后不久就是天津812爆炸。本来想在9月14日写一篇谈这事的,结果忙一下就耽搁下来了。

十三年前的汤山投毒案几乎是每年我都要提起的旧事,因为它一直都在提醒我:中国还是那个中国;中国互联网,还是那个中国互联网;没有更好,只有更坏。

现在,距离天津爆炸已经过去一百多天了,早已经被人忘记得差不多了。更早之前的东方之星那400多条人命,就更加没人记得了。至于年初的1231新年踩踏事件,现在都快周年了。

新的事件又转移了人们的注意,深圳70多条人命被埋在了土里。

反正死的都不会是赵家人(哏出自《阿Q正传》——你也配姓赵)。

什么时候中国人的生命才能被当作是“人”的生命呢?

我们甚至连谈论这些都不行,因为赵家人会不开心。

比如王五四的文章,我们看着很开心,然而赵家人或者某些精赵(精神赵家人)看了不开心,于是一发就被删,发几篇就被封号。

浦律师更是不过发了七条微博两百多字,结果就被抓起来审判,这是想让他在若干年之后成为中国的金大中么?(参考韩国电影《辩护人》)

查理与猴神

法国今年算是被恐怖分子盯上了,从年初的查理周刊事件到前不久的巴黎恐怖袭击,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再次成为被谴责的目标。

然而对此的所有洗地言论我都是不赞同的,包括浦律师发表的某些观点——我不同意他的观点,然而这是他的权利,我反对剥夺他的这一权利。

宗教自由的前提是在世俗法律的框架内,所有将宗教教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不是宗教自由,而是宗教恐怖主义。

我不想说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至少可以说,所有以宗教理由拒绝接受法律管辖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

猴神一词出自最近看的一本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讲的是一个关于印巴和解的美好故事。

然而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我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本电影,但是我也很清楚现实中的印巴关系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是这样,在有限的未来里,也不会达到这样。

不止是国家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民族和人民关系也是。

正如现在中国的内部民族关系和周边外部关系。

背后的因素太复杂,我们只能说向好的方向去努力,但绝不可以持过于乐观的态度。

川普那种政治不正确的观点之所以现在忽然有这么大的市场,正是因为过去的政治正确矫枉过正。

关于BLOG

我并不想让BLOG变成仅仅只是网摘记录,但很多时候的确是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以前说得太多,该说的已经说过了,再说也说不出什么花来。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什么时间,虽然已经算是不惑之年,然而我对人生还是充满了困惑。

现在的我只想重新做回一个安静的程序员。

914事件十周年祭

钓鱼岛

前几天是911,对于美国人的事情,国内已经没有去年十周年时那么热闹了。不过又有新的热点出来,那就是日本政府从私人手中买下了钓鱼岛。

在性浪吐槽说:

还是别提什么钓鱼岛了,今天是三聚氰胺事件四周年,四年来有什么改变没?你还在喝国产牛奶吗?

然 后就被人骂是汉奸。钓鱼岛主权又不是我的,我自己家的主权也不过只剩50年而已(20年的旧房子),我哪有资格卖国啊。再说要“外争国权”,那也得“内 惩国贼”不是,先找那些有资格当汉奸卖国的人算帐啊,老子交那么多税养着丫们,不是让丫们去卖国的。别这种事情还要我们出头,再说那些日系车主也是爱国纳 税人啊。

三聚氰胺

另一则消息来自FMN:

从2011年开始,人们发现三鹿事件相关官员纷纷复出……形成对比的是,最早揭露是三鹿奶粉导致甘肃14名婴儿患肾病的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上周在微博上透露已经离职,并发出“理想已死”的感言。 http://t.cn/zWsKhxZ

这就是区别所在。

据统计,四年前的受害婴儿中,有30万人结石大于4mm——这是什么概念?南京大屠杀不过30万人,而这30万婴儿却要生活在生不如死的疼痛之中……这30万还是没有计入小4mm的那些。

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那位《我坚信我无罪!》的赵连海还在里面……

914事件十周年

正如四年前简光洲突破重重阻力才终于让三鹿事件见报一样,消息封锁一直以来都是头头们手里的大杀器,杀人于无形。

所以几乎每年的今天,我都要旧事重提:

