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5-01-25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6期]

 

[一周八卦]2015-01-18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5期]

 

吃点鹿肉吧

对逻辑混乱的“狡辩”之一

这一次我是来赞同菜头叔的。事情源于菜头叔的这篇《麂子和我的道德观》,这里讨论了两件事情并试图作一道德上的评判:

一是一群广西人杀了一头麂子来吃并发朋友圈。

二是有人看到朋友圈的杀麂子图,转发出来公开批判。

就我个人的三观来说,跟菜头叔一样,认为后者的问题更大。

但这时就出现了逻辑混乱——我不是一向标榜法律大于道德的么?

就这两件事情来说,前者属于杀害保护动物(虽然只是省级保护动物),涉嫌违法;后者并不涉及隐私之类的法律,只是道德上有所不妥。显然应该前者问题更大嘛。

为了对此作一个“狡辩”,我决定扯一下。

据说有这么个故事,某个美国教授的兄弟犯了案逃了,途中向他求助,他毫不犹豫地帮助他逃走,并且在警方找他调查时拒不透露兄弟的去向,最后好像被以包庇罪处罚了(或者美国没有这个罪,只是被学校处以行政上的罚,记不太清了),但是他却得到了大家的尊敬。因为他没有出卖兄弟,在大家看来,这个高于法律。

OK,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说在法律最大的美国,仍然有这样的道德大于法律的事情呢?

我想这应该是道德中特殊的部分之一:人性。

法律固然是一个重要的规范,但是也不能为了法律灭绝人性,因为灭绝人性的后果比违反法律严重得多。那个人人自危互相举报的文化大革命过去并不久远。

当然从科学角度上来说,对此的解释可能就不那么让人舒服了。

按道金斯《自私的基因》中所说的观点,人们保护自己的兄弟其实只是基因在保护自己,所以这种人性观念其实是写在基因中的,因此会得到大家的认同,法律也无法改变。

对逻辑混乱的“狡辩”之二

我最近的另一次逻辑混乱是因为一个段子。

我转发了一个段子说某人因为秀恩爱过份,被人人肉出他老婆以前是KTV小姐的事情。冯二指出我这种态度不妥,既然支持性工作合法化,就不应该不尊重KTV小姐。

我的“狡辩”理由是:合法化是法律上的事,歧视性工作者是我个人的事情,二者并不矛盾。正如我歧视微软那些长期反复打骚扰电话的工作人员一样。

而且就这个段子来说,确实也无法指责幸灾乐祸的大众——必须被指责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那个人肉的她的那个人。当然,她老公也是no zuo no die。

另外,这种幸灾乐祸还包含了对她老公受骗上当的嘲笑——如果她曾经说过她的过去,她老公肯定也不会这样秀恩爱拉仇恨的。

再说程序员还有鄙视链呢,歧视什么的在哪都不可避免。

除非哪天 son of bitch 这种话从人类的语言中消失了,对性工者的歧视问题才算是可以休矣。

对逻辑混乱的“狡辩”之三

还是查理周刊的事情。不过这里要说的逻辑混乱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些持“言论自由需要有所限制”的观点的人。而且我也不是为他们“狡辩”,而是要跟他们“狡辩”一番。

《妞约时抱》在报道这事的时候没有发表查理周刊的那幅讽刺漫画(好像是打码了),有读者表示“失望”,称纽时太“懦弱”,纽时发表《《纽约时报》不登查理漫画是懦弱吗?》澄清原因。

我对此的评论是:说“不”也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查理周刊讽刺宗教先知是他们的言论自由,纽约时报不转发他们的漫画是纽时的言论自由。二者应该得到同等的保护。

我们支持言论自由,并不是说要全盘支持查理周刊的观点,更不代表我们就支持查理周刊的观点。

用那句烂俗的话来说就是: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是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在捍卫的是包括查理周刊在内所有人“自由说话的权利”,而不是查理周刊的观点。逻辑混乱的人们在这里犯了错误。

