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没有BAT不是问题,但是……

惭愧,拖拉了快一个月才写完。

先谈谈KESO的文章

关于上海互联网的问题,是前一阵那篇热文《上海是怎么错失这些年的互联网机遇的?》引发的,虽然部分同意其结论,但内容的确问题很多,群里讨论过一回就过去了,懒得多说。今天看了KESO的《上海没有BAT,那又怎样?》,倒是有很多不同意见,所以就来说说吧。

之前那个热文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把BAT当作互联的标杆,但可耻的是,它们也是中国互联最大的三个流氓。之前还有一个反驳热文的文章《上海没有错失互联网 #F1480》说BAT也不算大,上海多的是大国企可以碾压它们,光烟草税就700多亿……这种说法简直可以说是臭不要脸了。靠垄断做得再大算什么本事,何况烟草。但是有一点跟KESO一样,我也是赞同的,那就是上海还是有很多中型互联网公司搞得很不错的,曾经还有个盛大是很不错的。

然而KESO说当年如果易趣没有卖掉,可能会比淘宝搞得更好,我非常不同意,作为易趣被卖掉之前的用户,我敢说如果不卖掉,它会死得更难看。关于这一点,我在十年前就反对过KESO,见《成功的C2C无关收费》,根本理由就是:易趣的失败是因为它本来就烂,淘宝的成功源于交易模式的创新。当然原文中提出的关于淘宝是靠沉淀资金投资盈利的猜想后来被冯大辉指出并非如此,因为支付宝和淘宝是相对独立的,后来我也了解到,淘宝的盈利模式还是传统的流量生意,只是因为垄断了交易,这个生意还是很不错的。

至于盛大,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最近才批露出当年盛大的主动撤退是因为陈天桥个人的身体原因,这一点连当年很多的盛大员工都不知道。然而这也说明了一个中国特色的企业问题:创始人对企业有决定性的影响。正如二马一李三人对BAT的影响大概也差不多。盛大并不是没有可以领导的人,至少还有谭群钊和陈大年,被KESO夸奖的WIFI万能钥匙不就是陈大年搞出来的嘛——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产品。

携程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但只能算是比较成功,毕竟OTA这个领域它做得最早,并且早年的人海战术的确是一条后来被O2O再次证明是有效的方法。我可以说是看着它成长起来的,早年它就在我当时工作的公司楼下(顺便说一句,当年饿了么还在那栋楼的厕所里贴小广告)。话说我才知道原来天巡被携程收购了,难怪没有以前好用了。不过携程并非没有危机,美团和飞猪都在切OTA这块蛋糕。

上海的互联网公司除了这些,其实还有一些不错的中小公司,比如余老师所在的沪江。

还有很多跨国大公司在上海设立了研发中心,比如微软,比如谷歌……

再来谈谈上海互联网的失败

盛大的事情前面说过了。易趣那算是邵亦波之流个人的失败,而且也说过了,懒得再说。我想谈点别的例子:

滴滴与快滴合并以后,网约车市场就算是尘埃落定了,就连uber中国也不得不卖给滴滴。但其实在网约车大战的年代,上海是出过大黄蜂这样一个本地竞争者的,而且一度也做得不错,但最后还是玩完了。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上海的出租车市场规范而成熟,没有网约车什么事,这显然是一种装外宾的说法。

以前我每年年初五凌晨从虹桥机场打车回家都要被司机BB半天嫌太近。23点以后的南站出租车不打表也是惯例,闵行人民最爱的是奇瑞QQ小黑车,连司机能塞七个人外加行李。所以网约车还是很有市场的,当年我最爱的就是uber。

当然上海在行政方面的规范和有效在业内是比较有名的,但这只是一方面,但同样的另一方面就是著名的“钓鱼执法”事件。所以这种规范只是政府与出租车公司之间的一种互利行为而已。而网约车在其它地方蓬勃发展的时候,上海却对这种新生事务直接定性为黑车,大黄蜂的发展因此比它的竞争对手们更加受限,光在本地新闻上我就看到过好多次大黄蜂被查处的报道。倒是uber一直游离于被管理范围之外,原因值得猜测。

