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终总结

新年计划里列的事情照例是基本都没怎么做到……包括国内巡回面基的计划,也只是去了北京和深圳。计划里那些程序的坑都没填掉,又刨了几个坑,但都只是开了个头就没再往下写。

然而做了很多没在计划中的事情。比如辞掉干了十三年的工作,比如把廆都的房子卖了搬回厦门等等。而Ingress只是从14级升到15级而已…

一月:先是跟菜头叔抬杠,谈《审美不该有标准答案》,然而还是免不了要谈跨年的悲剧《1231 VS 1115》,同样悲剧的还有查理周刊事件《JE SUIS CHARLIE》,林森浩终于还是死刑了,虽然还是有很多SB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然而我已经不想再说,因为在《复旦投毒案及其它》已经说过了。从野生动物保护问题扯开去,谈了很多问题,凑成一篇《吃点鹿肉吧》。技术上总结了一个《基于ZFS和GnuPG的安全远程备份方案 》。

二月:居然有SB为ISIS洗地,然而《洗地是门技术活》,这SB干得不好。因为萝卜群里关于人工智能问题的讨论引发了我的一次脑洞,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因为一则反鸡汤的评论,作了一篇反反鸡汤的《关于媚俗的cynical评论》。记录了一项翻墙相关的技术《rsync over ssh over socks 》。

三月:因为柴静的一部《穹顶之下》,我也掺和讨论了两篇《心中的雾霾》和《理工痴汉》,然并卵的是,过后还不是老样子,你看现在又到了全国雾霾的时节,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直接搬家了事。技术上则是凑数了一篇《一个简单的Redis应用》。

四月:仅有一篇《支付婊事件》,也作为技术文章凑数。总之我对阿里的反感仅次于百度。

五月:本月热点是那位被打的女司机,我对此表示喜大普奔《算女司机命大》《打得还不够好》。由于1024差点关站,《纪念1024》了一下。技术上作《用Wordpress构建App更新和反馈平台(上) 》和《在cubieboard2里安装pptpd碰到的依赖问题处理 》。

六月: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沉船事件,作《东方之星与小道消息》。又因为康夏散书的事情作《宽容不是纵容》。因为那时去意已定,作了《为什么不宜在上海创业》谈谈对上海失望方面——虽然并不是因为创业。技术上则是补完上月那篇的下篇《用Wordpress构建App更新和反馈平台(下) 》。

七月:开始忙着处理各方面的事情,完全空白。

八月:只作了一篇技术相关的《VIBE君,放过MOTO吧 》。

九月:解决了一个困扰了很久的技术问题《sqlalchemy的关联子查询 》。

十月:参加完pycon,解决了《Bottle的插件与view装饰器冲突问题 》。

十一月:整理发布了《几个bottle插件 》。

十二月:赶在年终之前写了点《写在年终总结之前》。还赶了一篇《基于fabric和hg的自动化部署 》作技术文凑数。

又 比去年写得更少了,特别是下半年。出门活动就只有3月去了一次帝都,见了几个朋友,还有三位帝都绿军玩家。9月去了一次深圳,见了朋友,还有一位饭友。旅 游的话就是7月去了内蒙,8月去了三清山,还有就是这几天去巴拉望。此外就是上海厦门来回跑了很多次。11月回上海见到了归国华侨费老夫妇,与去年在德国 见到时相比,奥利大叔已经长大好多了。

拍照更是拍得少了,倒是又买了两件器材,一件是国产的E25/1.8手动头,一件是GoPro Hero4 session。

今年的河蟹大会终于还是没有开成…

[一周八卦]2015-12-27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04期]

写在年终总结之前

因为个人原因,今年的BLOG写得很少,并不是没得写,而是真的没有能静下心来写东西的空闲。

然而眼看今年就要过去了,还是有写一点什么的必要,不想留到明年。

914事件十三周年

上一篇还是8月的事,之后不久就是天津812爆炸。本来想在9月14日写一篇谈这事的,结果忙一下就耽搁下来了。

十三年前的汤山投毒案几乎是每年我都要提起的旧事,因为它一直都在提醒我:中国还是那个中国;中国互联网,还是那个中国互联网;没有更好,只有更坏。

现在,距离天津爆炸已经过去一百多天了,早已经被人忘记得差不多了。更早之前的东方之星那400多条人命,就更加没人记得了。至于年初的1231新年踩踏事件,现在都快周年了。

新的事件又转移了人们的注意,深圳70多条人命被埋在了土里。

反正死的都不会是赵家人(哏出自《阿Q正传》——你也配姓赵)。

什么时候中国人的生命才能被当作是“人”的生命呢?

我们甚至连谈论这些都不行,因为赵家人会不开心。

比如王五四的文章,我们看着很开心,然而赵家人或者某些精赵(精神赵家人)看了不开心,于是一发就被删,发几篇就被封号。

浦律师更是不过发了七条微博两百多字,结果就被抓起来审判,这是想让他在若干年之后成为中国的金大中么?(参考韩国电影《辩护人》)

查理与猴神

法国今年算是被恐怖分子盯上了,从年初的查理周刊事件到前不久的巴黎恐怖袭击,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再次成为被谴责的目标。

然而对此的所有洗地言论我都是不赞同的,包括浦律师发表的某些观点——我不同意他的观点,然而这是他的权利,我反对剥夺他的这一权利。

宗教自由的前提是在世俗法律的框架内,所有将宗教教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不是宗教自由,而是宗教恐怖主义。

我不想说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但至少可以说,所有以宗教理由拒绝接受法律管辖的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

猴神一词出自最近看的一本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讲的是一个关于印巴和解的美好故事。

然而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我喜欢这个故事,喜欢这本电影,但是我也很清楚现实中的印巴关系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是这样,在有限的未来里,也不会达到这样。

不止是国家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民族和人民关系也是。

正如现在中国的内部民族关系和周边外部关系。

背后的因素太复杂,我们只能说向好的方向去努力,但绝不可以持过于乐观的态度。

川普那种政治不正确的观点之所以现在忽然有这么大的市场,正是因为过去的政治正确矫枉过正。

关于BLOG

我并不想让BLOG变成仅仅只是网摘记录,但很多时候的确是没什么可说的。因为以前说得太多,该说的已经说过了,再说也说不出什么花来。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什么时间,虽然已经算是不惑之年,然而我对人生还是充满了困惑。

现在的我只想重新做回一个安静的程序员。

[一周八卦]2015-12-20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03期]

[一周八卦]2015-12-13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02期]

[一周八卦]2015-12-06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