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事件的反思

逻辑感人

本来大半年不8挂,再懒下去也不是不行。只是大过年的看到这种新闻,加上某些圣母的观点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于是连扯了两篇。

那位叫“饭友经典语录”的圣母(就是我在第一篇里引用的那段话的作者)又有新论,他举了个例子:

一个病人因为没钱买药,他去药店偷了一盒对症的药,但这盒药恰巧就像问题疫苗一样有严重质量问题,他吃了之后濒临死亡。面对这种情况,有人会对他这样说吗:“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盒药是你偷的,因为你不遵规则……(后面的部分转载丢失没看到)

对此只能评论一句:

逻辑感人。

余老师的《老虎吃人这回事》说得很好,很客观。霍师评论说:

余老师写得好,但是现在理性是没有用的,大家都是发泄情绪而已。一切都是两极化,几乎没有取得共识的可能。其实最简单的共识应该是“无论他因为什么而死,人死了,就不要再嘲笑他活该了”我觉得这是基本的人性,然而,现在连这都是没法有共识的。你说逻辑还有谁关心?

是啊,这种时候说逻辑有什么用。

社会张力

所谓社会张力是我06年在《社会张力》一文中提出的一个观点,当年的文章说得比较装屄,其实大意就是:

对立的社会观点必然走向各自的极端,而处于中间的观点则必然处于两个极端的双重压力,最终会落向一端。

我曾经也是一个中立客观的人,但是你们看到了,这几年来我越发愿意站在某一方,而不再试图寻找一个折衷的立场。

因为这对我没好处,而且如果我认为另一方的观点不对,那我最好还是站在对立面来说明,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反思

但是在发完前两篇以后,我觉得还是有值得反思之处。

我之所以选择同情老虎而认为死者活该这个极端,是因为我觉得圣母们对死者的辩护损害了现代社会尊重规则的基础,他们为此甚至不顾逻辑的混乱,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现在回头想想,我的确是做得过了。死者违背规则得到了死亡的结果固然是他咎由自取(这个说法应该比活该好一些),但是他毕竟已经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按照人类的法律来说,他所受到的处罚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所犯的错误,这已经足够了。

所以不论是我们,还是对立方的圣母们,我们其实都在过度地消费这位不幸的死者。这很不好。

附赠一碗鸡汤

假设一个故事:

死者的孩子想去动物园看动物,但是门票太贵了,他们家又太穷,他本想少花点钱,只让孩子们去,但是又不放心,于是决定铤而走险,逃票进去陪伴孩子们。

结果你们都知道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悲剧,全怪黑心的动物园老板,万恶的资本家!

值得同情

这个新年里,并非只有这位死者值得同情。

除夕夜里殉职的哈尔滨警察曲玉权难道不值得同情?显然有不少,当然其中有些人被抓起来了。

还有那些被医闹伤害致伤致死的医生们难道不值得同情?

更早之前的,那几位被杨佳所杀的警察难道就不是人了?

如霍师所说:“无论他因为什么而死,人死了,就不要再嘲笑他活该了”

圣母猛于虎

喜大普奔

姜昆刚讲完相声,年初二,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一个人试图逃票,无视各种警告,翻墙进入了老虎园,结果被老虎咬死。可惜老虎也因此被击毙。详见《宁波官方回应老虎咬人事件:死者未买门票,翻墙钻过铁丝网进入老虎散放区》。
对此群众们一致表示,好可怜。老虎好可怜。我感到很欣慰,这世界充满正能量。
去年有个傻屄害她妈被老虎咬死,今年又有傻屄为了逃票被老虎咬死,动物园真是不安全。然而人要是傻屄了,植物园也不安全。
不过按下面这个说法,打死老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兽性已发,以后队伍不好带了。当然,传闻南非会打死游客而不是野生动物的说法也是不靠谱的。

圣母太多

 然而还是有很多圣母对死者表示同情。如微博上那个说法,这些圣母里有一部分是因为和它是同类,所以感同身受。这些傻屄没什么好谈的,我只想谈谈真的圣母。比如:
宁波动物园老虎咬死人这事儿,现在的网络舆论主旋律竟然是:“因为他违反规则,所以他死了活该。”原来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如此看重规则,如此遵守规则,竟然把规则看得比自(bie)己(ren )的生命还重……
 是啊,怎么说他也是人。我也很想把它当人,我也愿意想像它也有家人朋友会为此伤心难过,但是从人类的角度上说,真是耻于与它为同类,拉低了人类的智商和文明水平。它既然选择抛弃人类文明的法则穿越到野兽的领地,就只能说它是自愿选择了从林法则——弱肉强食。除非它能像段子里的战斗民族那么强——传闻两个俄罗斯人误入熊园的结果是熊被打伤。所以不是我们不尊重它的生命,是它自己不是尊重自己的生命。
文明社会的很多规则都是用无数的人命总结出来的,为了保护更多人的,同情这种傻屄就是漠视其他守规则的人的生命!圣母最喜欢说人命大过天,但是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还有其他人的生命。
否则这事就简单了:它翻墙是因为想逃票,那动物园免票呗——你TMD不想出钱可以不去啊,动物园没钱如何建三米高墙,拿什么喂老虎,或者只能把老虎毙了。或者老虎这种会咬死人的动物就不应该存在,统统毙了就完了,反正地球上也没剩下几只,这事不难——比把傻屄们全毙了简单多了,毕竟傻屄太多。
为什么在现在这个时代,人类早已有能力完全消灭老虎之类的动物却反而要保护它们?因为人类意识到这才是对全体人类有利的事情。人类为什么可以把老虎养在城市里,那是因为有3米高的墙加铁丝网加警告牌的保护。傻屄之所以该死,就是因为它破坏了这种保护所有人的规则,如果为了保护这些傻屄取消这些规则,就是把所有人置于危险之下。

成年巨婴

 最近有个说法很流行,就是说中国人患有一种巨婴症:人是长大了,心态还是婴儿状态。
这种傻屄和这些圣母的心态也是这种巨婴心态——我就是要这样,我就是要那样,你们都得让着我。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要知道后果,犯了错误要懂得承担责任。
尊重既定的人类社会规则有什么不对?我当然不能说我从来没有违反过,但是我作为成年人,我可以对我违反过的规则承担可能导致的后果,不需要你们廉价的同情。这个翻墙喂老虎的人当然也应该为他的行为承担后果,有什么可同情的。
但是老虎并没有违反规则,它的死值得同情。

群体博弈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所有的规则都是经过长期博弈形成的,对整个社会最为有利的。
我之所以要在此对圣母们表示反感,是因为群体博弈论的科学角度来说,圣母们是社会的最大毒瘤,因为它们是社会之恶的生存土壤。
论证过程详见我在09年作的《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一》,基于《合作的进化》一书所说的群体多次博弈理论。经过程度简单模拟后得出的基本结论就是:
在一个“一报还一报”的稳定社会中,即使出现少数坏人也是没关系的,但是只要出现少数不分好坏的圣母,则坏人的势力就会迅速扩大。
总之,我坚持同情老虎,一个不尊重自己生命的傻屄的生命,不值得尊重,除非圣母们去以身饲虎,我就服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