葫一芦和爆小炸认为查理周刊的观点不妥,这个我没有异议,但是由此导出言论自由需要加以限制,我有异议。

言论自由的唯一底线就是法律。这一点我始终坚持。在此之上的自我约束是各人自由意志的一部分,或者说媒体出于社会责任感而自我约束通常也是值得赞赏的,比如纽时的做法。

葫一芦说

虽 然说在法律的框架内,人们有绝对的权利自由发表他们的观点,但是如果没有了尊重,对其他群体的尊重,对事 实的尊重,言论自由就有可能会对社会造成伤害。这就是为什么严肃的媒体不会刊登查理周刊那种风格的漫画的原因,也因此查理周刊显得独树一帜。它无疑是极端 主义的受害者,但它未必就一定是英雄。

问题在于尊重是一种自觉自愿的行为,不能因为别人不尊重就去杀人,或者说因为不尊重他人而被杀就是活该。那么这个社会上大多数人都可以被性工作者所杀,因为她们基本得不到大多数人的尊重。

自愿尊重这是在法律之上的更高要求,但是各人仍然有选择更低标准的自由,只要不低于法律。正如混球屎报放弃了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那么它就只能享受人们的唾弃,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可以因此去杀胡主编。

查理周刊的情况也一样,据说他们的销量其实很差,运营也常常难以为继,这正说明并没有太多的人支持他们的观点。诛心地说,纽时拒绝转发查理周刊的漫画可能也 有一部分原因是不希望失去穆斯林读者。所以在一个自由法治的环境下,市场会自动对媒体的言论作出调节,这不是强制手段应该出现的地方。

如果要把尊重作为强制手段加入对媒体的限制,那么中国将是世界的典范,所有跟贵党意见相左的观点都不能发表,因为这种观点“不尊重中国人民的感情”。如此说来,混球屎报倒成了业界良心。

爆小炸说法律也是人定的,这是没错,但是为什么要定法律呢?为什么要把法律作为一个最低标准呢?

吃点鹿肉吧

查 理周刊不过是发了几幅漫画,就算有点过火也没啥大不了,宗教人士不爽的话尽管上门泼油漆。但是我强烈反对强制要求媒体或个人对特定的群体保持“尊重”。道理很简单,如果把这个作为强制条件,那么不止是穆斯林,所有其它宗教非宗教的团体都可以提出自己的“尊重”要求,那么结果是什么?结果只能是所有媒体的死 亡。

我所听说的上一次因为“不尊重”而死人的事情发生在文革——有人因为“不尊重”毛主席而被批斗致死。

法律的存在是因为人 类社会必须达成一定的共识才有可能和平存在,这个共识就是法律,它是人定的没错,但这个“人”不是“个人”,而是作为社会的人类群体共同制定的(党定的法 律除外,党不是人)。法律是强制的,对所管辖范围内的所有人平等有效。正因为它的无差别性,所以它必须是一个最低标准,确保所有人都能在此之上。

但是人类社会并不能完全按此最低标准运作,还需要有更高的要求,那就是道德,但是道德是用于自律,而不是律人,不具有强制性——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达到相应的高度,并且也不应该要求所有人都达到更高的高度。

更重要的是在不同的群体中会有不同的道德标准,之间必然不可避免存在冲突,一个强制规范是不应该自相矛盾的。

或者我们应该立法反对出卖朋友,把出卖朋友的人都绞死?那要让卧底警察情何以堪……

所以还是来吃点鹿肉吧……

话说我们福建乡下几十年前也打野味来吃的,最常见的两种猎物之一就是獐子(跟麂子一样也是鹿科动物,另一种是野猪),现在淘宝上也可以买到鹿肉制品,当然都是北方那边养殖的,比如鹿鞭……(口味太重,其实不好吃)

复旦投毒案及其它

这个案子上周终于终审了。死刑的结果可以说是大快人心,当然也有一些人认为不好——比如斯伟江律师。

其实不论这次是否翻案,我都觉得是好事——判了死刑,算是罪有应得,若是翻案,则是司法的进步。

二审暴露出的问题就是:虽然所有人都认定林森浩就是凶手,但是检方的办案过程是有瑕疵的,这也是被斯大律师抓住的痛点。若是放在美国,可能陪审团就给判无罪了。我很理解斯大律师是想把这个案子办成中国的辛普森案,但是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

但是经历过这次二审,虽然法院仍然支持了检方的结论,但相信中国的司法应该就会有所进步——至少以后检方办案会更谨慎一些。

至于其它的一些问题,我都懒得重复说了。比如:

