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开店

(本文中引用的文章请自行搜索,链接从略——没空弄啊-_-)

在某个平行宇宙里,武大郎并没有被毒死,而是把潘金莲让给了西门大官人,作为报答,西大门官人给了他一大笔钱,于是他拿着这些钱开了个饭店,专门卖他的炊饼。既然他的炊饼生意搞大了,那么必然需要招一些伙计,所以武大贴出了招聘广告,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

身高不得比他高。

快播的庭审

我说了我对某些特定的话题有恶趣味,所以还要再说说快播。

庭审中控方对技术的无知和他们自己的愚蠢让整个庭审过程变成一场笑话。然而这种愚蠢并非是偶然,禅叔多年前在可能吧发表过他的被喝茶经历,当年那些国保问他的问题也都是无知到愚蠢的程度。

之前还经常看到一种说法,就是中国政府虽然烂,但是国内的精英大部分还是在体制内,难有什么外部势力可以战胜体制。嗯,这些就是你们说的体制内的精英吗?

或者现在的情况就是武大开店。以前长者在位的时候,因为他比你们高不知道哪里去,所以有很多精英追随他,长者之后就一代不如一代了?精英们也就流出体制了?

但是砌墙的技术倒是挺好,所以体制还是有希望的?可惜据说墙现在已经是某些商业公司在操作了,系统也知道这种事情还是市场化比较好,领导们只要出钱就好,自然有人能把活干好。

百度必须死

快播的事情刚过,百度卖血友病吧的事情就被爆了。这事真是喜大普奔,百度这个流氓被爆的还是太少。

关于百度的劣迹,朋友们都说得太多了,至于为百度洗地的各位百度利益相关者就省点力气吧,居然还脑补出一个什么隐形者,这种人是有被近害妄想型精神病吧。赶紧去看医生,药不能停。

霍炬师傅对百度的两篇檄文写得很好,当然最好的还是西乔的这句:

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它让人们对互联网世界失去信任、对技术失去尊重、在使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知识/信息获取方式时感到恐惧。加剧了信息占有乃至智识上的不平等。这种对弱势群体对普通大众的经年累月的作恶,是最深的恶。

所以百度必须死。

然而我也知道它并不会死,即便霍师傅的第二篇文章刀刀戳在百度员工的心头,他们也宁愿为百度洗地,不会真的做点什么的,毕竟为了还房贷,拼死吸雾霾都不在乎了,还在乎那点骂名么。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谈到员工如何面对自己就职的是一个缺德公司的问题,有人举了一个例子:头头们给你一千万让你去为某墙工作,你接受否?

我的回答是不会接受。不是因为个人道德情操,而是因为对某墙的仇恨太过于大,远不是一千万可以补偿的。

我对于百度的仇恨也是一样的,而且也不是始于今天,大概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十几年前——那时我还不知道百度是什么鬼,只是当我输入google.com的时候,却打开了百度的网页。

然而现在想想,也许只是因为我是个光棍,对生活没有那么多要求。同样的一千万,对我和对别人,意义可能差别很大,并没有可比性。就像同样的墙,对我或都别人意义并不一样。

百度之恶也是类似,所以霍师傅恐怕是叫不醒那些装睡的人们。

携程大概也不会死

与百度差不多时间被曝光的还有携程。

携程的黑历史还少吗?被拖过库,被曝过擅自保存用户信用卡信息,因为高管的感情问题导致网站崩溃…这都TMD什么事。所以这次也只不过是刚好招惹了李淼和ttdz两位红人才被曝光,实际被坑的人有多少谁知道呢,反正相信携程这次还是不会死。

为什么百度和携程不会死?真的只是因为用户无从选择的原因吗?詹老师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原因和雾霾一样,根子还在于这个赵家人的系统。

赵家人需要它们,它们也知道如何让赵家人满意,所以赵家人不会让它们死,否则如果赵家人愿意管这事,按照相关的法律,比如像快播那样审一审…

这样的没有百度的世界一定比没有快播的世界更加令人向往一些。

在武大的领导下,只有更武大的店员,在恶的土壤里,长得最好的产物必须是最恶的。

没有快播的无聊世界

其实我已经很长时间不想谈论热点话题,因为没啥意义,而且别人谈得比我好得多。然而基于某种恶趣味,我还是想谈谈快播,就像去年《纪念1024》。

不过很遗憾因为上班没看直播,只能事后看一点二手消息来扯了。

标题源于最近在看的一部日漫《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

不过还是要先说明一句:我不是快播用户,从来没用过快播,因为我不用Windows很多年。

违法VS犯罪

快播有没有犯罪?按庭审情况来看,我的结论是没有,因为没有有效证据,依照无罪推定的原则,在法律上就是无罪。当然可能法官不这么认为,我也只能表示遗憾。也有专业的法律人士认为现有证据已经足够,然而并不能说服我。

快播有没有违法?按已知情况来说,很可能有。因为色情内容按照中国的法律来说是违法内容,我可以肯定快播的用户中很多是在看色情内容,快播官方也是知道的。

从技术上说快播即便可以方便观看色情内容,它也是无罪的,因为基于两个方面理由:

