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6-07-3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32期]

[一周八卦]2016-07-2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31期]

 

[一周八卦]2016-07-17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30期]

[一周八卦]2016-07-10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29期]

暴民的权力(一)秩序和文明

暴民

这个是我很多年前就想写的一个标题。

首先,这不是标题党。其次,标题也没有别字。OK,继续……

所谓的暴民,源于曾经流行过的一个说法:网络暴民。

不过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公知们的这个提法,如KESO所说,“整天“暴民,暴民”挂在嘴上的人,很可能是某种伪精英。”尤其是那些自我标榜为民主自由启蒙战士的,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启蒙对象吗?

另一方面,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大多数中国人都可能是某个方面的暴民,至少我觉得包括我自己在内。

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大概是源于韩寒的民主三章,或者他更早的文章里提到过的远光灯例子。我至今觉得韩三章是个很不错的引爆点,然而被麦田和方舟子两条疯狗咬废了——看,我这就暴民起来了。

奥威尔的《动物庄园》里有一句话经常被引用:

所有动物生而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句话很好理解,更平等就是不平等,我们应该回到前半句的状态才是正确的。恭喜,至少在这点上你不是暴民。

然而在我看来,这是对极权环境下的民众的不了解。对于极权环境下的暴民来说,他们根本不在意平等,他们追求的是:

我不在乎别人平不平等,但我要成为更平等的一员

秩序

之所以要在事隔多年之后来写这篇,因为高管最近的一篇《秩序和文明》(友情广告:推荐订阅美女高管的公众号,有福利)。

高管在文中以魔都地铁为例,直观说明了这样一个人人都追求“更平等”的环境,与日本那种人人平等的环境有什么不同。

中国人之所以总是破坏秩序,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要让自己处于更平等的地位——

在地铁公交上站在门口方便自己上下,不管别人上下不方便。

在开车的时候打远光灯方便自己开快车的视野,不管别人亮瞎导致事故(类似的还有闯黄灯,高速公路掉头,连续变道之类)。

在飞机上打手机,高声喧哗,乱丢垃圾……

……

用博弈论来解释就是:在没有强制力维护秩序的情况下,人人都处于囚徒困境中,虽然人人平等对群体来说更有效率,但是如果有人在这样的环境里争夺更平等的地位,你就会处于更不平等的地位,于是就变成大多数人都争取更平等,导致整体的效率处于一个低水平的位置。

文明

那么文明是自发形成的吗?为什么外国人能形成,中国人形成不了?

因为在中国,更平等是一种普遍现象。

比 如特供菜,特供水,甚至空气都有特供。比如出个门有交警在前面鸣笛开道。比如不但有专机,还能让民航几十上百的航班延误让道(关于这点之前有空管写过文章 说国内航班延误不能怪他们,文中以天气状况为例,高管对此持不同意见,因为国外空管面对同样的天气状况也不会延误这么厉害,但实际上在中国,空管的机动空 间比国外小得多,实在是中国特色)……

这是领导那边的情况,就算是在民间,通过各种关系,总有些人还是能在某些方面比别人更平等一些,或者是这些人在这些方面更平等,那些人在那些方面更平等。

这些形成和一种有中国特色的秩序,在没有外在强制力约束的情况,并不会自发改变。

之所以要强调外在强制力,可以举一个北京地铁的例子。相对来说,北京地铁的秩序比上海地铁好很多,很大的原因在于,地铁的每个车门都会有专职的大爷大妈在管理上下车的秩序。

所以结巴总统说:中国人还要被殖民三百年。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没什么错。

权力与权利

在一个极权环境中,民众最大的问题就是只知权力而不知权利。

因为权力是显而易见的,高高在上的领导们都是有权力的,而权利是被剥夺的——至少是相当部分,比如言论自由。所谓某些方面的更平等,就是在那些方面更有权力。

在暴民看来,他们以为自己只是理直气壮地争取权利,实际上却是在争夺一些微小的权力——并且是在损害他人权利的情况下。

所以我在前一篇文章《愿意的自由》及之前的一些文章里吐槽过中国人的某些女权主义者,他们追求的也是权力而不是权利,本质上也是一些争取“更平等”而不是平等的暴民。

没有权利意识根本没法谈平等,更没法谈自由和民主。

公知们以为的,只要给人民选票,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其实不过是他们一厢情愿的美好想法罢了。世界上失败的案例不胜枚举(我可能会在后续的篇章里讨论)。