什么舆论影响法律,在中国只有官员影响法律,舆论有个P用,就算有,那还不是官员想让你有什么舆论就有什么舆论。见旧文《[真像射]李昌奎案》。

什么废除死刑,我更是说过无数次了,全面总结见《关于废除死刑》,里面连解决方案我都提了。

但是器官移植问题还是多说两句吧。

这 事我以前一直不想谈,虽然我前几年就知道国内有这种做法,我也承认这事的确不妥,但是如果各位正义人士可以站在被移植者及其家庭的角度上来看, 这事可能就没有那么恶。当然,中国政府去年也已经宣布了,从今年元旦开始不再这么干。我不知道聂树斌的器官是不是真的移植给了章含之,但至少佘祥林是幸运 的——刚回顾 了一下才发现,这事已经过去十年……

也许我们只能把这事看成是人类的技术进步太快了,远远快过人类观念的进步——当医学技术进步到可以成功异 体移植器官的时候,自愿捐献遗体的人还是太少,对于那些可以被拯救的病人来说,真的不能指望他们能舍弃自己求生的欲望去关注器官的来源。

谁的生命也比不上自己的生命, 至少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因为我自认是这绝大多数人中的一员,所以我不会在这件事情上作正义的表态。

[一周八卦]2015-01-1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4期]

JE SUIS CHARLIE

(标题为法语:我是查理。本文作于9日)

前两天法国查理周刊遭遇恐怖袭击,极端宗教恐怖分子对报社进行血腥屠杀,简直令人发指。

看看世界媒体是怎么报道这事的,相比之下,国内媒体元旦的头条新闻都是习总的新年贺辞,真是蛮拼的……

就世界三大宗教而言,我个人对伊斯兰教还是倾向于宽容的,因为所谓的宗教信仰自由,他们有他们的信仰自由。反而是比较不喜欢基督教,因为他们经常妨碍我的宗教不信仰自由。

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伊斯兰教如不改革,根本就是人类的癌症。因为居然还有很多穆斯林对此公开评论——杀得好……

纵观人类进步的历史,大部分宗教都会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不断地在进行着自我的改革。唯有伊斯兰教拒不放弃其教义中反人类的部分。

如果要说排外,伊斯兰教的教义才是排外的最高级别——直接对异教徒进行肉体消灭。

注意,我已经不想在伊斯兰教或穆斯林前面加上“极端的”,因为没有必要。我承认还是有很多和平善良的穆斯林,但只要伊斯兰教义不进行现代的、文明的改革,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极端恐怖分子从这些善良的和平的穆斯林中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

这一事件也暴露出西方的所谓文明实在是太过于软弱了——上个世纪输给共产主义,这个世纪败给恐怖主义。

相比之下,共产主义也软弱了,我今天才知道许巍曾经因为在《天鹅之旅》中加入了一段《古兰经》而被广电总局封杀。

穆斯林并非是脱离地球存在的,既然与其它人类共享地球,就不可能要求所有人按伊斯兰教义生存,而是应该有一个全人类的共同准则,或者说法律作为基准,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是不违反这个基本的准则。

言论自由也一样,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很明确的就是:查理周刊的讽刺漫画并不违法,所以他们的言论自由应该受到保护。

所以就我个人来说,非常讨厌所谓的“政治正确”——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在私下里政治不正确的权利,只要别把这种政治不正确强加于人就好了。

其实不论是这次事件,还是中东的ISIS,或者新疆的暴恐问题,其根本还是在于上面说的基本准则,也就是法律问题。从这点上说,只要违法就是错误,跟什么宗教民族问题就无关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一直以来我都很反感那些民主婊们为国内暴恐分子洗地的嘴脸。简单地认为贵党就是邪恶的,被压迫的少数民族干什么都是好的,至少是被迫的……被迫你妈屄,昆明火车站那些遇难的人迫你了吗?他们何其无辜。

总之这事我的观点就是:要么和平地在共同的法律框架下相处,要么按照群体博弈的科学做法:一报还一报。

否则,且看明日的环球,必是绿旗的天下。

当然,要是全人类都信仰我大面神就最好了。

RAmen!