其实很多上海人怀念的是陈良宇时代,那时的行政可能还不够规范,但肯定比后来更加有效。之后的上海就越来越官僚了,虽然跟其它地方比可能还好,但确实是在退步。想想1115和1231事件就知道,最近的季风书园事件也可以作为参考。

一号店曾经很牛,在刚成立那几年,每年的营业额增长都是指数级的,但是却没过几年就搞成现在这样,先是被平安控股,后来卖给沃尔玛,现在又已经是狗东旗下,人称电商界的三姓家奴。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当然首先是没钱。上海虽然有很多金融机构,但是在我看来,这边的资本相对的没有那么喜欢互联网业,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不懂。那些资本家看上去更愿意投资房地产或其它金融产品。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用户,我觉得一号店自己也是不思进取。早期的一号店购物体验是很好的,但是后来就越来越差,作为对比,狗东的购物体验是在慢慢变好的——早年我一点都不喜欢狗东,但现在我每年在狗东消费的金额远大于某宝。大概四五年前,我有一次在一号店买到的方便面是过期的——因为一直很信任它,收货时都没看过保质期,吃到剩最后一包时才偶然发现,算下来在我收货的那天,这货就已经过期半年了。后来我就再也没在一号店购物,并且养成了收货时看保质期的习惯,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在狗东碰到过期。

易迅的情况也差不多,在我还不喜欢狗东的时候,能在易迅买的基本都是在易迅,送货真是太快了。坐拥包邮国巨大的市场和便宜快速的物流,搞电商真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易迅还是没有搞成功,反而被狗东收购。

一号店和易迅的失败真是一件令人非常遗憾的事情,事情本来不应该这样。

点评其实算是成功的,阿里当年搞口碑就是为了跟点评怼这个市场,但是可耻滴失败了,最近用烧钱大法重出江湖才有点起死回生的迹像,不过要想从点评那抢点市场还是很难的。但就算这样点评最终还是被美团给兼并了,而不是反过来,这是为什么?

还有谁?还有被优酷收购的土豆……作为一个比youtube还早成立的视频网站,结果却是这样的下场。

问题在哪里?

我也不是说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必须成功,但上面这些例子的问题在于:

它们本可以更成功,或者不至于失败得这么早。

这里面一定有一些与上海相关的原因,即便不是我所猜测的这些原因,也必然是有一些原因的。

但是KESO等人的观点却不这么认为,这是我不同意的。虽然我不是什么业内大佬,但至少曾经在盛大创新院出没过,与各位院长和研究员们谈笑风声,造访过金茂上的Google到恒隆广场的钱宝网,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人生经验。

没有BAT的确不是问题,但不得不说上海的互联网行业的确是有一些问题的,具体有什么问题更是值得进一步思考的。

失败并不可怕,看不到问题也还没有那么可怕,可怕的是不愿承认失败,更不愿思考背后的问题,只会一味地争辩说没有问题。

那么,你们开心就好喽,反正我已经离开了生活工作十五年的大上海了。

为什么不宜在上海创业

旧话重提

这是个旧话题,别人已经谈过很多了。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光是我看过的文章就一大堆:

上海为什么缺少创业家 | 大象公会
北京还是上海——创业移民的双城记
魔都互联网为何被帝都甩成渣(5):地域文化
霍炬甚至说:《力争以本篇终结北京上海创业环境之争

总结下来大象公会有这么几个理由:国企太强没有民营企业的空间,城市规划更适合有规模的企业,房价过高,居住证等制度也只是对打工者或投资人有利。而崔恺和范凯(robinfan)的理由比较一致:上海缺乏文化包容性(排外)——当然很多上海人是坚决不承认的。关于这点我前两年在《上海人的上海》已经说过。

霍炬倒是持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长期而言,就互联网创业来说,上海比北京更有优势。然而我是持反对意见的。江浙沪包邮国的经济实力是很强不错,在互联网创业方面的成就,整体上也是不错的,应该说可能超过以北京为首的京津冀——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上海未来会更好。

