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事件十六周年

回顾

2002年9月14日清晨,南京市江宁区汤山镇发生了一起建国以来最为严重的投毒案。因为嫉妒陈宗武(当时报道很多说是陈正武)的早餐店生意好,陈正平在前一天晚上潜入陈宗武的小店投放毒鼠强,导致次日300余学生、工人、军人相续中毒,并最终导致42人死亡。

2013年3月我去了汤山,当然是去泡温泉,并没有想去挖掘什么八卦,毕竟已经过去十年,除了受害者及其亲人,怕是大多数人已经遗忘。

只有我这样的变态还纪念了很多年:

为什么要纪念这件事情?因为这是我所知道的第一起被封锁消息的公共安全事件。

914当天早上案发后,当时人们还不知道案发原因,小店还在正常营业,不断地有人中毒,等到发现原因的时候,已经很多人中毒了。据说当地政府很快进行救援,但是他们也同时抽调了很多力量封锁消息,据说当天下午就全镇封锁,禁止外人进入,只通过官方媒体发布消息。第二天,南京人混得比较多的西祠网站关闭了整整一天。直到18号,外界能得到的消息也只是官媒几百字的通稿。

从维稳的角度上说,这一事件的处理是非常成功的,没有导致任何的社会混乱,所以时任南京市委书记后来官至国家副总理,时任南京市长则官至江苏省委书记。

几个月后,广东出现有人莫名发热而治不好的怪病,官方对此加以辟谣,并封锁消息。又过了几个月,SARS在全国范围内爆发。

现在

现在,有关部门早就不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封锁方法了。

毕竟现在的人们更关心娱乐八卦,还有层出不穷的新热点。

比如,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疫苗事件呢?

前几天是911,社交网络里有提到这事的寥寥无几,至于十年前的三鹿事件,则更是几乎没有。

是的,三鹿事件过去已经整整十年了。

历史

1987年9月14日,中国向互联网发出了第一封电子邮件: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互联网时代。

然而三十一年过去,我们看到的是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

态度之六十四

态度问题

其实昨天那篇《态度最重要》应该只算是一个铺垫,总之对于这些话题,我想说的只是我对此的态度,别人爱同意不同意,在我看来那也只是别人的态度,未必有谁比谁更伟大光荣正确。

对于六四问题也一样。

昨天炸馒头博士放话哪个党能让中国在这25年里有30倍的经济增长。然后被一群人猛黑。我不同意炸博士的观点,但对民斗们也没有什么好态度。如老饱在《啊,八八六十四》所说,那些人里不乏吃人血馒头的。结果裸叔对老饱表示支持后惨遭群黑。裸叔不禁说道:

说来说去还是要站队,我喜欢老饱就要同意他说的每一句话么,我说一只蟹好吃就要连蟹壳一起吃了么。程序员的脑子真的都是方的,除了0就是1,人格缺陷越来越明显,高智商倒是越来越看不见了。

程序员真是躺中了。苏局说:

一般来说对一件事表明立场是为了站队,站队是为了凑人手打架。所以什么立场啊,都是瞎掰的,看不爽要修理对方才是目的。现在谁也不打算修理谁的话。那表明立场这事其实就已经何苦来的呢。

问题在于如果群架即将发生,不站队可能被两边打,所以表明一下态度还是有必要的。

六四问题

对于六四,我的态度其实也差不多。对于学生,我认为他们是SB,对于遇难者(包括学生和无辜市民),我表示同情并且认为历史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待,对于贵党这个屠杀人民的历史责任必须承担,永远不要想洗白。

至于推上的民主人士,的确有些人在默默地做着些事情,但同样也有不少人如老饱所说,只是吃着人血馒头的嘴炮党。昨天最搞笑的事情大概就算是红人空姐闹出来的一千万港币事件了,详见zola的报道。不过遗憾的是这事估计能让嘴炮党们欢欣鼓舞一阵了。

学生问题

之 所以说学生SB,是因为他们的确SB。不是具体的哪个学生SB,也不是说部分学生SB,更不是说学生全部都SB。而是说作为学生这个群体,在政治问题上注 定是SB的。一个人有勇气,有热情,有冲劲,有行动,固然都是优点,值得肯定和赞扬,如果还因此付出了生命,那更值得让人肃然起敬。但是所有这些如果只是 因为愚昧和无知,那我就只能说他们注定SB。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谈谈鲁迅。早年的他是对年轻人非常赞赏和期待的,就他在《狂人日 记》里说的: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许还有。救救孩子。在他看来,青年是未来的希望。但是到了晚年,当他在那篇相当于遗书的《死》里说道“一个都不原谅”的时 候,他对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已经不报希望,这其中当然包括青年。据鲁迅研究专家王晓明的分析,鲁迅的这种心态转变的代表就是他翻译的《工人绥惠略夫》(见 王晓明《鲁迅传》)。一个试图拯救群众的人,却被群众所迫害,最后变成一个报复社会的人。

我当然没有拯救社会么这高尚的理想和能 力,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但是我可以理解这种心态的转变。因为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对于个这世界的恶意已经有所了解。然而我仍然认为青年学生是有希望的,每 一代的青年学生都是有希望的,虽然只是其中部分人。但是在他们的年轻时代,愚昧还是不可避免。

古往今来,哪一代的青年学生不是如此?54运动以及之后的一系列学生运动,抗战期间跑去延安的那些学生,文革时的红卫兵,不都是SB么?64学生凭什么会是例外?

