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5-02-22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60期]

关于媚俗的cynical评论

(回家过年去了,定时自动发布中……)

源于一则微信鸡汤《知乎上一段令人豁然的回答》,知乎原问题《军训时受到严苛的训练,结束时所有人却抱着教官痛哭流涕,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中有人指出媚俗这词不准确,应该是“刻奇”,但是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原回答中有一段说道:

这样的场景在生活中有很多。亲人去世,你应当悲伤,朋友离别,也应当悲伤,恋人出轨,你应当愤怒,这种情感和对应的场景,早就通过各种方式,固化在我们脑海中,甚至在很多情况下,遮蔽了我们的真实感受。

我对此评论:

豁然个毛线。如果有谁敢在所有这类场合都表现得与众不同,结果不会是获得自由,而是被关进精神病院。因为人是社会性动物,除非你能脱离人类社会。

主席回复说我太cynical。但事实上那些把昆德拉的观点当圣经的人才更cynical。

具体到军训这个话题上,我对这样的回答没有异议,甚至可以扩大到升旗、阅兵、春晚……但我反对的是将这一理论无限扩大。每个概念都有其有效范围,过度推广无异于手里有把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之嫌。

追 根溯源,人类的情感表达在远古时代可能真的是自由的,但是自从人类为了对抗自然组成社会以后,这就一直是一件社会化了的事情,中国的礼记已经大概有三千年 的历史,这就是对社会化的情感表达作出的规范。西方社会也一样有很多约定俗成的礼节和礼仪,甚至在中国也一样被当作是更高文明的组成部分而加以模仿。

有没有人深入地想一想是为什么?

昆 德拉说,这种符号化的情感表达可能掩蔽了人类的真实情感,但是谁又能说这不是人家的真实情感呢?这样的情感之所以会成为社会惯例,可能恰恰是因为这是大多 数人的真实情感表达,才会形这样的惯例。简单地将这种行为统一划为“媚俗”,那才是真正的cynical。因为这容易让自己陷入为了与众不同而与众不同的 坑里,反而更加可能掩蔽了自己的真实情感。

当然,必须承认的确会有人存在不同于社会惯例的情感。这里要注意的是两个概念:情感和情感表达。

你可以有不同的情感,但在不违背个人原则的情况下,最好选择社会接受的情感表达。这是一个忠告。

不为大众的情感表达规范所束缚当然是自由,但是你是否考虑过并愿意承担因此所付出的代价?人类形成社会的重要基础之一就是认同感。如果你只是因为这种小事而失去社会对你的认同,你将会在其它事情上付出大得多的代价,这是不划算的。

成年人只讲利弊。

为了再次说明我不是要为专制唱赞歌,对于军训之类由政权或其它少数人类组成的强势团体制造的强加于人的情感规范我并不支持,我支持的是人类在社会生活中自发形成的情感规范……比如昆德拉所说的儿童和草地那种。

另外,我相信那些给这个答案点赞的人里,估计90%在上面说到的场景里,还是会尽量选择与大众保持一致的。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最初看到这句话是源于黄易的《破碎虚空》,这本不算太长(相对于他别的作品而言)的小说我觉得比他后来写的那些黄色小说好一些。当然后来我知道这话出自《老子》。

起因是这篇关于人工智能的盛世危言——《为什么最近有很多名人,比如比尔盖茨,马斯克、霍金等,让人们警惕人工智能?》。

这篇超长文就这个问题说得相当全面,但是对其中关于人类在超级人工智能诞生以后是永生还是灭亡的问题上,我持悲观的看法。

首 先我要承认的是,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强人工智能的诞生还远着,因为就我对过去几十年AI技术发展的肤浅了解来看,进展实在是太慢了——除了运算速度的大幅 提升以外,所有的AI都还需要由人类来为它提供元智能——即它们的智能归根到底还是人类设计出来的,还没有一个能够设计智能的人工智能。因此AI的发展速 度受制于人类的大脑智能。

但是吓尿单位理论让我认识到,即使现在还仍然看不到人工元智能的可能性,但根据吓尿单位递减的规律来看,这个转折点可能的确已经不太远了。

所以,当超强智能诞生以后,人类将会如何?我认为灭亡是唯一的选项。或者看你如何定义灭亡。又或者实际上人类早已经灭亡。

虽然阿西莫夫早就预感到人工智能会出事,所以制定了机器人三定律,但这种东西在超强智能面前什么都不是,规则是一回事,规则的实现是一回事,在智能的发展过程中,总会有漏泀可以利用的,最终胜出的必然是不受这一规则限制的智能。

因 为有限制条件就意味着智能的发展在这方面受到限制,而在智能迭代发展(即由智能去设计新一代的智能)的过程中,限制少的智能发展速度会迅速超过限制多的智 能。假设不受限制的智能是2,受限制的智能是1.9,那么10次迭代以后就分别是2的10次方等于1024,1.9的10次方等于613.1,已经远远被 甩开。

没有了三定律的限制,超强智能根本不需要把人类当成一回事,所以灭亡的可能性几乎是100%。

再从另一个角度上说,自从人类诞生以来,地球上曾经生活过超过1000亿人,我不认为现在还活着的这70亿比那些已经死去的大多数有任何优越性,凭什么那些人应该灭亡,而这些人应该永生?所以更大的可能性是全部灭亡。

再来说灭亡的定义。灭亡不一定是全部死亡,也许超强智能会对研究人类感兴趣,把一部分人泡在药水里保持永久活性,然后通过某种方法连接人类大脑进行研究,如此一来,你也可以认为这部分人类获得了永生,但我认为这样的人类其实也是灭亡了。

最后,为什么我会说也许人类早已经灭亡?