首先,作为播放器,没有义务为内容负责,就像你不能因为纸张可以印刷色情文学,而判造纸厂有罪一样。

其次,快播并不是内容提供商,它所观看的内容都是源于互联网上的免费共享,最多就是提供了服务器进行内容缓冲。基于“避风港”原则,快播对内容没有管理义务,否则百度、360、甚至电信运营商也需要上被告席了。

技术本身是中立的,看你怎么用,具体到快播的事情上,这个“怎么用”包含了两个方面的意思:官方怎么用,用户怎么用。

我不是法律专业,我不懂法律,但是我比法律人士懂技术。所以我希望法律人士们在搞懂相关技术之前不要随便给人定罪,这种做法很蠢。

色情VS版权

其实从庭审爆料上来看,快播被查的起因并不是色情内容,而是版权,或者说是内容经营权。这也是乐视举报时用的理由:快播没有视听节目经营许可。

这也是兲朝特色的一件可笑之事。

如上面所说,快播根本不拥有内容,也不经营内容,只是一个播放器——和其它播放器不同之处在于它能直接播放网上共享的内容——所有内容都是其它用户(甚至都不是快播用户)分享出来的。理论上它并不需要内容经营许可。正如前面那个例子所说,造纸厂和文具店并不需要出版许可。

再说色情内容。

虽然阑夕的大部分观点我都持一定程度的保留意见,但是最后一点引用娄烨的话谈分级制的部分我完全赞同。

对 于 中国迟迟拒绝电影分级制度,就是——本来是可以把孩子放到孩子房间去睡觉,父母在自己的房间做爱就很正常。现在的前提是有房子,但非要把孩子放到父母的房 间,然后派一个警察站在这儿,不许父母做爱,因为要保护儿童,这个警察就是审查制度。而且警察还换班,每一班警察的标准不一样。

不过领导要这么做的原因也是很显然的:保护孩子只是借口,主要目的是派个警察看着你们。

推荐一下标题参考的那个日漫《没有黄段子的无聊世界》,说的就是假想未来的日本设立了一个文明管理机构,不允许任何人谈论与色情相关的一切内容,把日本打造成一个世界上最纯洁的国家,但是想想也知道这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只会让国民无知愚蠢到近乎变态的程度。

没有快播(及其代表的色情内容)的无聊世界正是当今兲朝的部分写照。缺乏正常性教育的孩子们已经被祸害得够了。

腾讯VS乐视

它们这个案件里最有趣的两个中枪路人。

之前大家都认为是腾讯下的黑手,导致两年前快播被端,而腾讯也一直在默默地背着这个黑锅,无怨无悔。然而这回的庭审却爆料出来是乐视干的。腾讯表示长吐了一口气。

但我一点也不同情腾讯,虽然它在这事里的确很冤。

因为我相信腾讯早就知道是乐视下的黑手,但是它不能说。为什么?因为它们都是赵家人(注)。赵家人不打赵家人。反正快播这种敢在赵家人面前抢肉的必须死,谁弄死都一样。

注:赵家人,语出鲁迅《阿Q正传》,“你也配姓赵”,当前用于暗指在中国占据统治地位的官僚资产阶级。

关于快播的其它

按 之前caoz的说法,快播在早期推广的时候,买了很多色情网站的流量。当然现在他改口了,称那个说法只是猜测,有人指出快播并未为此付费,实际上是色情网 站使用了修改版的快播,利用了快播的缓存服务器,而后这些色情网站通过修改版的快播把流量卖给了百度之类的公司。但caoz称06年他离开百度之前,百度 肯定没有干过这种事。

这种罗生门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听谁的,只能做两种假设了。

一种就是假设快播的确买了色情网站的流 量,那么它肯定不会承认这个事,也不会留下证据——比如支付记录。因为它要盈利的话,最终还是要把自己的流量变现,简单地说就是把色情网站买来的流量去推 广安装快播软件,再把软件产生的流量拿去卖钱。显然色情网站的流量是不太方便卖的,而且可能也卖不出特别好的价钱——毕竟除了某些特定的广告主以外,大部 分广告主是不会接受这种流量的。所以王欣在法庭上说,快播也是色情内容的受害者,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对的。然而这事的特点就是不能说,但其实他们是这么做的——当然,再说一次,这里只是假设。

另 一种就是上面说的,其实是色情网站盗窃了快播的流量,这样说来,快播就更加无辜了,等于是自己的钱被人偷了,还要倒帖缓存服务器流量。但我觉得这种可能性 不能说没有,但应该不大。首先,大部分小色情网站应该没有这种技术能力去修改快播的程序。其次这种伤钱的事情快播应该也会抓得比较紧,不太会是主流。

最 后,快播主观上其实的确是想利用色情流量的,比如著名的“单手模式”——当然这个也不能成为证据,谁说单手就一定是撸管了?就算单手一定是撸管,也不一定 是在看小黄片啊,有人对着老干妈都能撸,谁知道是不是用单手模式看抗日神剧呢?毕竟抗日神剧里有些撸点连日本人都想不到,比如裤裆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