所 谓的热情和勇气,不过是无处释放的过剩荷尔蒙罢了。时至今日,有网游和炮房,荷尔蒙别说过剩了,根本都不够用,所以也根本没有必要对现在的学生表示失望, 其实他们与前辈并无本质的分别,只是环境不同了。所以,现在也就只剩那些性生活不和谐的少数年轻人会对此事痛心疾首——当然,我会在这里扯这些没用的,无 非也说明我也是个多年没有正常性生活的中年人罢了(自得一手好黑)。

这种SB的失望观点类似于纽约时报这篇《被遗忘的天安门》。高明老师不过在新浪上发了一条:最年轻的80后现在也已经25岁了。结果“被群众举报”而遭删除。这都能被“群众”看出内涵来,根本不用担心这事被“遗忘”,只是人们不愿意接受你们的“拯救”罢了。

当然,我这样说学生们幼稚,肯定也会被说成是中年人的市侩。但这就是我的态度。

历史问题

关于那段历史,纽约时报上戴晴的这篇《备忘“六四”》可供参考,更多细节当然应该去看此文的两本重要参考书——赵紫阳的《改革历程》和李鹏的《六四日记》。有兴趣的话还可以看看江泽民钦定的自传《他改变了中国》,作为对照参考。

25年过去,我们对那段历史能看到的更多,至少比当时在广场的那些学生更多,设身处地去想,当时的他们的确愚昧。然而无辜的死亡终归是发生了,最无辜的当然是那些逝者,至今未能得到他们应有的说法。还有他们的母亲。

炸博士说得没错,25年来中国的确获得了巨大的经济成果(有没有30倍不知道),但是我们同样要看到两个问题:第一、这25年来,我们失去了什么?第二、换个政党也许增长得没有这么快,但损失也可能没有这么多。然而历史不能假设。

就 像有人说,如果没有学生运动,当年赵紫阳说不定已经成功实现了政治体制改革。谁知道呢?也可能会以另一种形式失败。正如有人假设当年如果张学良了解了蒋介 石的抗日大计,也就不会发动西安事变,中国可能是另一番模样。但是客观地说,以蒋的军事能力,他的抗日大计也未必能够成功,结果可能还是差不多。回顾中国 过去200年的历史,几乎是在每个历史转折点,中国都走上了最坏的那条路——如果只是一次两次,可以说是意外,但每次都如此,就不能不说其中存在着某种必 然性。

吃人血馒头者固然可恶,但是最大的罪恶还是那些给他们提供人血的刽子手。虽然当年动手的人已经死得差不多了,但别忘记了,现在这批人也都算是当年事件的获益者,或者说是最大的一批吃人血馒头者。所以为历史洗地是他们必须承担的义务,不要对此抱有幻想。

不过至少每年的这几天,他们都要活在将来可能被清算的恐惧之中,这也算是这一事件的历史价值之一了吧。尤其在有了互联网以后……Internet不会忘记。

除此之外,我更愿意怀念三年前的饭婚礼。

别了,曼德拉

炫耀式悼念

曼德拉的去世真是一件令人忧伤的事情。当然对于段子手来说也的确是又一次狂欢。

但是相对的,爱范儿这篇《曼德拉与“炫耀式悼念”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其实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装逼罢了。当年乔布斯去世的时候,那种“炫耀式悼念”才是极致,估计以后也不太可能有超越的……更早之前一次是MJ……再早一次是张国荣……

看吧,历史总是在不断重复。

然而对我来说,曼德拉也许有些不同。

20多年前,他刚出狱后的那一段时间,纳尔逊.曼德拉这个名字几乎每天都要出现在国际新闻中。那个时候我还在读中学。后来他当了南非总统,相关的新闻就渐渐少了,再后来我也从学校出来工作了,他也卸任总统。

现在他去世了,那个时代也过去了。对我们这些亲历过这段历史的人来说,他对我们的意义,可能更多的是代表了我们的那段青春年少的时光。悼念他也是在悼念我们永远逝去的少年时代。