1231 VS 1115

新年最让人悲哀的消息就是外滩的踩踏事件了。现在这事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忘却的救主已经降临,新闻上已经不太报道了。

当最初的哀痛过去以后,是否应该开始反思?作为同样造成重大伤亡的事故,1115胶州路教师公寓大火可以作为一个鲜明的对比。先来回顾一下1115。

2010年11月15号,作为静安区政府实事工程的教师公寓改造工程现场失火,导致58人遇难,71人受伤。事后民众自发前往悼念,献上鱼、素鸡、七喜等祭品。民间对于政府的责难一直持续到年底。

1231事件是民众自发的跨年聚集活动,目前比较肯定的原因是在陈毅广场台阶上下人流冲突,有人摔倒最终导致的踩踏,目前已有36人遇难。事后同样有很多民众自发前往悼念。民间对政府的批评较少。

通过对比,我想讨论的是一个在上海的敏感话题:排外。

其实就如Quora上Are Chinese people xenophobic?》问题的这个回答所说,排外是大部分动物的基因本能,原因就在于对资源的占有欲,承认这一点没有什么可耻的。

回到两起事件上来。应该说两起事故都是政府的责任事故。

1115虽然政府对旧楼进行改造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在选择材料和施工安全两方面做得不好,最终因为施工方的失误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

而 1231表面上是民众自发的活动,跟政府没什么关系,但是问题在于往年是有官方活动的,也有防止人流过于密集的安全预案(比如地铁站限流,工作人员疏导, 交通管制等),虽然官方有通知说今年不搞活动,但是却没有对不搞活动作出充分准备——毕竟这个通知很多人都没看到,比如我就不知道。最终导致现场人流过于 密集,事故难以避免。

顺便说一句,之前有人猜测此事与外滩18号“撒钱”有关,虽然事后被证实与此无关,但是在被证实之前,有人在推上洗地 说外滩18号离陈毅广场5个街区,500米以上……这事不用到现场,光看地图也知道,外滩18号就在陈毅广场对面。因为这人的推上了锁,我不确定他是与外 滩18号有利益相关,还是单纯的民主婊,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黑贵党政府的机会。首先在未有明确证据之前,“撒钱”的确是重大嫌疑,毕竟离事故地点不远,时 间也差不太多。其次,即使不是他们造成,这种行为也是极其危险的,需要被谴责。

如前面所说,这事必须是政府责任。然而政府所受的待遇差别很大。

在 民间的声音中,没有任何声音说到1115的遇难者是该死的,但是却有少量声音说1231的遇难者是低素质的硬盘(外地人),死了活该。而在1115中被骂得最多 的就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俞正声(鱼、素鸡、七喜的意思就是上海话:俞书记去死),而1231中完全没有批评韩正的声音。

我不是要为俞正声洗地,但是这里区别确实很明显——仅仅因为韩正是上海人。

所以其实virushuo的建议挺好,上海完全应该宣布独立。

就如那个Quora的回答所说的,排外是一种基因本能,并不是只有中国有,当然更不是只有上海有。即使是像我们龙岩那种乡下地方,三十多年前还歧视闽南 人呢,因为改革开放之前闽南比我们穷。当然现在轮到闽南人歧视我们乡下人了,因为我们比较穷。我们现在只能歧视比我们更穷的客家人。

因此我的客家人同学说到龙岩人排外的时候,我从来不洗地——别的龙岩人排外关我屁事,我排别的客家人关你屁事,我不排你不就好了嘛。

所以说啊,推上某些上海人真是,又要排外,又要给自己洗地,累不累。

[一周八卦]2015-01-0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353期]

审美不该有标准答案

跨年的惨剧不忍再提,新的一年还是继续来与菜头叔抬杠。

和菜头在《新年寄语》里谈了一下对于文学审美的看法,我觉得大部分说得是不错的。尤其是这段总结:

我们说阅读是一种享受,这里的享受说的其实是挑战。不要总是去读你觉得舒服的书,比如说喜欢言情小说,结果就是把琼瑶到匪我思存的书都读一遍;喜欢科幻,结果就是把阿西莫夫到刘慈欣的书都读一遍。而是每次都要挑战一下自己,找一些你不是那么喜欢,不容易接受的书来试试。