之所以旧话重提,是因为这篇《科创中心,为什么是上海?》。其它行业我不好评论,但就互联网创业来说,这篇所说我只能表示呵呵。

成也规范,败也规范

不论是那篇科创中心还是霍炬的文章,都指出上海有关部门做事规范是一大优势。表面上对于做事的人来说是方便了,但另一方面它也是一个问题。

一是过份的规范就变成了官僚主义。我就不说当年为了给一个域名修改备案信息,按要求给信管办寄了一堆材料,结果几个月都没回复,打电话去问个个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我索性都放国外,备案你玛毙。

另外就是我在上海人那篇里说过的居住证之类的事情。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我在上海这十几年的生活里经常可以碰到。

总之这些规范只是用来显示官员的权力,并不是真的为人民服务。当然霍炬举的那个官员的例子也的确是有,可能比别的城市也更常见一些,但是上海同样有很多地方的官员不是这样的,比如某些郊区。

二是创新意味着需要在某些方面打破规范,而上海的规范是很难打破的,而且所有试图打破规范的人都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著名的钓鱼执法就发生在上海。

一个案例

举一个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打车软件。滴滴诞生于北京,快的诞生于杭州,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上海也出过一个叫大黄蜂的打车软件?

我去查了一下大黄蜂现在的情况:它后来被杭州的快的并购,转型为现在的一号专车——说到这个应该就很多人知道了。

论创新时间,三个软件其实差不了多少,但是为什么大黄蜂不能成为三强之一,反正要沦落到被并购的地步呢?

幸运的是这段历史是我所经历过的——当滴滴和快的在全国各城市竞争得火热的时候,上海的地方新闻却时不时地报道大黄蜂这里被查那里被查,总之是说他们各种不规范。

当然,上海的出租车算是全国最规范的,电调服务什么的大概也是全国做得最好的,这当然是优势。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当“不规范”的大黄蜂出来抢他们生意的时候,他们就会行使公权力对其进行规范。

即便如此,大黄蜂也没有放弃过努力,他们可能是国内最早转型做专车业务的,但是同样不幸地,他们很快就被以协助黑车的理由查了很多次。

幸好他们被快的收购了,可以好好地做他们的一号专车。

未来

未来我仍然不看好上海——因为我对这帮官僚不抱希望。据说很多上海人很怀念陈良宇,我体会倒不是很深,但是陈良宇之后的各任官僚(我可没说包含某人,请勿查水表)都没干好倒是真的。

对于贪官什么的,我觉得其实的确挺难说的。因为很多时候,我觉得无能的清官危害更大一些——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几乎没有机会碰到有能力的清官,甚至连有能力的贪官都不常有,更多的是无能的贪官。

前一阵回老家办事,坐在动车上就觉得很怀念刘志军,他是一个在过去十多年里,真正改变了中国的人。

现在这帮上海的官僚能干什么呢?上个月路过1115大火遗址,想想去年跨年的踩踏悲剧,你就知道这帮官僚有多无能。除此之外不死人的无能还有很多,比如经常被我骂的地铁规划。

简单一句话,我不看好上海,未来长三角地区互联网的创新创业中心应该会在杭州。至于全国,我觉得三大创新创业中心应该是:深圳、北京、杭州——排名分先后,但是杭州有可能超过北京。

以上没有数据支持,纯属个人感觉。

上海人的上海

前因

拖延症真是伤不起,这篇本来是在占海特事件的时候写的,结果一拖拖到现在才发。

关于这类问题,我在《[真像射]沪语报站》一文里说过。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比如知乎里这个《如何评价某上海女生对快餐店服务员说「在上海做服务业要会说上海话」的热门微博?》。

在另一个知乎话题里,有位 pansz 提到一个说法:

认为持不同的观点的别人抱有某种“优越感”,只是说明你自卑。(大意)

正是如此。

作为一个外地人,我的确是一种自卑的心态来看待这些关于上海的地域问题。

当上海人们以“硬盘”称呼我们的时候,我觉得他们真的很有一种本地人的优越感。

歧视

如果说我在这个问题上犯过什么错误的话,那就是我一度以为对外地人持歧视性观点的上海人,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并且是素质较低的一部分。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上面说的那种人,代表群体就是KDS的某些TF——硬盘便是源于他们的发明。因为他们是loser,所以他们觉得外地人的到来抢占了可能原本属于他们的资源……虽然事实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loser,没有外地人,他们也是loser。

