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总结

今年是我自2004年写BLOG以来最可耻的一年,因为七月和九月出现了整月的空档,连一周八卦都没发。看来已经是真正的现充,毕竟开始过上了结婚生娃的正常生活。因为今年直接就没再立什么新年计划的flag,也就省去了未能达成的良心审判,算是一种逃避可耻但有用。Ingress是真的半AFK了,基本上只是坚持了每天签到的任务,然而因为在悉尼机场那天定位飘了没签成,连续HACK任务断在了320天,离黑牌只差40天。要不是因为今年刚好有一场MissionDay在厦门,我的MD牌可能到现在还没翻。另外就是老司机成就达成,在澳州解锁了右舵车驾驶成就,不容易。

一月:因为老虎咬死人的事情,作了虎三篇的第一篇《圣母猛于虎》。摄影方面本来想整理去年的旅游的攻略,结果只做了一篇《说走就走巴拉望之一:行前准备》就下面没有了。技术方面记录了一个小问题《Mac OS X中virtualenv里python shell无法使用光标键问题的解决》。

二月:继续虎三篇的后两篇《同情老虎的背后》和《老虎事件的反思》。技术上则是记录了一次《FreeBSD升级失败的处理》。

三月:只发了一篇一周八卦凑数,技术上则是整理了《HTTPS配置全记录》。

四月:仍然是一周八卦凑数,技术上《解决多进程中APScheduler重复运行的问题》。

五月:谈了一下《作为靶子的杨同学》。技术上实现了一个《在容器中运行Jenkins部署主机中的docker应用》。

六月:因为杭州大火事件作了《难民与保姆》,感觉今年的主题就是与白左唱反调。技术上做了《一个Redis Cache实现》。

七月:八卦全空,还好有技术文,继续折腾 Redis,做了《一个Redis消息队列实现》。

八月:因为海底捞事件,作了《相比海底捞,我更希望华为倒闭》。很久不谈的摄影话题方面扯了一下器材《抚摸党看电视剧《河神》》。技术上总结了《用Docker+ELK集中处理日志》的方案。

九月:八卦又全空,继续技术文凑数,《搭建python数据分析平台》。

十月:又是一周八卦凑数的一个月,技术上记录了一下《iSCSI的配置笔记》。

十一月:因为表妹被抓的事情,作了《盲国纪事》,技术文就没写了,因为被CSDN给恶心,吐槽了一下《CSDN搞什么》,明年看来得换个地方写技术文了。

十二月:补了一下本来要发在九月的《914事件十五周年》,坚持多年每月一篇的技术文空档一个月吧,等我换到新地方再说,可以告别CSDN了。

二十年前,葛优在《甲方乙方》片尾的一句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今年被用烂大街。我上次引用这句还是十年前的年终总结后记《有意义的一年》。

现在我想到的是1998年CCAV新闻30分节目做的1997年年终总结里的一句话:

1997年是冷战以来世界格局发生最深刻变化的一年。

我想说的是:2017年也是21世纪以来中国格局发生最深刻变化的一年,它将影响这个世界以及我个人。

[一周八卦]2017-12-3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1期]

914事件十五周年

(一篇迟来的旧文)

九一四事件

转眼我已经两年没有谈这个了,上次谈它也是在前年的年终之际,现在距离事发也已经过去了十五年。

两年前的三件大事——1231外滩踩踏事件(相比之下,七年前的1115大火还有些人在记得,这倒也是一件interesting的事情),61东方之星号沉没事件,812天津大爆炸事件——现在好像已经没有人记得了……

更不用说十五年前发生在南京汤山的陈年往事了。就算是之后不久的SARS那么大的事情,在大多数人的记忆里应该也已经模糊不清了吧。

旧闻为什么总被遗忘

废话,当然是有人希望你遗忘,你以为是真的就自然遗忘了?

前两天有人提出个问题:是不是可以搞个网站专门用来记录这些过时新闻。下面很多人(包括我)友情提醒,不要去干这种事,小心后果很严重,结果那人还不信,说我们危言耸听,道听途说,让我们倒是说说那个后果很严重的人姓甚名谁,于何时何地。

我只好把一则旧闻翻出来:

卢昱宇和女友一起于去年六月在云南大理被秘密逮捕,今年六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了四年,九月二审维持原判。他的非新闻也都只是收集公开的媒体报道而已。

某些新闻之所以被降温就是因为领导不喜欢,如果你还继续折腾,对领导来说就是在寻衅滋事。

我告诉他这事也是在冒着寻衅滋事的风险啊。

从乐观到悲观

换作几年前,我对自由开放的互联网还是有信心的,然而现在却悲观多了。

悲观的原因当然主要原因在国内,这几年的倒车开得越来越厉害了。十五年前只不过是封锁消息,或者给热门消息降温,现在直接把传播、帮助传播消息的人给抓起来。想上点国外正常网站也越来越难了。

然而以前至少我还可以说,这是逆世界潮流而动的反动行为,但是现在连美国都要放弃网络中立原则。

美帝开倒车也不是自现在起,当年的SOPA也是一次反动尝试,只是那次在大家的反对下失败了。

十几年来,我常常以中年人自居,现在真的中年了,才知道过去还是太naive。

有一本我很喜欢的网络小说叫做《迦陵频伽——我们所追寻的》(作者:青铮),里面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你应该知道,热带雨林和珍稀动物的灭绝,最让人难过的一点就在于,每个人都觉得应该有办法阻止它们的消亡,但实际上谁也无能为力。

这个世界的倒车就像热带雨林和珍稀动物的灭绝,让人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1984和美丽新世界

曾经我们都警惕1984的到来,但我却对美丽新世界心存忧虑。然而有人说:你们这些生活在1984中的人,轮不到来担心自由世界的美丽新世界问题。

现在我们知道了,未来可能是1984和美丽新世界结合体。

几年前,我还以为陈冠中预言的《盛世-中国2013年》并未出现,现在看来,我乐观了。

未来也许会比马亲王的《寂静之城》更糟,但人们却会更加毫无察觉而更加HIGH下去。

[一周八卦]2017-12-2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