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开店

(本文中引用的文章请自行搜索,链接从略——没空弄啊-_-)

在某个平行宇宙里,武大郎并没有被毒死,而是把潘金莲让给了西门大官人,作为报答,西大门官人给了他一大笔钱,于是他拿着这些钱开了个饭店,专门卖他的炊饼。既然他的炊饼生意搞大了,那么必然需要招一些伙计,所以武大贴出了招聘广告,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

身高不得比他高。

快播的庭审

我说了我对某些特定的话题有恶趣味,所以还要再说说快播。

庭审中控方对技术的无知和他们自己的愚蠢让整个庭审过程变成一场笑话。然而这种愚蠢并非是偶然,禅叔多年前在可能吧发表过他的被喝茶经历,当年那些国保问他的问题也都是无知到愚蠢的程度。

之前还经常看到一种说法,就是中国政府虽然烂,但是国内的精英大部分还是在体制内,难有什么外部势力可以战胜体制。嗯,这些就是你们说的体制内的精英吗?

或者现在的情况就是武大开店。以前长者在位的时候,因为他比你们高不知道哪里去,所以有很多精英追随他,长者之后就一代不如一代了?精英们也就流出体制了?

但是砌墙的技术倒是挺好,所以体制还是有希望的?可惜据说墙现在已经是某些商业公司在操作了,系统也知道这种事情还是市场化比较好,领导们只要出钱就好,自然有人能把活干好。

百度必须死

快播的事情刚过,百度卖血友病吧的事情就被爆了。这事真是喜大普奔,百度这个流氓被爆的还是太少。

关于百度的劣迹,朋友们都说得太多了,至于为百度洗地的各位百度利益相关者就省点力气吧,居然还脑补出一个什么隐形者,这种人是有被近害妄想型精神病吧。赶紧去看医生,药不能停。

霍炬师傅对百度的两篇檄文写得很好,当然最好的还是西乔的这句:

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所以百度必须死。

然而我也知道它并不会死,即便霍师傅的第二篇文章刀刀戳在百度员工的心头,他们也宁愿为百度洗地,不会真的做点什么的,毕竟为了还房贷,拼死吸雾霾都不在乎了,还在乎那点骂名么。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谈到员工如何面对自己就职的是一个缺德公司的问题,有人举了一个例子:头头们给你一千万让你去为某墙工作,你接受否?

我的回答是不会接受。不是因为个人道德情操,而是因为对某墙的仇恨太过于大,远不是一千万可以补偿的。

我对于百度的仇恨也是一样的,而且也不是始于今天,大概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十几年前——那时我还不知道百度是什么鬼,只是当我输入google.com的时候,却打开了百度的网页。

然而现在想想,也许只是因为我是个光棍,对生活没有那么多要求。同样的一千万,对我和对别人,意义可能差别很大,并没有可比性。就像同样的墙,对我或都别人意义并不一样。

百度之恶也是类似,所以霍师傅恐怕是叫不醒那些装睡的人们。

携程大概也不会死

与百度差不多时间被曝光的还有携程。

携程的黑历史还少吗?被拖过库,被曝过擅自保存用户信用卡信息,因为高管的感情问题导致网站崩溃…这都TMD什么事。所以这次也只不过是刚好招惹了李淼和ttdz两位红人才被曝光,实际被坑的人有多少谁知道呢,反正相信携程这次还是不会死。

为什么百度和携程不会死?真的只是因为用户无从选择的原因吗?詹老师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原因和雾霾一样,根子还在于这个赵家人的系统。

赵家人需要它们,它们也知道如何让赵家人满意,所以赵家人不会让它们死,否则如果赵家人愿意管这事,按照相关的法律,比如像快播那样审一审…

这样的没有百度的世界一定比没有快播的世界更加令人向往一些。

在武大的领导下,只有更武大的店员,在恶的土壤里,长得最好的产物必须是最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