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8-03-25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71期]

由108个尿壶想到的

缘起

前几天被一篇文章刷屏了,就是这篇《一个月里我跟踪了108个居民,发现一个特别好玩的事,80%的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尿壶 | 何志森 一席第571位讲者》。这的确是一篇很有趣的文章,让我想到一些别的东西。

建筑的永恒之道

关于建筑设计与人文之间的关系,我最早是从美国建筑大师Christopher.Alexander那知道的。

C.Alexander的经典之作就是这本《建筑的永恒之道》,在书中,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思想:建筑模式语言。这一概念后来被引入软件工程界,形成了程序员们都知道的:设计模式。

回到建筑上,C.Alexander提出这一思想的原因在于,他发现有活力或者充满生气的建筑、社区或城市一定是由生活在这里的人所创造的。每一个生机勃勃的建筑中,一定有一些特别之处,而且这种特别之处有一定的共性,对其作一番总结之后,就形成了建筑模式语言。

我很喜欢他在书里举的一个例子:一朵花是从种子里生长出来的,你不可能通过堆砌细胞的方法造出来。在我的理解中,所谓建筑模式语言就像是花朵的基因。有生气的建筑或城市也是这样,它是不能被“设计”出来的,只能是由生活在这里的人“培养”出来的。

文中说到过的客家人的三口锅,弄堂里的尿壶,都可以说是一种模式语言。

之前在看《梦想改造家》这样的家庭装修节目,我也觉得可以很明显看出,所有好的设计师都会花很多时间去深入了解,被改造的一家人是如何在原来的家里生活的,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去设计适合他们的新家。而如果没有这个过程,或者过多地试图在设计中表达自己的“想法”,结果只能是让人住得不舒服——即使搞得很好,也只能是让人觉得住在高级酒店,而不是家里。

不管建筑也好,社会也好,人,才是其中的灵魂所在。然而在当下的中国,凌驾其上的往往是领导的意志——这是很多新建筑没有灵魂的原因所在。

看到文中说到:

很多人说这不是建筑,这不是设计,因为阿姨不是主流社会的人,不是精英,所以这不叫设计,但是我一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设计。

不知道说这种话的是什么人,大概是传中的“精赵”吧。

尿壶社交

关于此文的另一个被关注重点是那些提尿壶的人……

我认为作者在这点上搞反了,不是因为有尿壶,他们才有社交,而是他们本来就有社交的需要,尿壶社交只是其中一种。

大约十年前开始,我在上海拍了很多弄堂和城中村,尿壶的确有很多,但他们也不是除了倒尿就没有其它的社交。他们还有很多社交方式,比如买菜社交,睡觉社交(夏天的晚上他们都睡在马路边),这与非洲妇女的情况不同。

下图是2013年拍的。

顺便说一下,上海中老年人喜欢穿睡衣出门的原因也与他们的生活环境有关,毕竟在拥挤的弄堂里,家的界限本来就是模糊的,对他们来说,家门里的部分只是卧室,家门外的周边其实是一个公共客厅,穿个睡衣走在客厅里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现代社会的社交变化不完全是因为住宅建筑的变化,更多的还是因为社会本身的变化,特别是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变迁,建筑的影响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站街女

文中他的学生在观察站街女后的难受反应如此严重,让我惊异于时至今日居然还有这么多人似乎之前都不知道中国有这样的一面。

可见《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媒体宣传还是很有效果的。

当然,他们现在能知道这个也是件好事。

关于站街女,我想到的是一位我最喜欢的中国摄影师:赵铁林。他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当年为了拍摄一组以小姐为主题的片子,住到海南一个小姐聚居的村子里,与她们成为朋友。

可能很多人没有听说过他,但柴静你们总知道吧,她当年就是看了赵铁林的一张照片决定做一名记者的。

遗憾的是赵老师已经去世快九年了……

[一周八卦]2018-03-18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70期]

就是要纪念霍金

缘起

我是一个懒人,对于蹭热点本没有太大的爱好。只是前几天霍金去世,在大家一片纪念声中,有几篇文章让我不吐不快,顺便装个B。

就是这几篇:

五道口老实人《高级奶头提供者——霍金
土摩托《霍金与苏尔斯顿
和菜头《诚实地悼念霍金教授

这些就是典型的为了哗众取宠而故意唱反调的例子。自从昆德拉的“刻奇”概念在国内忽然红起来以后,某些人在根本没有理解的情况,误以为啥事都不能与大多数人一样,这种大脑逻辑也是简单得跟单细胞动物一样了。昆德拉反对的是那种被强权操纵的刻奇(比如二十四孝,感动中国之类),而不是所有的大众情绪都应该反对。

