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年终总结之前

因为个人原因,今年的BLOG写得很少,并不是没得写,而是真的没有能静下心来写东西的空闲。

然而眼看今年就要过去了,还是有写一点什么的必要,不想留到明年。

914事件十三周年

上一篇还是8月的事,之后不久就是天津812爆炸。本来想在9月14日写一篇谈这事的,结果忙一下就耽搁下来了。

十三年前的汤山投毒案几乎是每年我都要提起的旧事,因为它一直都在提醒我:中国还是那个中国;中国互联网,还是那个中国互联网;没有更好,只有更坏。

现在,距离天津爆炸已经过去一百多天了,早已经被人忘记得差不多了。更早之前的东方之星那400多条人命,就更加没人记得了。至于年初的1231新年踩踏事件,现在都快周年了。

新的事件又转移了人们的注意,深圳70多条人命被埋在了土里。

反正死的都不会是赵家人(哏出自《阿Q正传》——你也配姓赵)。

什么时候中国人的生命才能被当作是“人”的生命呢?

我们甚至连谈论这些都不行,因为赵家人会不开心。

比如王五四的文章,我们看着很开心,然而赵家人或者某些精赵(精神赵家人)看了不开心,于是一发就被删,发几篇就被封号。

浦律师更是不过发了七条微博两百多字,结果就被抓起来审判,这是想让他在若干年之后成为中国的金大中么?(参考韩国电影《辩护人》)

查理与猴神

法国今年算是被恐怖分子盯上了,从年初的查理周刊事件到前不久的巴黎恐怖袭击,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再次成为被谴责的目标。

然而对此的所有洗地言论我都是不赞同的,包括浦律师发表的某些观点——我不同意他的观点,然而这是他的权利,我反对剥夺他的这一权利。

宗教自由的前提是在世俗法律的框架内,所有将宗教教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不是宗教自由,而是宗教恐怖主义。

我不想说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至少可以说,所有以宗教理由拒绝接受法律管辖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

猴神一词出自最近看的一本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讲的是一个关于印巴和解的美好故事。

然而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我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本电影,但是我也很清楚现实中的印巴关系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是这样,在有限的未来里,也不会达到这样。

不止是国家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民族和人民关系也是。

正如现在中国的内部民族关系和周边外部关系。

背后的因素太复杂,我们只能说向好的方向去努力,但绝不可以持过于乐观的态度。

川普那种政治不正确的观点之所以现在忽然有这么大的市场,正是因为过去的政治正确矫枉过正。

关于BLOG

我并不想让BLOG变成仅仅只是网摘记录,但很多时候的确是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以前说得太多,该说的已经说过了,再说也说不出什么花来。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什么时间,虽然已经算是不惑之年,然而我对人生还是充满了困惑。

现在的我只想重新做回一个安静的程序员。

许云鹤与殷红彬

更正说明:把人名字记错了,真可耻,已更正。感谢各位指出。

======可耻的分割线=======

天津许云鹤案:王老太翻越隔离栏后受伤,路过的车主许云鹤下车扶人并报警,王家人说是被许撞了或惊吓导致摔伤,许自称只是做好事。二审判了许赔10万。

如皋殷红彬案:见《CCAV的报道》。

结论就是,在车上装个行车记录仪是多么重要的事啊。

昨天《1/7》报道了许云鹤案,其间无非是说到此案与南京彭宇案一样败坏了社会道德云云。

让道德先滚一边凉快去吧,这事明显是有法律问题。司法不能公正,谈个P道德。

首 先,可以确定的事实是:王老太翻越道路隔离设施,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章第四节第六十三条;其次,许云鹤当时在道路上正常行驶,没有 证据证明他当时有违章行为,按照无罪推定原则,可以认为他是无过错的(节目中没有透露交警方面的裁定,暂以此假设);因此,同样根据该法第五章第七十六 条,行人有过错,而机动车无过错的情况下,最多负担不超过10%的责任。

所以,天津法院认为王老太的伤情总赔偿额应该达到100万吗?中国的人命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由此可见中国的法律真是狗屎。

这还是法律范围内最坏的结果。

事 实上许云鹤去对车辆作了司法鉴定,结论是不能证明车辆与人体有或没有碰撞,由此可证明,确实是没有对王老太有利的证据。而根据自诉案件谁主张谁举证的原 则,即使许云鹤没有可以自证清白的证据,王老太一家也根本拿不出可以证明对方有责任的证据。既然自诉又没有证据,显然败诉是必然的,许云鹤连10%也不用 赔。

但是天津法院居然在判决书上以假设判王老太一家胜诉。这是一个奇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很可惜的是许云鹤的车上没装行车记录仪,现场也没有摄像头可以作证,否则如果像殷红彬那么幸运的话,只要有证据证明自己清白,完全可以反诉王老太一家敲诈勒索罪。

按 定罪四大条件来看此罪:主体的王老太一家是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客体是许云鹤的10万块钱,客观上是以虚构犯罪事实的方式,用法律相威胁,具有充分的主观 故意。显然罪名是可以成立的——只要有行车记录仪为证。按王老太这个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10万应该够得上数额较大了,三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在等着您,王老太。

从另一方面说,天津法院既然要假设,为什么不以这个判法来假设呢?现在不都没有证据嘛。

归根到底自我保护很重要,趁还没出事赶紧安个行车记录仪吧。一旦真的碰上像王老太石老太这种人,直接以此告丫个敲诈勒索,不如此不足以捍卫法律的尊严,更不要谈道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