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猛于虎

喜大普奔

姜昆刚讲完相声,年初二,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一个人试图逃票,无视各种警告,翻墙进入了老虎园,结果被老虎咬死。可惜老虎也因此被击毙。详见《宁波官方回应老虎咬人事件:死者未买门票,翻墙钻过铁丝网进入老虎散放区》。
对此群众们一致表示,好可怜。老虎好可怜。我感到很欣慰,这世界充满正能量。
去年有个傻屄害她妈被老虎咬死,今年又有傻屄为了逃票被老虎咬死,动物园真是不安全。然而人要是傻屄了,植物园也不安全。
不过按下面这个说法,打死老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兽性已发,以后队伍不好带了。当然,传闻南非会打死游客而不是野生动物的说法也是不靠谱的。

圣母太多

 然而还是有很多圣母对死者表示同情。如微博上那个说法,这些圣母里有一部分是因为和它是同类,所以感同身受。这些傻屄没什么好谈的,我只想谈谈真的圣母。比如:
宁波动物园老虎咬死人这事儿,现在的网络舆论主旋律竟然是:“因为他违反规则,所以他死了活该。”原来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如此看重规则,如此遵守规则,竟然把规则看得比自(bie)己(ren )的生命还重……
 是啊,怎么说他也是人。我也很想把它当人,我也愿意想像它也有家人朋友会为此伤心难过,但是从人类的角度上说,真是耻于与它为同类,拉低了人类的智商和文明水平。它既然选择抛弃人类文明的法则穿越到野兽的领地,就只能说它是自愿选择了从林法则——弱肉强食。除非它能像段子里的战斗民族那么强——传闻两个俄罗斯人误入熊园的结果是熊被打伤。所以不是我们不尊重它的生命,是它自己不是尊重自己的生命。
文明社会的很多规则都是用无数的人命总结出来的,为了保护更多人的,同情这种傻屄就是漠视其他守规则的人的生命!圣母最喜欢说人命大过天,但是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还有其他人的生命。
否则这事就简单了:它翻墙是因为想逃票,那动物园免票呗——你TMD不想出钱可以不去啊,动物园没钱如何建三米高墙,拿什么喂老虎,或者只能把老虎毙了。或者老虎这种会咬死人的动物就不应该存在,统统毙了就完了,反正地球上也没剩下几只,这事不难——比把傻屄们全毙了简单多了,毕竟傻屄太多。
为什么在现在这个时代,人类早已有能力完全消灭老虎之类的动物却反而要保护它们?因为人类意识到这才是对全体人类有利的事情。人类为什么可以把老虎养在城市里,那是因为有3米高的墙加铁丝网加警告牌的保护。傻屄之所以该死,就是因为它破坏了这种保护所有人的规则,如果为了保护这些傻屄取消这些规则,就是把所有人置于危险之下。

成年巨婴

 最近有个说法很流行,就是说中国人患有一种巨婴症:人是长大了,心态还是婴儿状态。
这种傻屄和这些圣母的心态也是这种巨婴心态——我就是要这样,我就是要那样,你们都得让着我。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要知道后果,犯了错误要懂得承担责任。
尊重既定的人类社会规则有什么不对?我当然不能说我从来没有违反过,但是我作为成年人,我可以对我违反过的规则承担可能导致的后果,不需要你们廉价的同情。这个翻墙喂老虎的人当然也应该为他的行为承担后果,有什么可同情的。
但是老虎并没有违反规则,它的死值得同情。

群体博弈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所有的规则都是经过长期博弈形成的,对整个社会最为有利的。
我之所以要在此对圣母们表示反感,是因为群体博弈论的科学角度来说,圣母们是社会的最大毒瘤,因为它们是社会之恶的生存土壤。
论证过程详见我在09年作的《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一》,基于《合作的进化》一书所说的群体多次博弈理论。经过程度简单模拟后得出的基本结论就是:
在一个“一报还一报”的稳定社会中,即使出现少数坏人也是没关系的,但是只要出现少数不分好坏的圣母,则坏人的势力就会迅速扩大。
总之,我坚持同情老虎,一个不尊重自己生命的傻屄的生命,不值得尊重,除非圣母们去以身饲虎,我就服你们。