[一周八卦]2016-07-03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28期]

愿意的自由

南日案

我就是来说这事的。

很久没有八卦,不是没有想说的,而是懒得说。因为发表评论无非是表明自己在这些事情上的立场,而我的立场这十多年来表明过无数次,到了这个年纪也没什么大变化的可能了。而评论只要说出来,必然会有很多人不赞同,之后因此陷于无休止的争论无非是浪费时间。

只是最近觉得出于练笔的目的,还是应该恢复八卦的传统,不然作文能力都退化了。

关于南日案,先帖三篇引文:

陈香香《南日记者“诱奸”女实习生:你指责她的懦弱,却不知她有多勇敢
和菜头《姑娘,媒体里没有老师
长平《别再说「女孩子们保护好自己」了,告诉孩子「不要变成强奸犯」吧

在扯我的看法之前,我想先说点别的。

几个概念

进化心理学

巴斯的《进化心理学》我买了很久,一直没看,最近搬家翻出来看了一点,感觉说的很多都是我十年研究过的,无非是我在《论爱情的自然本质》里引用的那几本书的总结。

总 之,从自然科学角度上说(包括生物学、进化论、人类学等),男性总是倾向于与更多女性发生性关系,而女性总是倾于与固定的男性保持稳定的关系,并且不排除 与风流的男性发生性关系。详细的论证请阅读我那篇总结文章,或者自行阅读参考书目总结自己的观点。本文将直接以此为基础,不对此作争论。

所以性关系对于男性来说是收益,对女性来说是成本。这与男权社会什么的没有关系,自然本质决定。

潜规则

吴思提出潜规则这个概念也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概念已经与他的原意有出入,最初的狭义解释是女演员通过睡导演来获取出镜机会,之后推广到所有通过性贿赂——包括行贿和索贿两个方面——获取特定利益的行为。

与上面的自然科学不同,潜规则属于社会学的范畴。但是在这里,它被用来满足自然本能的需要。即,拥有某些特定利益支配权的人,以此换取他想要的自然利益——更多的性关系机会。

权力

权力是什么东西?它并不一定就是政权这种大而化之的东西,在社会生活的很多方面,它无处不在。我曾经多次引用过钟道新在小说《单身贵族》里的观点:

权力就是影响力。一个对你有影响力的人,就是一个对你有权力的人。

“老师”与实习生

在这个案例中,“老师”对实习生就是有影响力的,就是一个有权力的人。基于对自然利益的追求,他有动力使用这种权力去换取他想要的性关系。

从这个意义上说,菜头叔所说的:

走上社会以后,不妨把35岁以上的男人都视为潜在的强奸犯看待。

大体上并没有什么错误。当然更严谨一点来说,年龄并不是一个准确的衡量标准,而应该是“所有对你有影响力的异性都是潜在的强奸犯”。

只是菜头叔说的范围还太小,并不止媒体圈是这样,而是所有存在权力关系的地方,都是潜在这种环境。而且对于说木子美只挑媒体来曝光,是因为媒体人吃相难看的看法,我并不赞同。因为我不相信没被曝光的那些吃相会好看,只是他们或者不值得曝,或者其它圈子的木子美吃得少。

就像陈香香文所说,这种事情曝出来的还是太少……

成年人事情

除了上面那个十年前的观点,这个观点也是早在艳照门的时代我就一直坚持的:

成年人要并且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论是女实习生轻信“老师”,还是“老师”强奸女实习生,两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这话容易被误解,所以要解释一下:

这 里负责的意思不是说女实习生活该被强奸,而是作为一个成年人,而且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丛林社会中成长起来的成年人,没有能够规避这种可以预见的后果,在某种 程度上的确是因为她自己不够谨慎。这一点本来就值得检讨——当然,归根到底是这个丛林社会的错,但是“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何柞庥语),在还没有能力移 民到更加文明的国度之前,学会保护自己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当然,值得肯定的是这位女实习生站了出来,相比其它默不作声的受害者,她的确是一个更加负责的人。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她承担了这个责任,这不但是维护了她自己的权利,也保护了其他未来潜在的受害者,同时也让“老师”们感到压力。