2008年的时候,我因为看够那帮井底之蛙的Windows平台程序员,写过一篇《放宽技术的视界 》,说的意思跟这个差不多,只不过谈的不是文学而是技术。

对于读书来说,当然也是这个道理。

我在2005年的《标准答案》一文里就指出过中国式的教育就像一个生产流水线,其中用着一种叫做“标准答案”的模具,批量生产出“人才”。在这种机械化生产中的语文课,除了教学生政治内容以外,无非就是教学生归纳文章的中心思想主要内容,从来没有教过学生什么是审美——正常人类的审美。

之所以会有所谓的名著,正是因为有这种正常人类的审美,选择出了人类文学中的精品。而要感受这种美,就需要通过阅读——大量和广泛的阅读——才能培养出来。

美术也是一样。反正之前很多美术作品我真觉得不怎么样,但是自从去乌菲齐美术馆看了一天名画以后感觉层次不一样了,虽然还是有一些名画我并不喜欢,但那种感觉的确是不一样了。

不过这跟打开味蕾论真没啥关系,菜头叔你就不能忘了牛腩么?白松露和蓝龙虾把你脑子吃坏了吧?

美食和文学审美有一个共同之处就在于它们必然是一种相当主观的东西。所谓众口难调,各人有各人的口味。即便如和菜头所说去挑战各种口味,但最后仍然还是会有自己的偏好。

这并不会因为你阅读量的增加而最终与所有人达成共识,如果有,那么很可能只是一种装逼。

所以菜头叔这段话就扯淡了:

拥有了这种体验,那么你可以外推到戏剧、美术、音乐等等领域。当你毫无障碍地承认左小祖咒真是个歌手,赵丽华真是个诗人,安迪沃霍真是个画家的时候,这个世界对于你而言,将会变得前所未有的丰富。

世界对你而言变得丰富并不表示你必须承认左小诅咒、赵丽华、安迪沃霍。这只是和菜头自己的“标准答案”而已——或者孟醒给你洗脑的吧(关于左小诅咒的说法见孟醒在企业家年会上的讲话)。

反正我觉得作为歌手至少唱歌不能跑调,或者就算跑调那你也得长得好看(偶像型歌手),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毫无障碍地承认左小诅咒真是个歌手”,最多只能承认在他的粉丝中是个歌手,但对我而言不是。赵丽华同理。安迪沃霍我还不懂,不评论。

正如据说日本有人觉得人屎也是一种美味,孟醒和菜头叔为什么不去挑战一下,让你们的味蕾更加打开呢?

谈论文学我没有和菜头专业,还是以技术举例吧。

我 在《放宽技术的视界》里说,程序员应该跳出windows的框框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但是如果你看完更大的世界以后,还是觉得喜欢windows,当然也可 以,但是你的境界和没看其它世界之前就已经不一样了。而不是说你去看完其它的世界就一定要抛弃windows,改用Linux。

就像我更多的时候是喜欢Linux的,但我照样用着FreeBSD和Mac OSX。

结论就是:我们需要更大量和广泛的阅读去改进我们的审美,但目的是提高我们的境界,并不是为了承认那些我们的确不喜欢的东西。

或者更具体一点就是:以前有些东西是因为我们不懂,所以不喜欢,而改进审美的目的是让我们从不懂到懂,而懂了以后,你可以喜欢,也可以还是不喜欢,只是境界不一样了。

2015新年计划

每年回头看计划都觉得很可耻。比如去年说的那个快要做好的 uquan.com 移动端,到现在才刚刚做好,测试中……至于其它的几个根本就没怎么做。

也许今年的计划会有些不同,毕竟以虚岁算,我也是40岁的人了,算是货真价实的中老年人,所以得安排一些别的计划,具体就不多说了。

总之之后开始把以前拖下来的计划一个个做掉。

比如那个烘焙计算的东西,那个公司信息系统方案,还有那个LBS的东西。

其实很多东西我也知道做出来也没什么用,因为没钱做推广的话一点用也没有,但就是想做出来。

都一把年纪了,再想太多也没意义,还是埋头做点事情是正道。

对了,往年都往国外跑,其实国内很多地方我都没去过,明年可以考虑全国巡回面(yue)基(pao)……(雾