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二

这一次的研究增加了一个策略,叫做“一报还六报”——即一旦被对方背叛一次则要报复六次。

但是如果这个策略的对手只有“一报还一报” 和“总是背叛”的话,结果只能是这个策略与“一报还一报”是一样的——它与“一报还一报”保持合作,与“总是背叛”只合作一次,以后总是背叛。所以还要加 上“分类报复”——对所有的人进行分类,对于来自某个人的背叛报复到所有同类人中去。

按随机两分类试验的结果不出所料:

“一报还一报”的得分与原来相当或略低(因为被随机归入坏人类而被“一报还六报”所背叛),“总是背叛”得分比原来略高(源于“一报还六报”首次合作的贡献),而“一报还六报”的得分比“一报还一报”略低10%左右。

看上去也不坏嘛。

但是相比之下,如果把新增的“一报还六报”换成标准“一报还一报”策略的话,它们的得分可以提高约50%,而坏人的得分却基本没有变化!

再把前面的测试中“一报还一报”换成“总是合作“的老好人。结果是坏人和”一报还六报“的得分都大幅提高,但是老好人却被它们联合吃死光了——得分为负数!

同样的情况下老好人、坏人和“一报还一报”的结果虽然是坏人能有略高一些的得分,“一报还一报”的得分比“一报还六报”略低,但是老好人却在“一报还一报”的帮助下得到相当于“一报还一报”60%的得分成绩。

虽然这个测试算是比较粗糙的——因为没有考虑分类与策略的相关性,虽然不能说同类人就一定是用同一策略,但是毕竟有很大的相关性,随机分类的方式会有一定的结果偏差。

不过结论仍然是明显的:

分类加倍报复对于坏人来说基本没有明显的损失,但是对于其它普通人来说,却带来了三分之一的损失,对于与自己采用同样策略的人则会带来超过三分之一的损失——即使加上相关性分类,也只是使得这种有所减少,但结论还是一样:不能明显增加对坏人的伤害,却对自己人误伤过多。

如果加上老好人的话就更不妙了,它们将面对坏人和分类报复的双重打击。

这就是我为什么反对杨佳式反抗,而支持邓玉娇式反抗的科学依据。

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一

因为上文的关系,决定重读《合作的进化》研究一下“一报还一报”策略在不同的环境下如何表现。

书中开始的做法是让各种策略两两结对相互PK,最后统计平均分。我设计了一个程序做法略有不同,我用了三个策略,每个策略创建若干实例,然后随机配对PK,最后统计它们的平均分,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我用的三个策略分别是:“一报还一报”(普通人),“总是背叛”(坏人),“总是合作”(老好人)。

在 三种策略数量一样的情况下,坏人得分迅速领先,因为它们可以从背叛普通人和老好人上得到特别大的好处。当然,随着PK次数的增加,坏人被普通人识别出来以 后,得分速度开始下降,而普通人由于相互之间的合作而得分上升。不过最后仍然是坏人得分最高。老好人则不出意外地得分垫底。

所以书上后面的章节里也提到了,总是背叛的策略是最为稳定的——即使占不到便宜,它也绝不会吃亏。

为了研究不同数量的影响,我尝试了只用普通人和坏人两种策略,结论与上面基本相同,都是刚开始时坏人领先,但是到后面就很快无法再得到分,而普通人的得分速度是稳定上升。

显然“一报还一报”还是有明显的优势的。

然后我再少量地加入老好人。结果发现,只要有少量的老好人出现,坏人的得分就直线上升——如果普通人和坏人数量相同的,只要老好人的数量达到这个数量的一半,坏人得分就会达到甚至超过普通人。

这说什么?这说明你即使不愿意当一个坏人,也千万不要当一个老好人——那等于是在帮助坏人!

推特上有人说得好:

RT @小党 『通往朝鲜的路,是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刚看到的一句话。

所以,鲁迅在《死》里说道:

……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
……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正解。

=====

之后的研究计划分两部分:

一是“一报还多报”+“分类报复”策略的研究——这二者合起来就是杨佳策略。而相对的,邓玉娇策略则是标准的“一报还一报”。

二是基于信息传播的博弈。书里提到的所有模型都是基于信息不分享的,我打算加入信息分享机制试试。另外,书里还提到关于偏见的测试结果,我想这个加上信息传播以后结果应该会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