第一篇没什么好说的,这个作者既不懂霍金,也不懂奶头乐。不懂霍金是毫无疑问的,虽然他文中引用了一堆的公式,但看上去都是搜索来的,并不在他的理解范围内,否则不至于看不懂《时间简史》。对于他说的凝聚态物理博士说全世界能完全懂《时间简史》的人不超过1000人,他指的大概是懂得《时间简史》里提到的所有物理理论吧?要说完全懂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全世界可能真的只有几千人。但是看懂这本书并不需要懂这么深的知识。至于奶头乐,布热津斯基都说了,是“低俗娱乐”,拿来说理论物理合适吗?明显是不懂奶头乐嘛,你要说今日头条是奶头乐我倒是完全赞同。还有引用那个Jeff.Dean的段子试图用来证明所谓的“非理性信仰”根本就是搞错对象,那些段子恰恰是业内人士的理性玩笑。

第二篇是土摩托的。从我听说这个人开始就他全无好感,此人的令人讨厌程度甚至超过方舟子。为了反对大众对霍金的纪念,把一个生物学家当作栗子举了出来,这是什么“科学逻辑”?再 说炒作业界名人的做法不都是你们这些媒体人干的吗?当年乔布斯去世的时候你们又何曾关注过早他几天去世的Dennis.M.Ritchie?相比生物学家和物理学家的关系,两个计算机方面的专家关系更近一些,而DMR的历史贡献肯定是大于乔布斯的——没有DMR的C语言和UNIX,就没有现代的计算机行业更不用说智能手机了。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媒体人是最没有资格作这种比较的了。

第三篇是菜头叔的,坦白说,这些年来,菜头叔早已沦为一个油腻的LowB中年人了。我赞赏他的诚实,但我反对他认为的:不懂霍金的理论人就不能把他以一个物理学家来悼念。简单地说,他可以选择把霍金教授当作一个低俗娱乐爱好者来悼念来体现他的诚实,但不能要求别人也这样。纪念一个物理学家只需要知道他做过很大的贡献就够了,并不需要懂他贡献的东西。正如所有纪念乔布斯的人,没有一个像他那样懂得如何造出一款爆款手机,即使库克也不行。

时间简史

下面是装B部分,高能醒目,注意防备。

我买《时间简史》的时间比较晚,比和菜头晚了五年,是97年买的,一口气就看完了,没有太多难懂的东西。倒是同时买的那本罗杰.彭罗斯的《皇帝新脑》至今没看完,看到拼花砖的部分时被他搞晕了。不过我后来有一次网购的时候凑单又买了一本《时间简史》,旧的那本就扔了,所以现在这本比较新。

图中另一本《黑洞与时间弯曲》是Kip.Throne的作品,他也是一位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霍金的朋友,电影《星际穿越》的物理顾问,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这本书除了一些科普内容以外,还有很多物理学界的八卦,当然少不了霍金,除此之外还有惠勒(黑洞这个名字就是他取的)等。看了这本书,你们就会知道这些物理学家并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也是普通人,甚至也很低俗。

比如黑洞这个名字的由来就是很低俗的。

关于物理学家的八卦,还有一本书值得推荐,就是这本费曼的自传《别闹了,费曼先生》。

当然,看一点科普物理加一点物理学家的八卦也没啥,我之所以会看这些,主要还是因为我曾经是个物理爱好者。早在读《时间简史》之前四五年,我就在学校图书馆借过几本相对论的教材自学过,记了几万字的笔记。

上图是当年所记的笔记的一页,抄录的是著名的爱因斯坦质能方程E=mc2的推导过程。其实并没有很复杂,现在的高中生只要数学不太差,能理解洛伦兹变换,基本上就可以自己推导出来。

当年要不是因为看到广义相对论之前的数学部分——N维连续统的矢量和张量计算——把我看晕了,说不定我就搞理论物理去了。只是没想到过了二十年,为了学习深度学习技术,不得不再次学习张量计算,不过幸好现在有电脑强大的计算能力。

装B到此结束。

关于诺奖

有一个著名的段子是这么说的:

关于诺奖最大的杯具,不是你没有得过,而是所有的人都以为你已经得过了。

霍金就是这么个人。

Kip.Throne在指导拍完《星际穿越》后不久,因为他的一个理论得到证实而得奖了。当时我看到这个消息就引用了这个段子,并且说:霍金看到这个消息大概也会想到这个段子吧。

我是一直为他没能拿到诺贝尔奖而感到遗憾的。

当然也许他并没有这么想,或者诺奖也不足以表彰他——也许这么说有点夸张,毕竟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毫无疑问地只能是爱因斯坦。

除此之外,与爱因斯坦同时代的物理学家中成就比霍金高的也大有人在。但托媒体的福,霍金在同辈物理学家中有最高的知名度。

至于说到杨振宁则是另一个不幸的例子,他算是被臭不要脸的媒体人们给糟蹋坏了,导致很多人不了解他在物理学界的伟大程度。

霍金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成就都是用那样一副残疾的身躯做出来,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更不能不让人想到的是:如果没有这一约束,他也许能做得更多。

纪念霍金

所以,看不懂《时间简史》并不能作为纪念霍金的障碍。

每一位为基础科学作出贡献的科学家,都是在为全人类作出贡献,每个人都应该可以自愿去纪念,即使是出于“刻奇”。

[一周八卦]2018-03-1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9期]

[一周八卦]2018-03-0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