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7-02-26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49期]

[一周八卦]2017-02-19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48期]

[一周八卦]2017-02-05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47期]

老虎事件的反思

逻辑感人

本来大半年不8挂,再懒下去也不是不行。只是大过年的看到这种新闻,加上某些圣母的观点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于是连扯了两篇。

那位叫“饭友经典语录”的圣母(就是我在第一篇里引用的那段话的作者)又有新论,他举了个例子:

一个病人因为没钱买药,他去药店偷了一盒对症的药,但这盒药恰巧就像问题疫苗一样有严重质量问题,他吃了之后濒临死亡。面对这种情况,有人会对他这样说吗:“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盒药是你偷的,因为你不遵规则……(后面的部分转载丢失没看到)

对此只能评论一句:

逻辑感人。

余老师的《老虎吃人这回事》说得很好,很客观。霍师评论说:

余老师写得好,但是现在理性是没有用的,大家都是发泄情绪而已。一切都是两极化,几乎没有取得共识的可能。其实最简单的共识应该是“无论他因为什么而死,人死了,就不要再嘲笑他活该了”我觉得这是基本的人性,然而,现在连这都是没法有共识的。你说逻辑还有谁关心?

是啊,这种时候说逻辑有什么用。

社会张力

所谓社会张力是我06年在《社会张力》一文中提出的一个观点,当年的文章说得比较装屄,其实大意就是:

对立的社会观点必然走向各自的极端,而处于中间的观点则必然处于两个极端的双重压力,最终会落向一端。

我曾经也是一个中立客观的人,但是你们看到了,这几年来我越发愿意站在某一方,而不再试图寻找一个折衷的立场。

因为这对我没好处,而且如果我认为另一方的观点不对,那我最好还是站在对立面来说明,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反思

但是在发完前两篇以后,我觉得还是有值得反思之处。

我之所以选择同情老虎而认为死者活该这个极端,是因为我觉得圣母们对死者的辩护损害了现代社会尊重规则的基础,他们为此甚至不顾逻辑的混乱,这是我所不能容忍的。

现在回头想想,我的确是做得过了。死者违背规则得到了死亡的结果固然是他咎由自取(这个说法应该比活该好一些),但是他毕竟已经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按照人类的法律来说,他所受到的处罚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所犯的错误,这已经足够了。

所以不论是我们,还是对立方的圣母们,我们其实都在过度地消费这位不幸的死者。这很不好。

附赠一碗鸡汤

假设一个故事:

死者的孩子想去动物园看动物,但是门票太贵了,他们家又太穷,他本想少花点钱,只让孩子们去,但是又不放心,于是决定铤而走险,逃票进去陪伴孩子们。

结果你们都知道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悲剧,全怪黑心的动物园老板,万恶的资本家!

值得同情

这个新年里,并非只有这位死者值得同情。

除夕夜里殉职的哈尔滨警察曲玉权难道不值得同情?显然有不少,当然其中有些人被抓起来了。

还有那些被医闹伤害致伤致死的医生们难道不值得同情?

更早之前的,那几位被杨佳所杀的警察难道就不是人了?

如霍师所说:“无论他因为什么而死,人死了,就不要再嘲笑他活该了”

同情老虎的背后

两个思想实验

一个是著名的火车实验:你站在一个铁路道叉旁,远处有一列火车开来,前方有一个小孩在铁路上玩,你来不及去救他,也来不及告诉他危险让他离开铁路,唯一的选择就是扳动道叉让火车开到另一条废弃的铁路上。

你是否会扳?

另一个就拿这个老虎事件来说,不过需要一点设计,因为你不可能变成老虎,所以现在把虎园换成一个由你负责的危险区域——作为曾经的电工,我想举一个我比较熟的例子——

现在你是一个电工,负责一个高压电设备区域,周围有3米高墙,墙顶上有铁丝网,网上还有“高压危险,严禁擅入,违者后果自负”的警告。现在有人为了进来偷点一百多块的废铜烂铁,翻墙进来,结果被电死了。然后你因此被以过失杀人罪判了死刑(当然现实里的法律不会判这么重,这只是用来和老虎事件类比设计的思想实验)。

你是同情那个死者多一些,还是同情自己多一些?

现实的例子

不要觉得我举的第二个思想实验不现实,类似的案子并不是没有,曾经有人在一座有高栏杆和铁丝网加警告牌的天桥上往下面的铁路电力线上撒尿被电死。

一帮圣母在这则报道的评论抗议铁路和电力部门没有给线路加上绝缘,作为一名老电工,当时真是想一电缆抽死这帮无知而又巨婴的蠢货。

我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应,正是因为我曾经是个电工。所以我肯定不会干向高压线撒尿这种找死的事情,但却有可能被这种撒尿而死的傻屄给坑了。

这种反应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

继续思想实验

那两个思想实验其实也是一样的,我们之所以同情老虎,不同情那个傻屄,正是因为我们更可能处于老虎的境地——

我们遵守规则,却因为一个找死的蠢货害自己被击毙。

什么叫同情,什么叫感同身受,这就是。

我们知道自己不会在铁路和玩耍,但却很可能坐在火车上,因为有人在铁路上玩耍,然后有人为了救这个人而把道叉扳向废弃的铁路,导致车毁人亡。

我们知道自己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但挡不住不怕死的人把我们坑了——就算你不是电工,你也可能开车,撞死了闯红灯的行人,或者被闯红灯的集卡撞死。

所以我们同情老虎,因为同情老虎就是同情我们自己,而被咬死的人就是该死、活该。

这就是我们小中产阶级小市民的价值观,毕竟我们还没爬到圣母们所在的高地。

为什么活该

有些圣母说我们这种说法是漠视生命,缺乏同情心,他又罪不至死。

是啊,那个向高压线撒尿的也罪不至死。

但又不是我们判他们死刑的。不论说是“该死”还是“活该”,这里的该都是指成年人应该知道会死这样一个几乎确定的结果——当然你也可以说有可能不死,但那显然是小概率事件。

老虎又不是人类的法官,会按人类的法律办事,所以我们才要高墙。自己翻进去送死,漠视生命的难道不是他自己么?

活该不是因为他逃票,而是因为他为了逃票无视危险警告翻墙进入虎园的行为。圣母们能不能理清楚一下自己的逻辑,不要这么混乱。

坦白说,一个成年人在这种危及生命的事情上都敢于不当回事,还像个婴儿一样以为全世界都会让着他,这种人还真是没什么价值活在世上,就是该死。

死了倒还有点价值——提高了全人类的平均素质。

再谈规则

有媒体说那个墙很容易翻,这就是典型的巨婴心态。

茶几上的杯子很容易就可以砸到地上,成年人除了不小心,基本不会故意干这种事,但是两岁的小孩子就会把它够得着的东西全弄地上。

路上的红灯也没栏杆,闯红灯更容易。成年人连这点自律都没有,还有什么脸活着,不如喂老虎。

王五四说那人违反规则是没错,但在兲朝,最违反规则的人并不是这样的小人物,而是你懂的那些大人物。

这也没错,但我一直以来都持的一个观点是:即使你生在一个有法不依的国度,你也应该有一份遵重法律的心,毕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解放了,那时再改就来不及了。

谁更文明

有人说,对同类的死亡怀有同情之心是一种文明的表现。然而恰恰不是这样。

人类从原始的动物发展出社会的雏形,花了几万甚至几十万年,这是文明的进步。从原始的社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以法律为基础契约的现代社会,又用了几千上万年,这才是更加文明的进步。

对同类死亡的同情其实不过是基因驱动下的动物本能,并非只有人类有这样的情况。

你觉得谁更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