至于那位“老师”,强奸就是强奸,等着坐牢吧。这是你作为成年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诱奸

我在上面用了强奸而不是诱奸,是因为我对这个词是不赞同的。性关系只有愿意和不愿意两种情况,愿意就是愿意,不愿意就是强奸。

magic说:

看 到肉唐僧说女实习生收到那样的短信,还跟着去了酒店开房,然后说 自己被强奸了,感觉中国男性的尊重女性意识比世界其它地区落后总有一百年吧,这么说吧,在HK找性工作者如果给了假钱或者不给钱,都算强奸。一夜情做的不 舒服,女的也可以告男方强奸,只要她不愿意,让停下来不停,都算强奸。

这不是意识问题,而是中国特色的法律问题。如果中国的法律有明确的规范和公正的判决,没有这些诱奸、通奸、嫖宿幼女之类的妖蛾子,想必这些强奸犯会收敛一些吧。

还有一个说法是:

真正的诱奸,是女子明确表达同意,只是对同意能够换来的回报有错误认识的情况。—

这就回到了前面说的潜规则话题。背后的意思是女实习生是想从“老师”那边得到什么利益,虽然这是一种可能性,但问题在于:一则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有这种情况;再则“老师”作为成年人,如果真的与女实习达成这种交易却没有执行,那他也应该对此负责,乖乖去坐牢。

姑娘有愿意的自由,也有不愿意的自由。愿意跟你去酒店,并不表示就愿意跟上床。甚至就算愿意跟你上床,也不表示愿意跟你发生性关系。只是有太多的不愿意并未让强奸犯受到法律的制裁,于是才有了更多的受害者。

顺便说句题外话,表妹(男)对上面这个说法的评论是:

这好像在描述很多人的婚姻。

我对他的这个评论的评论是:人艰不拆。与潜规则相比,婚姻是在法律框架内的明规则,如果真是这样的情况,完全可以在法律范围内解决——比如离婚。

媒体人的鸡贼

我不止一次说过长平的文章充满了媒体人的鸡贼。

这话的意思是:他很清楚他选定的目标读者是什么人,说什么话他们爱听,这是长期从事媒体工作练出来的本事。

但是我不喜欢——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不是他的目标读者。

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他的所有关于女权的文章都会拿他女儿举例,以体现他是完全站在女性的角度来看问题,绝对不直男癌。然而在我看来,他总是用力过猛。

比 如上面引用的那篇。核心观点是权利意识,这点和菜头在文章里也有提及,这部分我是赞同的。但是他鸡贼之处在于,把对受害者的善意提醒解读为谴责,以此表现 出他的大女权主义来,讨好那些好这一口的读者。从这点上说,他和咪蒙之流也差不多(关于咪蒙是另一个话题,改天有机会再扯,这里不多说)。

其实这篇乍看起来是在帮女性说话,实际上全文只有一句:姑娘们,我是你爹。

作为独立的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权利意识——这个权利是作为人的权利,即所谓人权。而所谓的女权,应该是包含在人权中的,属于女人的权利部分。

但权利不是特权——这里的意思是:你要扮演小红帽,就不要怪大灰狼不是你外婆——毕竟你身在丛林。

如我上面所说,成年人必须要并且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虽然归根到底是这个这个社会不对,但是在你还没有能力换环境,更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社会的情况下,学习如何保护自己有什么不对?

要有权利意识是没错,但更要学会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包括在权利受到侵害之后。所以说这位女实习生敢于站出来追究“老师”的刑事责任是很值得赞扬的。

这怎么就变成了对受害者的谴责?

说到谴责,我倒想谴责一下长平,作为曾经是南方报业集团的一员,好像职位还不低,你对这种事情做过什么工作?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或者说以前没有这种事。当然,你可以说南周跟南日不一样,南日是被党日的官媒。

聚焦

聚焦》是去年最好的电影之一。即使是在美国,人们的权利意识比中国强得多,法律也比中国健全得多,媒体也比中国自由得多,依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这样,长平之流还敢说不要教育姑娘们自我保护,这种教育是对她们的谴责。

简直无耻。

相比波士顿环球报,长平这种文章才是强奸犯的帮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