2005《[每天一日]为了忘却的记忆
2008《中国孩子不如狗
2009《为了忘却的纪念
2010《914事件八周年
2011《为了即将忘却的记念》和《尊严从来都不是被赐予的

因为我说过:

只要信息封锁还在中国存在一天,我就要把这一事件纪念下去。

十年前的那个早晨,南京汤山42位无辜的农民工和学生吃过了早点就再也没有醒过来。而从他们中毒到死亡的那段时间里,有关部门所做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封锁消息。

小四体

因为钓鱼岛的事情,著名的郭小四发表了他著名的爱国脑残体宣言。

这里KUSO一下吧:

你 们就当我是互联网上的祥林嫂好了。我就是十年如一日纪念914事件的人,我就是四年如一日纪念中国911的三聚氰胺事件的人,我就是年年纪念723、 512、非典……的人。你们不用怀疑,这种人是存在的。我就是坚信互联网是通往自由中国的解放道路,十年都已经过去了,我坚信自己不再做祥林嫂的那一天, 已经不会太远。

这就是我的爱国方式——为一个不再有信息封锁言论审查的中国而努力。言论自由的互联网,就是我要保卫的钓鱼岛。

尊严从来都不是被赐予的

九年

今天是914事件九周年,我要说的话,在上个月已经说过了:《为了即将忘却的记念》。

723事故的尾七也已经过去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地,现在它也成了一件忘却的记念。

没有人再去追踪那天的那个瞬间发生之前的原因,反正已经有人背了黑锅。也没有人再去追踪那个瞬间发生之后的种种疑问,反正该埋的都已经埋掉了。甚至歌颂领导处置事故的丰功伟绩的消息也都烟销云散。仿佛那个事情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好吧,其实我今天是要谈911十周年的。

十年

一转眼911都十周年了。前两天各种讨论铺天盖地,而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凑热闹的,不过还是想谈点别人大概不大谈的方面。

十年的时间不能算短了,在这十年里,对于911的评论方向有过的变化在当时都看不太出来,但是十年后回头一看,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自己的观点有了如此大的转变。

这 十年来我也有好几次谈到911,从来不避讳我当年的看法的确是对此事表示欢欣鼓舞,这没什么好觉得可耻的,恰恰说明这些年来自己进步了。而那些不敢承认自 己当年想法的人才真是虚伪,一如土共永远都是伟大光荣正确,历史上所有的错误都是因为个别人脑子被枪打过后的是一时跑偏,伟光正从来没有错误。

恐怖主义

关于恐怖主义的问题,我是很反对那些把美式反恐文明奉为伟光正的观点,再怎么舔美国政府的P沟也不能保证你能拿到美国国籍或者绿卡甚至只是签证。

理由很简单:我又不是美国国民。

美国政府作为一个典型的民选政府,唯一需要负责的就是本国的国民,至于其它国家,那也得先看对本国选票有什么帮助。

至于所谓国际正义或绝对正义神马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难道每个地球人的生命不是一样平等的吗?你们不是嚷嚷着要废除死刑吗?就当我犬儒主义好了。那个胡平一边批评中国青年犬儒,一边又引用鲁迅的话来歌颂中国青年,实在是太过于自相矛盾。

按原教旨自由主义观点来说,恐怖分子也有信仰自由。或者谁敢把伊斯兰教也划作邪教试试。那就又要政治不正确了。

据 某些不靠谱统计,十年来的反恐战争导致了多少多少平民伤亡。当然,这也可以说如果没有反恐战争,平民会死的更多。但历史不能假设,谁知道呢,毕竟爱好屠杀 自己国民的统治者也不是那么多,近百年来大概也就只有毛腊肉、波尔布特等屈指可数的几个(斯大林貌似屠杀的东欧人比俄国人更多)。