但刚才说过,我错了,如果只是这些loser,我根本不需要写这篇。

问题就在于占海特事件曝露了一个事实:

其实大部分上海人都或多或少地持有这样的观点……包括很多人生赢家,只是这些人通常言行比较得体,不会公开表示罢了。

这让我意识到,中国有些问题有着比想像的还要深得多的根子在。关于这点,我还有一另外一篇拖着没写的文章准备讨论,只是估计会扯得很开,不知道啥时能准备好(预告一下,标题为《暴民的权力》)。

政府

首先一点就是政府。这其中又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万恶的户口制度。不可以否认国外也有户籍制度,但那只是为了政府进行户籍管理用的(如《揭秘泰国的“户口本”》),不像中国是为了限制自由迁移。

而限制的原因就在于政府需要这个手段来人为地制造不平等。本来就已经是《人,生而不平等》了,中国式户口要在此之上更加一层。其中的猫腻见《秦晖:户籍制度背后是三大不平等》、《户籍制度:求学路上的阻碍》和《【另一面】户口造假指南》。

看到没,不同的户口,好处差别很大的。

另一方面是政策倾向。和民族问题一样,由于户口问题导致的公民待遇差别过大,可能带来社会的不稳定性,导致SB的地方政府官员可能会推出一些倾向性的政策,结果反而激化本地人与外地人的矛盾。

当然也可能是他们转移政府与人民矛盾的手段之一。

政府干的其它SB事还有就是之前说过的推广普通话而抑制方言的事情。

环境

其次是环境。上海人对外地人的歧视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只是很多人不觉得而已。

知乎上那个话题就有人指出一点:很多外地人会听一些上海话,但不太说,主要就是因为一但开口,往往就会被上海人称为“洋泾浜”。印象中除了上海,地球上没有哪个地方的人会对说当地话不标准的外来人专门创造一个词汇的吧?

而且旦凡在上海发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很多上海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外地人干的。

比如春节期间上海北翟路农民工丢钱事件,我听过一些上海人朋友的看法,基本上都认为捡钱不还的都是外地人……虽然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人捡了钱没还,也确实有很多上海人为那个农民工捐款,但我真不认为那么多捡钱的人里,一个上海人都没有。

当然,这种歧视表现得比较明显的大部分是中老年群体,但是年轻一代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难免受到影响,即使后来受过高等教育,见过世面,看法会大有改观。

但是从小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是在的,只是他们往往自己也没有察觉罢了。

福利

最后是所谓外地人的福利。很多上海人说占海特的理由是她们家没为上海作什么贡献就想着要争取福利,作了贡献的人自然可以得到福利。

这个时候你们倒是相信起政府来了。

作为一个外地人,每年给上海交那么多税,但是为了办个居住证,我跑了N多部门,只是因为我名字里有个异体字,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能办下来。

福利……哼哼。

你们在电视上看到那些拿到福利的外地人,绝对是少之又少,因为任何一点小问题都能“保证”你拿不到。

而这点所谓“福利”其实本来就是我们应得的。

即使是占海特家真没有给上海作过贡献,也不是她们家不能为自己争取权益的理由。如果法规清楚,该有就有,不该有她也争不到。这与她是不是外地人,有没有贡献,并无关系。

但中国的问题就在于此:很事情并不那么清楚——不是搞不清楚,而是领导人需要不清楚的空间来给他们活动。

这就是我与政府持不同政见的最根本原因之一。

上海人

当然,在这类争论中也有很多别的SB言论,比如有人说上海是中国的上海……理论上没错,但是是个P话。

因为中国也不是你的啊,那是头头们的。

这点上倒是上海人们说的对:

上海是上海人的上海。

剩下的分歧就在于:

谁才是上海人?

身份证号以310打头的人么?

这应该才是地域问题的核心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