再 次看到南非出现在新闻中时,已经是作为金砖五国的第五国出现。待到现在金融危机过后,再来回顾这五个国家,结果却发现“金砖”其实只是纸糊的。以南非为 例:2010年的世界杯是“金砖”的纸皮,而2008年的暴乱则是“金砖”空空如也的内部。卖铁矿的巴西就不说了。普京大帝的俄国。性饥渴的印度。还有我 们这个喂人民服雾的大兲朝。无一不是这种纸糊的“金砖”——好吧,兲朝是用瓦楞纸板糊的。

历史真相

回头再去看曼德拉和那个时代,其实历史也不过是那么回事。看了几页英文维基(中文内容没什么可看的),知道了很多原先不知道的历史——

一方面由英国殖民统治时代遗留下来的种族隔离制度从40年代起就在南非发展起来,并且于50年代末成为法律,终于引发1960年的“沙佩韦尔惨案”。

但是即便如此,种族隔离政策仍然被确立下来并得到严格的推行。南非的经济在白人统治下平稳发展,到了70年代,不但经济发达,还发展出了核武器,成为一个有核大国。

然而也是因为这个种族隔离制度的政治不正确,南非受到国际社会的排斥,一度受到制裁。直到80年代末,南非政府被迫作出让步,无条件释放曼德拉,并承认非国大的合法政党地位。

之后非国大在大选中获胜,黑人全面翻身,白人反而成了被歧视的种族。但是因为黑人受教育程度低,根本管理不好这样一个国家,导致经济一片混乱,国内冲突不断。虽然当时的总统曼德拉对双方和解作出过不少努力,但效果未必有多好。

所以这也是很多人否定曼德拉的理由之一——能带领黑人翻身,不能带给黑人幸福。

另一方面曼德拉及非国大为了推荐种族隔离制度进行了艰苦的斗争。当然实际的情况更可能是为了推翻政府,因为1961年,曼德拉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建了非国大的武装力量“民族之矛”。这才是他坐牢的真正原因。

而这个“民族之矛”是个什么样的武装组织呢?基本上跟“中国工农红军”是一个性质的。据说曼德拉正是受到了毛泽东和切.格瓦拉的启发才投身武装斗争的。

简单地说,他是作为恐怖分子被逮捕的。据说直到2008年,他还在美国的恐怕分子黑名单上——这有点像阿拉法特。都是拿过诺贝尔和平奖的恐怖分子。

对了,曼德拉还信仰共产主义,加入过共产党,这一点在他去世后已经得到南非共产党和非国大的承认。“民族之矛”也是和南非共产党共同创建的。

在狱中他仍然坚持学习和斗争。看了一些他在狱中的斗争经历,比如私下传阅报纸碎片什么的,感觉跟世界其他地方的共产党员没什么区别。让我想到《挺进报》还有《绞型架下的报告》。只不过那些理想主义者都死掉了,而曼德拉还活着。

“无条件”被释放

知道为什么提到释放曼德拉的事情都要加上“无条件”这个前提么?因为其实早在80年代末,南非政府就想释放曼德拉了,但是他们提出一个前提,就是要求曼德拉宣布放弃武装斗争,然而曼德拉不接受这个前提。

如果我20多年前的记忆没错的话,当年的新闻里从来没法有提到政府的这个条件,只是反复强调曼德拉要求无条件被释放。

所以说宣传就是宣传,因为它还是很有选择性的。正如当我们宣传曼德拉在狱中斗争的事迹时,忽略了他之所以能够成功有几个原因:

第一、政府没有杀他
第二、在他坐牢后期,他可以接触外界,西方媒体不时可以得到来自他的消息,他也可以借这些媒体宣传他的理念
第三、政府最终接受了他的“无条件”的条件

相比之下,同样是政治犯的刘晓波同学恐怕还要等上好多年……还不一定能等到。

黑人治国

关于那个黑人管理不好国家的问题,我补充一点个人看法吧。

我觉得这事真不能怪曼德拉,黑人受教育程度低本来就是种族隔离制度造成的。如果这是合理的,那么所有的奴役都是合理的。至于翻身后的问题,我只能说:

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

对于兲朝的问题,其实也有类似的:比如在疆藏,汉人的治理能力肯定比当地人强。比如在全国范围内,党员的治理经验也肯定比只会打嘴炮的某些人要强。

如果真要摆脱被奴役的地位,那么是不是应该先做好准备呢?比如先学习起来。

光辉岁月

前面说了一些曼德拉的黑往事,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认为曼德拉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

因为他是一个具有坚定信念的理想主义者,并且最终取得了胜利,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

其实本来他可以作为一名政府任命的酋长,平静地过完并不会太差的一生的。但是他却选择作为一名政治犯,在监狱里度过了27年,而且在狱中仍然坚持斗争。这真是一生的《光辉岁月》。

相信他在临终前对自己这一生的评价,可以用日和里的一句台词来形容:

洒家这辈子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