不过,没有反恐战争也许死的美国人会更多,这大概是反恐的最主要理由——作为美国政府,保护本国国民是他们应尽的义务,如果我是美国国民,我也会非常赞同。

然而谁叫我们不幸生在兲朝。

尊严

今年谈911的媒体很多都提到了死者尊严。连美国的死人都在被世界人民羡慕嫉妒恨,真是越发体现出生在兲朝的不幸。

然而作为美国人的这种尊严,并非来自于美国政府的赐予。美国政府作为一个民选政府,它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于美国人民的赐予。

《悟空传》里的阿瑶说:

……那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些妖精愿意在地上挨饿,因为没有人对他们说‘赐’字,他们也不靠‘赐’活着……

兲朝人被皇上赐了两千多年,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才会有这种求赐的思路。

美国的911纪念活动,网上一大帮中国人围着看,对美国政府大唱赞歌——这跟重庆唱红歌没什么区别。一帮外国人,毫不利己,为了美国人民的政府,不远万里前来歌颂,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病。

或者这样做就能被赐予美国人民所拥有的尊严与自由?要是真的,那我也参加。

三周年

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多少人还记得三年前的今天,大多数的兲朝P民第一次知道了这种叫做“三聚氰胺”的化学物质。

数以千计的结石宝宝顶不上几千个跟我们大多数人没啥关系的美国人。他们已经死了,而他们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作为一个想要讨回自己本应有的尊严的中国人,被关进了监狱里——虽然据说他现在已经保外就医,据说是屈服了。

那又怎样,他仍然比我们大多数人更有尊严,因为至少他曾经争取过不靠“赐”活着。

靠“赐”活着的人,迟早会被赐死,不是三聚氰胺,就是……

为了即将忘却的记念

把国内的镜像从性浪搬到网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是头一回碰到BLOG被审核。被审的是上周的一周八卦,当然,现在它已经通过了审核。被审原因大家都懂的,因为上周的一周八卦全是关于723的内容。

723已经过去十天了,忘却的救主也已经“被”降临三天了。722京珠高速大巴大火,1115大火,87舟曲泥石流,414玉树地震,512汶川地震,911三聚氰胺……

其实只要愿意统计,兲朝的每一天都有灾难。多难兴邦,只是兴的不是人民的邦,而是官僚们的邦。

上周五晚上,媒体被下了封口令,消息传出,博了不少同情。然而昨天有人对此提出质疑:一个能被封口的媒体与五毛何异?今天更是有消息称:被封口是有封口费的。于是大家恍然大悟,果然都是五毛。

本来本文是要留到下个月来写的,不过现在写也是一样的。

之所以要放到下个月,是因为这几年我有一个固执的习惯:几乎每年的9月14日发一篇纪念文章,用以纪念2002年9月14日在南京汤山中毒而亡的42位人民。

2005《[每天一日]为了忘却的记忆
2008《中国孩子不如狗
2009《为了忘却的纪念
2010《914事件八周年

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事,也许他们的笑容在亲人的记忆里也已经变得模糊,然而我仍然要纪念这件事情。

现在去搜索引擎搜这一事件,能找到的无非是:警察全力以赴,迅速破案,犯罪嫌疑人被从重从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省委省政府重点关注指导……

没有人还记得事件发生的最初几个小时里发生过些什么……42个人中有多少人的生命是在推诿、拖延中一点一滴地消失已经没有人知道了。而当地有关部门在当时最为卓有成效的工作就是

据南京当地媒体的记者透露,案件发生后一个星期之内,在汤山摄影或摄像的记者一旦被发现,全部底片或胶片都被当地有关部门销毁。

反正中毒的都是些农民工和中学生——那些孩子们要是还活着,现在该上大学了吧。

案件在投毒者被执行后,只两三个月便烟销云散,没有多少人还记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封口法的肇始,但是之后无数的类似事件中,封口法都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使用,即使是在因此造成非典那样大的死亡事件之后,这一做法仍然得以发扬光大,并且不断进化形态。

我当然知道不可能有哪个媒体能够真正“负责报道一切”,但只是希望:

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媒体能够抓住一个事件追踪到底。

比如这个914事件,哪个媒体能够告诉我,事件发生的当天,从早到晚,围绕着这一中毒事件到底发生了什么?相关的负责人是谁?后来有没有受到相应的处理?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能够知道这些答案之前,我仍然会每年纪念这一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