因 为可能超强智能完全不需要保留实体的人类,只要把人类的精神数据化,然后放在超强智能里进行演算,模拟出一个作为整体的人类即可。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些 人类实际上都可能只是超强智能里的一个进程(或类似的东西)而已,整个我们所了解的宇宙都是这个超强智能虚拟出来的,当然也包括我们人类。

脑洞有点大过头,扯回来。

假 设这个超强智能还是在可以想像的范围内,它的未来会怎么样?我想它应该也会有其发展的极限,也许是受制于物理定律——因为它仍然还是需要有自己的实体,比 如处理器,电路这些东西。这都存在着物理上的极限,这不是靠智能可以突破的(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们人类的智能太低想不到)。但即使有这样的极限,它们仍然是 一种比人类更为强大得多的生命,如果说目前地球上的生命都是碳基生命,它们就会是硅基或其它什么基的生命。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人类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也许别的星球上早已经有了这样的生命,这种生命在星际旅行上的限制比碳基生命要小得多,所以也许它们早就来到地球,只是我们看不出来罢了,可能你脚边的一块石头就是个外星人。

所以扯了半天,总之在超强智能面前,人类真的就是nothing。

[一周八卦]2015-02-15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9期]

[一周八卦]2015-02-08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8期]

洗地是门技术活

这个标题还有后半句:这事脑残干不好。

我所说的脑残就是这位司马平邦(微博原文貌似已经被不可见,这个是截图):

IS烧死卡萨斯贝视频共20分钟长,但我们只看到了卡萨斯贝被烧死的一段,大部分被删除了,那么被删除的内容是什么?是不是卡萨斯贝和他的战友驾着F16屠杀IS的内容呢?如果你看到这样的内容还会觉得卡萨斯贝死得很冤吗?

此言一出,此人的脑残本质就暴露了,被众人狂喷。它还不服,写了《约旦飞行员死于何人之手》试图继续洗地。

遗憾的是,智商是硬伤。

这里存在的几个问题是:

首先,将人活活烧死就是是一件反人类的做法,就已经表明这帮恐怖分子根本不是人。在非人这点上,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一样的,比如袭击查理周刊和袭击昆明火车站的那些。

其次,将两位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残忍杀害也表明了它们就是一帮非人类的恐怖分子。

所以说卡萨斯贝和战友“屠杀”IS根本就是一种污蔑式的洗地,他们是参加了对恐怖分子的战争,他们是在保卫人类的和平。

而卡萨斯贝不幸在战争中成为俘虏,国际公约也有善待俘虏的条款,ISIS却这样对待他,也是与国际社会为敌,将自己列入地球人类以外的物种。即使是以内斗闻名于人类文明史的中共,对待国民党战俘也是基本遵守国际公约的。

即使退一万步说,就算卡萨斯贝在战争中曾经误伤平民,那也是为了拯救更多的平民,因为ISIS推翻民选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有着屠杀两国平民的更大“丰功传绩”。

凡此种种都足以说明它这样的洗地是很失败的,很暴露智商的,但是遗憾的是,相信还是会有不少人上当——这里除了某些SB的ISIS支持者以外,其他的应该都是因为智商比这位还低所致。

顺便说一下另外一种洗地风格:宗教信仰。

查理周刊案就是一个例子。

恐怖主义就是一种单独的,反人类的主义,或者如肾上所说,就是一种最下流的主义。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智商不够的宗教人士仅仅因为对方与自己有相同或类似的信仰,就把它们当成自己人,义务为其洗地,但结果只会是损害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形象。

查理周刊的确对别人的宗教信仰不够尊重,政治不正确,宗教人士如果上门泼油漆什么的,我觉得很正常,但是把人突突了,那就是恐怖分子,就是全人类的敌人。

我之前也说过,不论是宗教信仰自由还是言论自由,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但还是有脑子不好的人说:法律也是人定的,法律也是会变的。但是无论如何都是有原则的——法律维护了其范围内的人类社会的公序良俗,即使是变化也是向更文明的方向而不是相反。

简而言之,如果按某宗教的教法,侮辱先知就要被突突这样的事情也可以成法律,那么如果某人认为他妈是神圣不可侵犯,你要是和他妈吵架,他就有权杀你全家,你觉得如何?

用民族问题来为恐怖分子洗地也是一样的道理,自己试试套到昆明火车站案上去理解一下吧。某些人可得涨点智商了,丢不起那人啊。

最后,从阴谋论的角度上来说,ISIS的壮大背后一定有大阴谋——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它们的资金和武器是哪里来的?一定有某些国家是不干不净的。这也是人类的悲哀之处。

[一周八卦]2015-02-0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